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题材 > 正文

多位投资人低调离场 Flowerplus花加资金链被质疑几近枯竭


题材 2018-05-22 04:57 我要评论

 

融资疑云、巨额亏损、毒花事件、现金流告急……2017年下半年以来,鲜花电商Flowerplus花加(下称花加)看似“美丽的生意”正遭遇负面缠身。

“目前花加资金链压力非常大,已经倒计时了。”一位接近花加的投资人向《华夏时报》记者透露,毒花事件过后,花加业务下滑,品牌声誉受损,花加投资人蹊跷出走等等问题都成了花加不能回避的事实。

作为国内为数不多的互联网鲜花电商平台,花加通过“地板价”促销用来补充现金流做法,真的能持久吗?难道是此前花加高管蹊跷离职的主要原因吗?

不过,12月27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的花加相关负责的回复却否认了这一说法,经过今年的深耕细作,已经实现了收支平衡,目前公司并不存在资金链紧张问题。

烧钱遗症凸显?

此前,陷入“毒花材马利筋”风波的花加似乎一夜之间从高速增长跌入低谷,受此影响花加的负效应正在显现。

一位接近花加的爆料人向《华夏时报》记者称,持续处于狂烧钱状态的花加已经入不敷出,再加上寅吃卯粮的预订单压力,高额的履单费用已经使得花加喘不过气来,资金链接近枯竭。

另外记者在多家媒体报道上看到,花加从2015年成立至今已经累计亏损近8000万元,还有高达1.3亿元的负债,资金链已经进入倒计时。

而这也源于今年8月,花加爆发“毒花风波”。此后,花加又在农历七夕遭遇集体投诉,服务质量再遭拷问。而就目前来看,“毒花事件”给花加带来的负面影响似乎还未见结束曙光。

上述人士对记者爆料称,在经历今年8月初的“毒花风波“之后,花加即被媒体曝出财务状况并不乐观,订单量严重下滑,花加上下游的业务受到整体考验,花加不得不与部分花材供应商、物流供应商减少合作。

上述爆料人称,期间为缓解资金压力,花加通过“地板价”促销用来补充现金流做法,实现快速回血,不过此举不但没有让困境中的花加实现快速回血,且更高成本的履单周期至今仍有很大的负担。

“非常明显,花加推出499元包年鲜花,并且将一周一花改为隔周发货,花加在试图继续延长履单周期,这次是拉长了一倍,可见现金流压力非常大。”该爆料人表示。

据报道,2017年以来,众多鲜花电商平台中,以花加的补贴力度最大且双11期间,花加这一动作开始加码,更是推出了499元包年鲜花24束的地板价,低至20元/束,意味着如果用户以优惠价预购了半年甚至一年的鲜花,花加要为这位用户持续支出,直至2017年底或2018年年中。

上述人士对记者爆料称,虽然花加的销售力度加大了,但送出的花品质量却出现了明显的下滑,不但送到用户手中的鲜花不新鲜,而且多个消费者反应“花”少而“草”多,并不是此前曾诺的高品质。这难道是供货链产生了压力而最终不得而知。

对于上述问题,12月27日,接受《华夏时报》记者采访的花加相关人士对记者表示,事实并非如此,公司资金链并不存在资金链紧张的问题,也没有负债情况,经过前几年的深耕市场,花加已经实现了收支平衡。

花加相关人士还对记者表示,今年7月,花加已经宣布完成了亿元级别的A+轮融资,其领投方为昆仲资本,真格基金以及原股东璀璨资本、光合创投等都进行了跟投。

然而对于近期用户反应的履单过程中存在的花品的质量问题,确实公司出现过类似的现象,不过这是因为公司冷库搬迁问题所致,目前公司已经做出了相应的赔偿。不过该负责人表示,并不是公司遭遇了履单带来的资金压力。

虽然如此,但《华夏时报》记者还是从微博上发现,有员工在微博上表示给公司垫资,已经到了快离职的地步,表达了“如果我有一天从花加离职了,那一定是因为我垫钱垫破产了”的哀怨。

深度投资人退出

虽然花加一再表示公司资金链不存在紧张的问题,而且有大量的资本进入,但记者查阅工商资料发现,最早进入花加的多位投资人已经低调离场。

从今年6月花加工商资料变更发现,其实早在2017年6月16日,苏春姿与光合创投总经理王岳皆已从上海分尚网络科技有限公司(花加运营主体)董事会退出。值得注意的是,同一时间,另一家投资机构德同资本则退出了花加股东阵营。

公开资料显示,苏春姿曾任光合创投投资总监,也是花加的天使轮、Pre A轮、A轮投资人。2016年,在对花加进行第三轮追加投资后,出于对花加项目的看好,苏春姿以合伙人兼执行副总裁的身份加入花加,并顺利进入董事会,亲自参与花加运营,之后以此身份频繁在媒体面前出现。

共2页: 上一页
  •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