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题材 > 正文

那个半年120亿身家的程序员 为何一直“流浪”地球?


题材 2018-08-02 18:04 我要评论

 

  2018年1月10日,币安交易所单日交易量超过100亿美元,注册用户超过500万,17日超过600万。在这种背景下,币安号称其只有不到3%的国内用户。

  但是,这一帮恩怨交织的币圈大佬,久违地坐到了一起,推杯换盏觥筹交错间,仿佛一笑泯恩仇。

  受此影响,IDG最后没有投资币安。

  出生在中国,长着一张典型的东方面孔,但显然完全不按照东方规则行事。

  而IDG资本也在此时找到了赵长鹏,表示愿意向币安注入两轮资金,对其估值分别高达4亿美元和10亿美元,这个估值远高于此前红杉对币安的估值8000万美元。

  他极少谈及自己的婚姻状况。大学毕业后前往日本东京工作期间,他与一名在中国出生、日本留学工作的女子相识结婚,两人育有一个14岁的女儿和一个12岁的儿子,子女与母亲一起生活在东京。

  随后,作为“铁三角“之一的何一也从公司离职,加入一下科技(也就是秒拍、小咖秀、一直播的母公司),进入了直播行业。

  随后,他进入蒙特利尔的麦吉尔大学,就读计算机科学。大学毕业后,他前往日本东京工作,为东京股票交易所开发用于匹配交易订单的系统。

  与前老板骂战,与顶级PE撕破脸怒怼、四海流浪无房无车……这样一个不愿尊法、不愿守信的非古典富豪,目前却没人能把他和他的币安“怎么样”。

  这样的乱世中,币安开始一路极速狂飙。

  其中,火币网在9.4禁令之前是国内的三大主要玩家之一,是币安的竞争对手,红杉资本是火币网的最大股东。在赵长鹏怒怼红杉之后,火币网的创始人李林立即针锋相对地宣布,以后想要在火币上线的币种,如果有红杉这类顶级VC的投资,将会加快审核进度。

  2

  细数参加饭局的各位人物,火币网和OKCoin之间是激烈竞争关系,在市场上毫不相让;链得得和火星财经同为区块链行业的新兴媒体,也属于激烈竞争的对手;赵何娟与徐明星之间就更尴尬,赵何娟的链得得不久前曾发表过一篇文章,题目是《徐明星的OKEX涉嫌“非法交易”与“诈骗”全调查 》,将徐明星批得灰头土脸,简直都可以不经审判直接关进去………

  2017年7月14日,赵长鹏创办的币安网站(Binance)正式上线。经过思考和调查后,他把币安的重点放在了币币交易上,面向全球,尤其是海外市场,这样有利于规避政策风险。

  他从12岁就开启了异国漂泊之路,30年之后仍在全世界流浪,居无定所。

  谈判一直持续了好几个月,但始终没有谈妥。与此同时,数字货币价格一路飙涨。至去年12月中旬,比特币价格突破了2万美元,也就是在这个时候,双方谈判宣告破裂。

  2017年9月4日,中国央行等七部委联合发布公告,全面叫停ICO,禁止法币与数字货币的直接交易。

  这一切,就是他身为公司创始人“不差钱”的底气来源。

  5月7日晚,徐小平在北京老胡同里攒了一个饭局,当了一回和事佬,将火币网李林、OKCoin徐明星、火星财经王峰、策源创投冯波、钛媒体/链得得的赵何娟、车库咖啡苏菂、三点钟社群创立人玉红这八位区块链领域的重量级人物召集在一起,把酒言欢。

  2017年6月,赵长鹏开始着手币安的创建。首先进行币安币(BNB)的ICO,一共募集到价值1500万美元的数字资产。

  何一把直播圈里的运营手段充分应用到了币安交易所的推广上,在社群维护上,她也是颇下一番工夫,把本人的微信签名都改成了“币安首席客服”,在市场营销和推广方面不遗余力。

  而在币圈,无人不知赵长鹏。

  是树大招风,还是无风不起浪?

