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题材 > 正文

龙城信用联社:信贷员“忽悠” 居民“被贷款”


题材 2018-02-14 06:36 我要评论

 

近日,媒体记者屡次接到辽宁省朝阳市双塔区居民牛海婷的投诉,她在投诉材料中称:“2011年该市居民李爱香找到她,说她的亲戚正在张罗着一个项目,还差五万元资金缺口,但她本人已经拿自己的身份证在银行办理过贷款,只好让牛海婷出面在龙城区西大营子信用社担保办理五万元贷款。当时李爱香信誓旦旦地告诉牛海婷:由她出面担保贷款5万元只需要周转二月,就能够及时还上,绝对不会给牛海婷造成任何影响。孰料就是牛海婷过于轻信信用社的工作人员,草率在该社信贷员设计好的贷款材料上签下自己的名字,才酿成今天的个人信用不良逾期,无法办理各个银行业务,最终落下“被贷款”的凄惨结局。

牛海婷告诉媒体记者:她和李爱香个人私交甚密,当时找她帮助贷款时,李爱香明确告诉她只需要担保一下,是不是龙城区户口不无所谓,而且她已经在龙城区西大营子信用社找好了关系,随便找个人去了就可以。牛海婷碍于和李爱香交往的情面,当时什么也没说,便随同李爱香来到龙城区西大营子信用社,到了以后一名个子不高戴着眼镜的信贷员拿出了一沓手续,告诉她只需要在预留好的地方签字,并用手挡着贷款资料的其他文字内容。由于当时李爱香跟牛海婷说只是做担保,就没有多疑其他材料内容,就按照信贷员预先设计好的贷款材料上签订了自己的名字。

2015年秋季,牛海婷已经到了谈婚论嫁的时候,处了几年的对象准备买房,结果当她和对象兴高采烈到银行办理贷款购置婚房时,银行员工却告诉她银行有不良信用记录,根本不能办理任何贷款。况且龙城农村信用社有一笔贷款已经多次逾期,听到这个惊愕的消息后,牛海婷的脑子一片空白,明明自己没在任何贷过款,如今怎么进入银行黑名单的?!经过农信社工作人员的查证,她才努力回忆起替李爱香担保贷款的事情,于是把四年前在西大营子信用社做担保人的事情详尽讲述一遍,然而银行工作人员却明确告诉她,担保人跟贷款人是不一样的,详细情况可以到人民银行打个征信报告,并要她到信用社弄清楚事情的来龙去脉。

从2016年初开始,牛海婷曾数次来到龙城区西大营子信用社,要求该社给自己合理说法,时任信用社主任接待了她,当她把事情经过陈述完后,主任把当时借款合同找出来后,问是你自己签的字嘛?牛海婷看完后说我当时是以担保人的身份来签的字,况且信贷员当时用手捂着告诉我这签字那签字,当时我也没想那么多,怎么把我给弄成贷款人了,主任听后拿起电话给信贷员打电话说完我的事后,信贷员说在路上出车祸了来不了,无奈牛海婷便火速赶回家,去找当时要她担保的李爱香问个究竟,没等联系上李爱香,信贷员便给牛海婷打来电话,语气特别恶劣威胁她说别把事弄大,否则对谁都没有好处,不信公安局会把你抓起来。同时李爱香的前男友董晓辉(后期了解是花这笔贷款的人)给牛海婷打电话说:“你别去信用社去找了,信贷员已经跟他急眼了,当时信贷员也是帮董晓辉,等他慢慢找个人把牛海婷的名字给替出来,再把征信恢复正常”。考虑到平日里和李爱香的私交,也就勉强答应了。可等几个月过后,董晓辉却在电话里恫吓牛海婷,告诉她再到农信社找信贷员,休怪他对其不客气,不信会死人的!从那以后,董晓辉的手机换号,就再也联系不上他,可自己却因帮朋友忙陷入困境。无奈,牛海婷只有将受害情况投诉给媒体,希望媒体记者能够替她呼吁一下。

为了调查事实真相,还原牛海婷被龙城区西大营子信用社莫名“贷款”的事实和“遭遇”,今年5月中旬,记者驱车来到辽宁省朝阳市龙城区信用联社,谭姓办公室主任接待了记者一行,记者把牛海婷的投诉情况反馈给谭主任,谭主任表示他们的领导班子也是刚换的,表示当天及时把情况汇报给理事长及主管领导,待事情进一步调查后,将及时回复给记者。可就在媒体记者两天继续调查过程中,依然没有接到该信用联社任何回复。无奈,记者拨通办公室谭主任电话询问牛海婷贷款调查进展,谭主任只是淡淡应付记者,信用社领导已经将材料转到监察科,并说董主任会及时给记者回复。

