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政通 > 正文

《一粒红尘》:独得恩宠的女主,是我们最想要的极致模样


政通 2018-02-08 09:45 我要评论

 

  从《千山暮雪》到《一粒红尘》,颖儿一路受尽霸道总裁的折磨,瘦成排骨精(听听实话实说)。但是,衷情于打怪、独得恩宠的她,这次不用忍辱负重待在“变态”刘恺威身边,一个精通德、英、法、韩的全能式好男人吴奇隆已被她收入囊中,好好享用。从《繁星四月》用直升机传递爱的讯息,到《一粒红尘》在迪拜游艇上眺望远方,吴奇隆在霸道总裁的虚幻影像里玩得乐此不疲。  

  从商业美学角度看,作为情节母题,“霸道总裁”近年来一直流窜于电视剧,被重复使用。可见,当下电视剧创作中存在着“总裁”情节母题复制式发展的趋势。在保有一定拥护群体的基础上,基于商业市场盈利的目的,拷贝在文学市场和电视剧市场验证为成功的“总裁”题材,进行“新瓶换旧药”。而这一繁荣现象,也促使文学作品朝着“总裁剧”愈蔓愈烈。  从社会心理角度看,当现实生活将解决单身上升为“孝道”的时候,当每次家人通话,变为“处心积虑”问候你:“一个人太孤单寂寞”的时候,“总裁”剧作为心灵鸡汤正好灌溉了年轻人对未来的憧憬和幻想。  布景于魔都的《一粒红尘》,剧情上冲撞了台剧《放羊的星星》,均是关于一个珠宝设计题材的职场剧。讲述了出身贫困却极具艺术天赋的女孩叶昭觉,在著名设计师齐唐赏识与帮助下,逐渐摆脱“杂草女孩”成长为一名珠宝设计师,与齐唐收获幸福的故(tao)事(lu)。  

  整个剧情的设定,就是一出有波折但“自有神兵天降”的哈哈剧。毕竟,国内青年大多选择在大城市奋斗,没有了校园的屏障,立于俗世辨清浊已经是一件很辛苦的事,闲暇之余,便需要一个成熟的故事框架和美好的人物形象,反复刺激内心幻想、满足个人欲望,以此获取情感上的缺憾,赢得精神快感。  天平的两端,一个是需求,一个是供给。彼此的吸引,才造就了“总裁剧”的屹立丰碑。  总裁母题的商业运作  追溯源头,“霸道总裁爱上灰姑娘”真正在国内被大家所追捧的电视剧应该是《千山暮雪》。刘恺威饰演的莫绍谦生活富奢,占有欲很强,在女主时时刻刻心惊胆战的眼神中,彰显着总裁气质。加上腹黑、虐恋的元素,这部剧让观众跟着女主的起伏人生一同深陷莫绍谦的霸道而无法自拔。  近年来,以“霸道总裁遇上我,作天作地只爱我”为主要情节的电视剧,被重复刻制、反复播出。代表作有2010 年的《泡沫之夏》、2011年的《千山暮雪》、 2014年的《杉杉来了》、2015年的《何以笙箫默》等。这不仅成为一种火爆的电视剧类型,甚至成为保证各大卫视和视频网站收视率的不二选择。  

  细究此类“总裁剧”,最初源自网络文学,经过改编后,“总裁剧”成为一个畅销市场的电视剧类型,进而固化为“由文学领域的总裁母题向qita艺术领域流动”的模式。刚开始,总裁文并不独指网络文学。后来,随着新兴媒体介入人们的日常生活,扩散影响力,最终使得总裁文成为了一个被大众广泛接受的流派,并助推了电视剧领域“倾斜”于改编版的“总裁剧”。  就电视剧看,暗藏在每个故事中的母题,一般为被多次传播、有爆点的情节、人物等元素。从定义上看,情节母题就是构成故事的单一事件,例如人鬼恋、时空穿梭、美人鱼等,出现在公众视野后,若被频繁应用于艺术创作中,得到市场的青睐和认可,那么,此类情节母题的地位就确立了。  由此推理,总裁母题的成分离不开几大元素,男主出场的标配方式,即张口闭口几千万订单,男女主生命线的交际源自“不打不相识”,而后,女主遭遇绝处逢生,幸得男主莫名的屡屡帮助,正当两人心生暗愫之际,突然发现,彼此间还悬有迷案带揭晓,最终,在层层误解、揪心错过中,终于冰释前嫌,两人日月蹉跎,相守岁月。就连30多亿票房的电影《美人鱼》也是照着这个套路走。  