  3月7日深夜,币安遭受不明黑客攻击,发生大规模通过钓鱼获取用户账号并试图盗币事件,导致多个加密货币暴跌,而“山寨币”VIA大涨。币安发布公告称,由于措施得力,所有资金都是安全的。为了解决问题,币安对所有异常交易做了“回滚”处理。

  因为,红杉资本从来都不是好惹的。

  这个行业的存在是因为颠覆了传统的融资模式,有的人跪习惯了,不知道还可以站。

  赵成鹏的经历造就了他的个性,他一直都不是一个墨守成规者,并不按照常理出牌。此次事件,更被贯上了“失信者”之名。

  5月18日,在币安举办的首场媒体线上交流会上,何一表示:

  1

  何一,人称“币圈一姐”,1986年11月出生在四川,是一名外表光鲜漂亮的美女,她曾是旅游卫视外景主持人。在中国青年天使会会长麦刚组织的一次私人聚会上,何一结识了OKCoin的创始人徐明星,由此了解到比特币这种新鲜事物,后来参观了OKCoin的总部后,何一于2014年毅然辞职加入OKCoin,担任副总裁,全面负责公司的品牌建设和市场推广。

  谁来监管币安?尝够了逍遥法外甜头的币安,给出的回答是:自己来。

  所以,结论似乎只有一个:赵成鹏对监管是恐惧的,抵触的。法外的心情,最逍遥。

  之后,超过20个数字货币项目跟随币安一起进军马耳他。

  我们要在不同国家发展业务,就需要符合不同国家的规定。他们怎么监管,我们就怎么配合,这样行业才有规则可循。

  只是,四海的监管和“复仇者”联盟正在徐徐逼近,赵长鹏的“流浪”还能持续多久呢?

  但就是这样一个不愿尊法、不愿守信的非古典富豪,业内人士评价称,“目前没有人能把币安和赵长鹏怎么样”。

  对此,赵长鹏在随后接受Emily Parker的采访中说得很直白:

  唯独,聚会中缺少了币安。

  通俗的解释,就是币安脚踩两只船,在与一位姑娘准备谈婚论嫁的同时,也没有放弃与条件更好的另一位姑娘进行约会。

  他本人也从来不会在一个地方长期逗留,通常会选择入住新加坡、台湾和香港(尤其是文华东方酒店或丽思卡尔顿酒店)的短期租赁房和酒店。

  2017年以比特币为首的数字货币行情一路飘红,吸引着越来越多的人进入到数字货币领域。赵长鹏觉得时机足够成熟了,于是开始重新创业。

  2005年,他回到中国创业。在上海创立了富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Fusion Systems),专为券商开发速度最快的高频交易系统。

  赵长鹏与何一的公开发言,意味着币安与红杉资本的“决裂和开战”,一方是全世界最大的数字货币交易所,另一方是几乎买下了整个互联网赛道的资本大佬。双方公开决裂,整个币圈哗然。

  赵长鹏此前接受外媒采访时称,币安目前的保守估值在30亿美元。

  区块链最大的精神是数据不可篡改,但是当一个交易所的老板对于承诺都可以公开撕毁,用户对这个交易所的信任还能保留几分呢?

  那么事情起因究竟是什么呢?

  这充分反应了徐小平在创投圈的威望和号召力,没有他的极力撮合,这顿饭局几乎不可能发生。

  顺便说一句,徐小平的真格基金中,就有红杉资本的资金注入。

  2014年3月,在杭州的比特币论坛上,赵长鹏认识了国内比特币交易所OKCoin创始人徐明星。2014年6月他正式宣布加入OKCoin这家公司,担任技术总监,同时负责公司的国际化事务。

  2018年2月,他登上了福布斯发布的加密货币富豪榜,身家估值11~20亿美元,全球排名第三。

  赵长鹏是谁?很多人对他一无所知。

  但币安崛起更重要的原因在于,9.4禁令之后,大量虚拟货币玩家迫切地寻找下一个交易场所,而各类项目方也在为自己寻找容身之所。这个时候,币安成了首选。

  不过,仅仅9 个月后,赵长鹏就与公司反目成仇,起因是引发无数看客热议的“OKCoin公司合同造假争议事件”。

  币安声称要成为一个“去中心化”的交易平台,从而实现真正意义上的“安全”,但显然,目前的技术还很难达到这个要求。上述“黑客攻击”事件证明,风险恰恰来自中心化的币安。

  币安交易所通过ICO推出的币安币,截至5月16日的价格是12.22美元,币安币的市值超过12亿美元,包括赵长鹏在内的创始团队持有币安币总量的40%。

  2001年,前往纽约为Bloomberg(全球最大的财经资讯公司)工作。

  他唯一的爱好体现在对手机的痴迷上(拥有3部手机),睁眼就从看手机开始,每天安排1~2个会议。崇尚短平快的工作节奏,每个会议不超过50分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