主页 > 看见 > 正文

天津誓言20天铲除传销,决心巨大挑战巨大


看见 2018-02-13 13:39 我要评论

 

23岁大学生李文星离奇死亡案有了后续进展。天津警方8月6日通报,诱骗李文星进入传销组织的经过基本查明,抓获五名涉案人员。天津市相关部门下令,决战20天,彻底铲除天津市非法传销活动,打掉非法传销团伙,打不净,不罢手、不收兵。

李文星身陷传销而后蹊跷死亡的消息传播后,舆论反响强烈。公众一个显而易见的困惑在于,静海传销组织发展近二十年,何以屡禁不绝?早在李文星之前,就有大量无辜人等遭到恶性诱骗,李文星用死亡猛烈揭开了传销猖獗的现实,并继续叩问传销难禁的问题。

根据通报,截至8月6日上午11时,天津共出动执法人员2000余人,排查村街社区418个,发现传销窝点301处,清理传销人员63名。仅仅从这组数据看,只清理区区几十名传销分子,突击清查的效果似乎不太理想,传销组织很有可能望风而逃。

静海被打掉的一处传销窝点,屋内环境脏乱不堪 图片来自重庆晨报上游新闻

传销组织在天津存在了二十年,期间经历的清理行动恐怕不止一两次,早已经养成了猫捉老鼠的游戏规则。这次,当地从社会稳定的政治高度来认识此事,誓言要解决这个问题,恐怕仍要面对传销组织顽强生命力的挑战,执法有没有韧性首当其冲。

在李文星案震动朝野的情况下,短时间内对传销予以冲锋式打击,实属必要,这是大学生被传销组织带入死亡歧路后应有的执法立场。但有个事实是,7月14日发现李文星尸体,而在7月7日,@平安静海曾经发通告“成功将盘踞于静安地区的传销组织连根拔起”。

从许多报道看,天津传销组织不断地向郊区转移,隐蔽在农家,甚至在野外坟地里上课活动,总之采取了非常灵活的“游击战术”来破坏打击。而我们知道,越是边缘地带的执法力度越是薄弱,天津希望用20天消灭存在了20年的传销,恐怕也要解决好这个问题。

许多媒体的采访都证实,在部分执法人员与传销组织之间,活跃着的协警/协查员充当了很不好的角色:一方面是作为打击传销的耳目眼线,另一方面用手中掌握的警方消息勒索传销人员,通风报信。20天运动式执法也许能阻吓这些人于一时,可能否稳定基层的日常清查力量决定着长期效果。

李文星蹊跷死亡案轰动后,人们讨论的一大问题是立法问题,认为传销实质上是诈骗,但实际打击中都会轻轻放过,所以也有呼吁加强立法的声音,希望从立法上完善传销的从重处置。但观察警方的行动看,传销入罪也无障碍,说明立法不是重点,执法才是关键。

十多名传销人员搭着简易遮篷,在野外逃避打击 图片来自重庆晨报上游新闻

类似于协查人员的通风报信、清查力度在城乡结合部的衰减、驱散传销人员而不是定刑量罪等实际做法,其实都降低了执法的严肃性,效果也就大打折扣。本次20天专项打击传销,严肃性与力度确实是提升了,但碍于平常的积重难返,效果上仍有待观察。

这也是运动式执法的固有弱点,那就是它的高调查办很容易被传销人员接收到,从而用逃散躲风头的方式避过打击锋芒,等到风头一过,再重新聚集起来。二十年来,传销组织就是这么过来的,这一次即使死了一个人,可传销组织有什么理想相信这次打击迥异于往常呢?

所以,在运动式执法当中理应包含更多长效机制、传递更多信息,比如建立网格化的协同管理,清理传销组织在执法队伍内部安插的线人,从而让一些常态的新措施能够借运动式打击固定下来。检视执法与传销之间的因果关系,传递出严控的信号,也是必要。

概言之,天津与传销之间的历史纠葛,已经让不少人对天津留下负面的观感。李文星用死亡带来一个转变的机会,20天运动式执法需要涤荡20年传销积弊,决心巨大,挑战巨大。好在20天很快过去,成果怎样,时间会给出最终答案,总之希望李文星悲剧不再重演