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题材 > 正文

宝鸡特大虚开发票案“套路”深


题材 2018-06-02 09:04 我要评论

 

犯罪嫌疑人指认现场。胡骥 摄

  原题:循环走账躲避追查

  宝鸡特大虚开发票案“套路”深

  法治周末记者 孙立昊洋

  法治周末特约撰稿 谭琳

  近日,国家税务总局公布了7起2017年打骗打虚专项行动典型案例,由陕西省宝鸡市公安局破获的一起特大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被列入其中。

  3年多的时间里,两名宝鸡籍青年伙同一名资深女“会计”,利用网上购买的他人身份证,注册了6家“空壳”公司,在没有任何实际业务往来的情况下,向新疆、河南、陕西等多省市140余户企业虚开千余份增值税专用发票,价税合计高达1.98亿元,从中获得数百万元高额利润。

  那么,这个犯罪团伙是如何作案敛财的?宝鸡市公安机关又是如何成功破案的呢?

  “皮包公司”露马脚

  2017年4月14日,按照陕西省统一部署,宝鸡市公安局经侦支队配合宝鸡市国税稽查局开展突击检查行动。

  宝鸡市公安局经侦支队三大队副大队长庞强向法治周末记者回忆道:当天,他们和税务稽查局工作人员来到位于宝鸡市金台区东风路的宝鸡固城商贸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固城商贸)。在现场检查时,他们发现,这家所谓的商贸公司,只有一间办公室,两张桌子、三台电脑、一台打印机和一部电话,没有产品、没有厂房、没有仓库。

  青年小高某、康某是固城商贸的两位老板,高某某担任这里的会计。这个商贸公司,除了小高某等3人,再无其他工作人员。

  凭借多年的职业经验,民警和税务稽查人员对固城商贸的正规性产生了怀疑。稽查人员开始查看该商贸公司的会计凭证等资料。此时,一旁的公司老板小高某显得神色紧张。

  稽查人员检查发现,固城商贸的账目极其混乱、漏洞百出。

  就在此时,一摞空白纸张从账本中掉了出来,经侦支队民警沙君超捡起纸张发现,空白纸上竟然印着成都某公司的公章。随白纸散落的,还有一份成都公司与固城商贸的空白购销合同。

  接着,检查人员又发现了一些空白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以及其余5家公司的营业执照。这些东西是什么?面对现场民警的询问,小高某支支吾吾、答非所问。

  在民警不断的询问下,小高某承认:这5家公司实际上也由他和康某控制,2013年,他们从网上购买了3张身份证,又利用两位亲戚的身份信息,注册了这5家公司。

  “国家对增值税专用发票的管控十分严格,要求发票、货物、款项走向均要一一对应,而每个公司按照实际经营情况,每月可向税务机关申领的增值税发票是定额定量的。”庞强向法治周末记者介绍道。

  “我们发现,长期以来,固城商贸每月开出的增值税专用发票份数及价税合计金额,远远超出了国家的规定,并且其经营状况与实际申报开票情况严重不符,存在重大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嫌疑。”

  随即,侦查人员将情况向上级公安机关汇报后,对固城商贸的办公室展开深度搜查:找到了20余枚印章、十几张银行卡、空白发票和其他资料等大量虚开发票犯罪证据。小高某等3人被民警当场控制。

  宝鸡市公安局经侦支队立即成立专案组,对这起涉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立案侦查。

  循环走账躲避追查

  “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案件的侦破不同于一般的刑事案件,在这些案子中,难以查实具体的犯罪人员、涉案公司等。”负责案件信息数据整理和调查共组的沙君超说,对于此案,他们只能从海量的银行交易信息、票据信息和其他相关数据信息中,找出蛛丝马迹,通过数据和数据间搭起的串联网,为案件侦破提供真实有力的证据。

  为了查明案件事实,专案组民警从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销路和进项发票的来源两个方向同时展开调查。

  在税务部门的配合下,办案民警从查获的十几张银行卡的交易信息中,发现了诸多资金循环走账的信息。

  “举个例子来说,我们在调查中发现,宝鸡某钛材经销商蔡某,作为下游企业,也就是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的买方,2016年10月20日,有一笔8万元的款项,从该公司账户转入固城商贸的账户,再由固城商贸的账户转到了康某的账户,第二天这笔钱又流转到了会计高某某的个人账户。但让我们十分惊讶的是,10月22日,高某某把8万元打回到了蔡某公司账户,时隔两天,蔡某又通过个人账户向高某某转账6400余元。”沙君超说。

  原来,当下游企业即蔡某需要购买增值税专用发票时,就会通过手机微信、短信等联系中间人高某某,高某某则以任意一家空壳公司的名义,向蔡某开具所需金额的发票,接着以这种循环走账的方式躲避税务机关追查。

  之后,蔡某通过支付票面价税合计8%的金额为手续费(价税合计8万元的发票,手续费为6400元)作为此次购买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的实际费用,将钱打入会计高某某的账户。至此,这单交易算完成。蔡某便可拿着买来的发票去税务机关抵扣税款。

  庞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小高某等人进项发票的渠道,同样通过此种循环资金走账方式来实现,只不过这个时候,他们3人的空壳公司就变成了买方,从四川、甘肃等地购买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再卖出去。”

  兜兜转转一圈,钱从银行账户“一进一出”,成为该团伙掩人耳目,躲避税务机关追查的妙计。

  犯罪团伙全部落网

  经过办案民警对数万条银行交易信息、数据的汇总和分析,加上犯罪嫌疑人的供述,最终查明:自2013年以来,小高某他们注册的6家公司,基本无实际业务往来,却以6家“空壳公司”的名义,以支付票面价税合计4%至7%的金额为手续费,陆续从四川、甘肃等地购买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985份,价税合计达1.03亿元。

  “他们将增值税专用发票拿到手后,便四处寻找买家。会计高某某关系网丰富,多数买家都由她提供,并经过她,将发票卖出去。”沙君超说。

  这个团伙把虚开的增值税专用发票卖出去后,会继续按照买家的需求虚构合同,虚开增值税专用发票,并向买家以收取票面价税合计8%至12%的金额作为手续费。最后,会计高某某虚构公司账目,以应付税务机关检查。

  小高某等人通过向内购买发票和向外虚开发票,来赚取开票费,实现无业务往来情况下的“空手套现”,以此获得暴利。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