一周后,龙城区信用社依然没有给记者任何答复。于是记者颇费周折,最终还是拨通谭主任的电话。电话采访中,谭主任再次将事情推给董姓主任。很快,龙城区信用联社负责调查的董主任给记者作出口头回复:“目前,他们调查结果是所有借款合同都是牛海婷亲笔签字,为了更加准确的查清事实真相,需要把牛海婷找来做一份笔录,看看她还能不能提供新的证据,但是已经联系几次了对方都是关机联系不上”。随后记者试图拨打牛海婷电话,结果一打就通了。当记者和牛海婷沟通信用社反馈信息时,她再也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作为国家公职人员,竟能信口开河,难怪该信用联社系统内多次出现公职人员损公肥私,替客户贷款提供便利条件的各类案件”。牛海婷愤愤告诉记者,她的通讯工具从来没有关机过,近几天也根本没有任何人给她打过电话,不信她愿意和信用社的人员一块去查通话记录。

电话中,记者劝说牛海婷不要激动,引导她去信用联社配合领导把事情调查清楚,最好能提供新的证据。为了还原自己的清白,第二天中午,牛海婷去了朝阳市信用联社,接待他的是监事长,当牛海婷把整个事情告诉监事长时,监事长开始以为牛海婷是把贷款花完后故意来闹得呢,听完牛海婷和龙城区信用社工作人员的对话录音后感觉确实存在问题,然后谨慎地告诉她处理问题需要一个过程,并让她回家耐心等候结果。

5月19日下午,牛海婷在姑姑的陪同下来到西大营子信用社试图看能不能找到新的证据,配合联社尽早查清事实真相,以便早日还自己一个清白。可当她们到达信用社后,一位满口酒气的工作人员说你们有何事跟我说,牛海婷姑姑说你都喝成这个样子了,怎么解决问题,我们要找领导。牛海婷姑俩很正常的话,却像激怒了这名工作人员,有啥事跟我说我给你查,不相信我可以走人!

一会儿,该社办公区出来一位自称名叫路军的信贷员,见面的人都称呼他(二哥),详细询问问牛海婷是什么时间贷款?当时自己有没有签字?即便牛海婷重复着当时的事情经过,最后路军还是没有给出任何解决办法。楼上领导听见吵声后,下楼将牛海婷及姑姑接待到办公室,听完牛海婷的“遭遇”后,这位主任立刻打电话给工作人员,要求给牛海婷贷款的信贷员查一下,随后对方回话称:当时信贷员是刘喜全,已经调离该单位去大平房工作了。主任又细心跟牛海婷及姑姑讲解释具体贷款、放款的整个过程,最后表示会及时沟通好龙城区信用联社领导,等联系上信贷员刘喜全后,会让其及时和她们联系。可一个月过去了,至今牛海婷也没有受到任何信息。

在这期间,牛海婷通过多方打听,才电话联系上李爱香的所谓“亲戚”董晓辉,通话中董晓辉承认是通过李爱香骗取牛海婷去做了贷款手续,说已经跟信用社的内部人员沟通好了,并底气十足地对牛海婷表示,最近几天就把牛海婷的名字给换掉!

记者赴龙城区信用联社实地调查到现在已经一个多月时间,该单位依然没给媒体做出正式书面回复。截止到记者发稿前,媒体记者只有从该联社监事长李锦生和董国权主任哪里获取口头信息是:“目前,他们的调查结果是贷款程序合法,调查权限没法在做进一步的追索了,从行内的监管要求和纪检工作的职责没法进一步调查了”。

对此,记者存有几点质疑:其一是按照金融业的个人贷款程序,贷款人在申请贷款时是否需要提交个人的一些财力证明、提供有偿还能力的人员担保或者抵押物品?当初即便贷款合同是牛海婷本人签字,该社有没有对她的还款能力进行核实?其二是贷款人在贷款后要按期归还利息和本金的,而牛海婷从来都没还过一分钱,为什么信贷员都没有进行一次催收?其三是中央“八项规定”明确规定工作日禁止饮酒,然而该联社领导却漠视上级法规,纵容其员工工作期间饮酒上岗,严重损害了金融服务窗口的形象,是否存在失职、渎职行为?!

    对于朝阳市双塔区牛海婷“被贷款”的事件进展,本网将继续关注并跟踪报道。(本网记者/岳纲包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