  当然,这只是狭义上对总裁情节母题的理解。随着社会多样化发展、国际交流的丰富,总裁情节母题不断翻新花样,场景设置从校园到职场,男主身份从总裁到律师、上仙,如《何以笙箫默》中的何以琛,《花千骨》里的白子画,《W两个世界》里的姜哲,都可以理解为“总裁剧”的衍生系列,从而形成陌生的熟悉故事,在商业美学的导向下,轻松夺得关注度。  由此,“总裁剧”作为“产品化”的类型电视剧而存在,按照复制文学中的母题路线,在竞争激烈的市场中,风头不倒。  心之作祟的情感短板  从美人鱼珊珊与地产商刘轩相恋,到W两个世界吴妍珠与姜哲相爱,“霸道总裁爱上我”为现代灰姑娘的华丽转身,打上了强烈的刻板模式,且持续性地为观众的爱情幻想、人生升华幻想注入了不少代替能量。  就像歌词中唱的:“得不到的永远在骚动,被偏爱的有恃无恐”。“总裁剧”的收视率一直保持相对稳定,其背后是“心之作祟”。源自生活的艺术品,如果一定要指出它的孱弱逻辑和苍白剧情,那么在指责前,请先看看,我们自身在情感短板处,是否真的具备屏蔽这类“总裁剧”的基因。  

  潜意识的心理告诉我们,希望得到社会认可、他人欣赏,是天性,希望成为灼灼目光中的主角,是几乎每个人都会私下描绘的脑中图景。  剧中总裁形象大多以男权主义为基础,像捏糯米团子一样,流水线打造帅气多金男,首先带来视觉快感,成为观众私欲窥视的对象。《一粒红尘》中,齐唐一出场,就是听助手汇报“一千万的订单”,西装发型一丝不苟。其次,女性依附于男性。上天安排齐唐遇见叶昭觉,在女主的胡搅蛮缠中,竟对其有着意外的怜惜之意。陷入生活窘境的叶昭觉不但没有“就此别过”齐唐,而是在其庇护下,顺利进去尘世珠宝工作,在诸多事件中与男主从明里碰石,变为暗地擦火花。这样的剧情安排,对观众十分受用。因为这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社会中男性性别优先的秩序,也反映了现代女性的择偶观与婚恋观。  同样的,《W两个世界》中的姜哲,明明是一名运动员,在同年遭遇了家庭不幸,却在若干年后成为了年轻有为的大企业管理者。而后在漫画与现实的命运追杀中,与女主展开了感情脉络。这里,总裁是一种典型的文化商品符号,受众将情感短板和不足投射到电视人物中,在不断消费的同时达到情感寄托的目的。男性观众在完美的人设中,找到人生的前进方向,用虚幻景象鼓励虚拟世界中的自己。女性观众在“杂草系”定位中,找到社会对其的悲悯,然后用剧情中的设定路线,用人物的正能量、用化险为夷的招数,在女主角的平步青云中,填补自身残缺的心灵漏洞。  

  《一粒红尘》的主创团队希望这部剧以人物为镜,传递作品的励志主题,让观众重拾奋斗和生活的信心。但笔者认为,“总裁剧”给予人的情感补救,大于官方所赋予的社会意义。  套路之深的同质尴尬  看多了类似的剧,让人容易被xinao,也容易陷入同质化窘境,使剧情缺少惊喜。就比如现在我们返回头去看《流星花园》一样,最初的青春记忆不会变,变得是对人物和剧情的那份惊讶和喜欢。如果拿出同样的剧情,除非主角的颜值够炸,故事线索更能有噱头,否则,相同的戏路只能吸引新兴成长的小朋友,而巩固不了心智逐渐成熟的青年。  泰国的《美人计》、墨西哥的《意大利新娘》、美国电影《五十度灰》,这些口碑不错的总裁剧,倒是在前人开辟的道路中,走出了新的花样。  反观国内,《锦绣缘华丽冒险》《克拉恋人》倒是用最极致的手法,反复刺激观众情绪,但这种过犹不及的手法,没有跳出同类花招的范畴,收视率自然不能够漂亮。而如果转换思路,规避同质化,就能收获不俗的评价。韩剧《太阳的后裔》中,男女主角在各方面都实力相当,男二、女二分别于男主、女主不存在利益、家族、情感的牵绊,将爱情放置于维和部队这样的稀缺背景资源中,赢得了良好的口碑。  就像打广告一样,是十二生肖来一遍的恒源祥好,还是巧用话题的杜蕾斯文案好,出发点一样,只是发力点不同而已。  所以,好的爱情模式已经摆在那里,怎样将其呈现给观众,惊喜又有趣,这桩生意不是硬塞狗粮就可以做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