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题材 > 正文

河南6旬老太在医院做保洁 15年不敢换工作


题材 2018-05-30 14:45 我要评论

 

  

5月19日早上,天刚蒙蒙亮,在河南省南阳市中心医院,66岁的牛青像往常一样在走廊里拖地,当路过医院小儿科楼梯间时,她站直身子、扭过头、停下了脚步……15年前的一个清晨,就在这个楼梯间,牛青打扫卫生时捡到一枚刚出生8个月、患有先天性脑瘫的男婴,她不忍幼小的生命就这样凋零,于是带回家悉心抚养,取名“旺儿”。为了等旺儿的亲生父母回来接孩子,她始终“不敢”换工作,坚持在医院做保洁清扫工作。

  牛青家住河南七里园乡大庄村,早年和丈夫张永亮以种地为生,养育着一儿一女。1994年,儿女成家后,牛青便托人在城里医院找了一份保洁员工作,每天早晨4点半,牛青就要骑车进城,去医院里拖地、擦墙、倒垃圾、冲厕所……而丈夫则在村里养羊赚钱,虽然两口子生活不富裕,但也能勉强吃饱穿暖,顺带还能给儿女存下几个钱。

  时间一晃到了2003年,牛青也在医院做保洁工作也已经9年了,然而,这年初秋清晨发生的一件事,彻底改写了牛青和家人的命运。有一天清晨,牛青像往常一样赶在医院开门之前,在楼道里清扫卫生,当她来到小儿科门前的时候,忽然听到楼梯口传来一阵微弱的哭泣声,一个粉嘟嘟的、刚出生不久的婴儿被包裹在一个小花被里,被人放在了门后。

  “当时天已经有点凉了,我怕孩子着凉。”牛青回忆着说,当看到婴儿轻声哭泣的样子,她忍不住把孩子抱在手臂里,轻轻哄睡着,她以为孩子的家人待会就会过来认领孩子,然而,5个小时过去了,还不见孩子的家长。无奈之下,牛青和刚生过孩子的产妇借来母乳,给孩子充饥。就这样等了两天,还没有人来认领孩子。

  和她相熟的儿科医生告诉牛青,这个被遗弃的孩子患有先天性脑瘫,必须尽快接受治疗才有康复的可能。看着眼前这个一出生就被抛弃的可怜的婴儿,牛青心软了。“这是个孩子,是条命,我不能不管。”尽管孩子一个疗程的康复治疗费高达3000元,这让当时做着保洁工作、一个月才五六百工资的牛青感到绝望。但当医生问她治不治时,她咬了咬嘴唇,吐出了一个字:治!

  得知此事,牛青的老伴张永亮极为反对,“家里本来就穷,哪有钱给孩子治病。”但牛青却不顾老伴和亲友的劝说,也不嫌弃孩子的重病,执意办理了收养手续,给他起名“张在旺”,把他当成自己的孙子一样养育。

  等到旺儿大一点的时候,脑瘫的迹象慢慢凸显出来了,双手往后背、脚后跟挨不着地,只懂得傻笑……于是,牛青一边上班一边带旺儿去市中心医院接受康复治疗,四个疗程下来一共花了一万多,但当看到旺儿的手能伸直了,脚后跟也能挨地了,牛青笑的特别开心。

  旺儿的病情比之前好转,但依旧十分严重,需进行后续治疗。为了多赚钱,牛青和医院提出申请,希望能多负责一个科室的卫生,这样能够多挣一份工钱。治疗脑瘫,一直都是医学界的难题,但在牛青老人的心里,旺儿一定能站起来。虽然牛青只有初中文化水平,但她不放过电视广告上的任何一条治疗脑瘫的信息。看到郑州一医院采用干细胞移植治脑瘫,她也毫不犹豫带着旺儿去试试,前前后后花掉12万。

  在牛青不言放弃的坚持中,旺儿正在慢慢变好。3岁时,旺儿喊出人生第一个词——“奶奶”;5岁时,旺儿第一次站起来总摔跟头,但他终于看到了站立的世界;9岁时,旺儿趔趔趋趋迈出了人生的第一步;2012年,在郑州治疗后,旺儿能走路了……

  牛青给旺儿治了这么多年,她也记不清自己到底花了多少钱,但最少有30万。这笔巨额的医疗费,是牛青厚着脸皮和亲戚朋友借了两遍三遍,再加上自己多年在医院干保洁的工资、还有老伴卖羊换的钱、儿女接济才凑下的。这已经是这位66岁的老人最后的极限了。为了不让自己的儿女闹腾,牛青给旺儿花钱治病这件事,始终都没有告诉自己的儿女。

  像牛青这样年过6旬的老人,本该在家安享晚年,面对各方压力,她也曾想过放弃。2012年,旺儿在郑州治疗后学会走路后,一出门就被人嘲笑是“瘸子”、“傻子”,旺儿觉着受到了羞辱,不愿再踏出家门一步。“钱也花光了,送走算了。”看着旺儿不懂事,牛青一气之下打算把他送到孤儿院。可就在送走之前,旺儿抱着她的裤腿哭喊:“奶,不,奶,不。”孩子一哭,牛青也哭了,“奶奶错了,咱哪儿也不去。”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