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题材 > 正文

校园高利贷套路:借4万要还100万年息2000%


题材 2018-04-24 03:06 我要评论

 

这是南都记者近期收到的一个大学生父亲的报料。无独有偶,在广东务工的武先生也向南都记者求助,其儿子大四期间向多个互金平台和借款公司借款,贷款年化利息均超36%,部分甚至高达2000%以上。

南都记者多方采访发现,学生群体深陷高利贷并非个案。壹宝贷总经理罗浩杰表示,由于学生群体贷款需求旺盛,但自我保护能力和法律意识淡薄,正在成为高利贷的新目标。“校园贷成为高利贷的主要市场。”广州安易达互联网小额贷款有限公司总经理徐北接受南都记者采访时表示,部分民间金融公司向校园发展业务中采取了拉人头的方式,靠学生之间互相介绍,给予提成或者减免利息,让高利贷在校园蔓延。

案例1:

借款4万,借条却打了9万元

因为借款4万元,最终却背上了超100万元的负债。“这事如果不是发生在我儿子身上,我都不信。”上海的侯先生近日向南都记者报料,儿子小侯遭遇高利贷,在民间金融人士层层套路下,不断拆东墙补西墙,半年时间竟欠下100多万元的债。

侯先生告诉南都记者,事情发生在去年6月,在上海读大二的小侯收到一条“校园贷”的短信,称可以为学生族提供分期贷款。因恰好手头紧,小侯动了借款的心思。“在上学的时候有兼职,就想着先借了然后慢慢还掉。”小侯告诉南都记者,他没想到的是,正是这条短信让他走上了一条不归路。

小侯称,他联系到了借款者李某、冯某、欧阳某等人,第一次借款被带到上海一家饭店,从饭店老板处借款5万元。“但实际到手只有4万,借条却打了9万元。”小侯说,5万的借款,对方要求扣除2000元上门费和8000元中介费。至于9万的借条,对方告知,若按时还款无需按借条还。

根据约定,小侯每半个月按约定还款2000多元,一共还了3期。但到了第4期,借款的饭店老板突然提出,要求立刻还清所有借款。“兼职赚钱,怎么还得起。”就在小侯不知如何是好时,欧阳某再次出现,并称可以帮小侯“平账”。

小侯称,他就这样被带到上海源达大厦,向其中一家公司借款1万元。这一次,被要求一个月后还款1.3万元,而需要打6万元的借条。在到手的1万元借款中,中间人欧阳某和借款公司分别抽取了1500元手续费和2000元中介费,小侯到手的资金只有6500元。

小侯表示,为吸取第一次借款的教训,第二次借款后的第15天,他凑齐1.3万元到借款公司还钱后,却被告知提前还款属于违约,要求他偿还6万元的违约金。而且,一群大汉将他带到一辆车上威胁拿不出钱,不放人。

小侯称,走投无路的他只能再次找到欧阳某。欧阳某再次把他带去找饭店老板。“打了一张12万的借条后,要求每月还利息1.2万元。”小侯说,借款者还“宽慰”他,本金可以等拿得出来再还。

小侯不清楚的是,一次次的借新还旧,已将他拖入一个还款的“深渊”———此后,小侯经历了超过10次被介绍到不同的地方借新款、平旧账。最初4万元的借款越滚越大。

“一共打了20多张借条,金额100多万元。”侯先生说,中间他们筹款还了近30万,但这些高利贷放贷者期间亦通过威逼索要方式,让小侯的欠款不断增加。而借款事件完全打乱了小侯的求学生涯,因不堪借款者的骚扰,他们一家四处躲债,如今小侯辍学在家。

案例2:

瞒着家长借“校园贷”日息高达10%

同样因为儿子借款签下一身债务的还有在广东务工的武先生。“看完山东的高利贷催收报道,我在想会不会有一天我也会被逼到这个份上。”武先生对南都记者表示,2015年-2016年期间,儿子瞒着他在借贷宝、期待乐、玖富深圳分公司、诺诺磅客等6家校园贷平台以及3家私人借贷公司、1家银行借款,至今利滚利至少欠下10多万元借款。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