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轶闻 > 正文

《君主》:王子要长大,得先去民间当青蛙


轶闻 2018-05-15 13:23 我要评论

 

今年的暑期档,可以说是韩国古装剧扎堆的一个档期了。前有《君主-假面的主人》《我的野蛮女友》,后有《七日的王妃》《王的爱人》,历史、穿越、爱情、轻喜剧,类型各异。《君主》首播前,韩网通稿说,这将是一部与别不同的历史正剧,而不仅仅是爱情剧。我当时是嗤之以鼻的。从主角年龄层来看,童星出身的俞承豪、金所炫,爱豆身份的金明洙,游走在周末剧尴尬秀演技的尹邵熙,都很难和“正剧”扯上关系。至少要《推奴》《树大根深》《六龙飞天》这个深度的剧本,才能担得起“正剧”二字。更何况,在近几年的韩剧中,朝鲜时代的故事有点被讲烂,仿佛没演过几回世子,被反贼撕个逆鳞,和身负血海深仇的两班小姐谈一场轰轰烈烈的恋爱,就不配称为大势男演员似的。

《君主》也不例外,这是一部世子的成长史。1700年代的朝鲜八道,水资源被坐拥强权和暴利的边首会所控制,霸权所到之处,草民举步维艰。正值中年的王,被边首会以罂粟花毒控制,沦为傀儡。为了不让自己的儿子步上后尘,王不得不给刚出世的世子戴上面具,对外宣称他脸上有疤。而十几年后,年轻热血、不谙世事的王世子李煊(俞承豪 饰),在一次微服私访中与边首会起了冲突,间接害死了受其命暗中调查扬水厅的判官韩圭浩,偏偏世子爱上了被诬陷致死的判官之女韩佳恩(金所炫 饰)。边首会一怒之下杀死了王,为了报仇,世子卧薪尝胆蛰伏民间多年,而佳恩的儿时伴侣、和李煊名字同音的奶妈之子异线(金明洙 饰),戴上假面,假扮成留守宫中的傀儡世子,替他服下了罂粟毒。为了让人气颇高的爱豆男二在三角恋里显得不那么孤单,编剧大大祭出了爱慕真·世子的边首会头目孙女金花君(尹邵熙 饰),为协助其完成大业不惜背叛家族。

简言之,就是青蛙变王子,王子变青蛙。为凸显真·王子的主角光环,青蛙要护着王子,变成民女的两班小姐爱慕王子,被王子害死的小姐她爹在临死前要托付手下跟随王子……就连大魔王家脾气很大的孙女,也要每集吃着男女主不限量发放的狗粮,忍痛帮助王子,只因为初见那一秒,被面具下王子帅气的脸庞所倾倒。颇有点“自己选的蒸煮,跪着也要撑到底”的颜控自觉。集全剧之力奶足五年的王子,终于摇身变成足智多谋的草根包袱商首领。至此,在历史剧皮相下、身份地位乾坤大挪移的混世四角恋get。顺便一提,花君的人设,从某种意义上来说,比佳恩更吸引人,在大是大非的选择上,她也坚定地站在世子一边,火烧罂粟花田,更携着一股置之死地而后生的、连男子都不可企及的果敢。反倒是佳恩这个女主有些柔弱,站在雾中看不清真相。

撇开狗血的爱情戏不谈,《君主》的朝野鏖战还是很吸引人的。当别的古装剧还停留在大势小哥哥小姐姐谈小狗恋爱的阶段,《君主》已经把围绕水资源、造币权和边首会展开的政治斗争上升到新高度——边首会是当时聚集土木工程工匠头目的组织,朝鲜时代开创后,他们因大兴木土积攒了不少资本力量,为守护自身的巨大利益而结盟,从一开始听命于王室的组织,渐渐变成为一己私利操控王室的黑暗组织。在其位却不谋其政,让他们逐步壮大、钻了空子的人,恰恰是李煊的父亲、当时的锦龄大君。

在已经出街的剧集中,利益的纷争围绕两样民众赖以生存的根本——水和货币。世子微服时饿殍随处可见,险些难产致死的孕妇,苦求一桶水救命都几成奢望,独占蓄水池和井的扬水厅,等于把人民群众的生命财产牢牢把握在手中。以世子生命要挟大君而掌控扬水厅的边首会,原本就掌控了土木,后又增加了水资源,却丝毫没有满足,还想要造币权。流通货币的发放背后有多少经济利益,这个无须赘述,看看边首会的行动力就可知晓。一方面,他们派人伪装成海盗,将铸币需要的流通铜默默收入囊中,伺机逼宫。另一方面,边首会吸纳朝中重臣,盘根错节,又用罂粟控制傀儡君主,逼他就范。待大君被杀后,边首会、大妃、世子三足鼎立,好戏正式敲锣。游走在三者之间的臣子,则纷纷选边站。

如果不拘泥于小情小爱,把这条政治线好好写,以史剧为噱头的《君主》,作品深度搞不好不亚于《六龙飞天》。一开始,俞承豪饰演的世子,行为举止颇为幼稚,让人一度怀疑这演技是不是他的真实水平。到了中段,世子变首领后的成长,细节处理更自然,渐入佳境。另外,金所炫饰演为父报仇的两班小姐,则一如既往延续了她在《拥抱太阳的月亮》《鬼怪》等剧中的戏路,年纪轻轻的她,在历史剧中的发挥,甚至强过时装剧。

除了早早以童星身份出道,年纪不大的两位“老戏骨”主演之外,金明洙所饰演的假世子令人眼前一亮。被边首会逼着服毒固然可怜,但更可悲的一段,是大君为确认他并非边首会细作而严刑逼供一段。惶惶不可终日的王,渐渐疯了魔,任何的风吹草动,都能让他起疑心,对身边人下手。在拍摄刑囚的戏份时,他展现了强烈的企图心。尤其到了剧集的中后段,这只青蛙的“黑化”,让人看到了L试图跳脱爱豆身份的演技,诚意十足。无处申冤的两班小姐,尚可进宫伺机为父复仇,可命如草芥的“贱民”,算计的仍是小情小爱。《君主》的阶层差距,从服饰化妆、言行举止,到思想意识,层层推进,十分细致。在深宫之中,一步错,满盘皆输,如何打破三足鼎立的均势,成为推动剧情的核心。同样的名字,异线要改的,是一个人的命;李煊要改的,却是一个时代的命。这也是本剧名为《君主》,却让王子去当青蛙的真正要义。

责任编辑:程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