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政通 > 正文

揭区块链职位薪酬:年薪百万是传说 猎头说存在泡沫


政通 2018-04-02 16:54 我要评论

 

(原标题:揭秘区块链职位薪酬:年薪百万只是传说 猎头说存在泡沫)

经济观察报这天中午,31岁的郭杨 (化名)刚开完上午的技术会议,接下来还有七八个小时的技术讨论等着他,难得有时间从工作中抽离出来和朋友吃个饭,一听对方说了句“区块链技术总监年薪150万”,手一抖,碗差点翻了。

他侧耳又听对方重复了一遍,没听错。郭杨是一家大型互联网公司区块链项目组研发总监,2年多时间全程参与了公司最早、最关键的区块链项目,是团队的中坚力量,但他怎么也想象不到自己所在岗位能有如此高的薪酬水平。

据科锐国际的《人才市场洞察及薪酬指南》部分调研报告指出,预测2018年区块链高级研发工程师的年薪将在30-60万,区块链研发总监和产品总监的年薪在100万-150万。《BOSS直聘-2018旺季人才趋势报告》这份报告中称,区块链成为风口之后,圈内不可避免地出现一些挂羊头卖狗肉的蹭风口型岗位,只是加上区块链三个字,薪资便能提升一截,国际中高端猎头公司Michael Page金融服务部门总监Lily Liu认为,现在只要但凡加上区块链这几个字确实工资高,不过存在一定泡沫。

这种泡沫并不存在于大型互联网公司,但郭杨所在公司的区块链团队几乎全部由从内部横向调动而来,大家的薪酬浮动程度都不大。Lily Liu称,随着企业对区块链技术理解越来越深,逐步发现该行业对于顶级技术人才的需求量并不大。

郭杨回想起7年前的自己,彼时距离中本聪首次提出区块链的概念不久。他刚从某高校计算机系毕业进入公司做一名程序员,前两年至少有四个月每天12点才下班,“洗澡时候低头一看,头发掉了黑压压一片”,他不由得摸了一把、始终让他自豪的、比同事更茂密的乌发。

2013年他第一次接触比特币。2013年10月到11月,短短的一个月时间,比特币的价格就从1300元涨到了8000元。Mastercoin(现更名万事达币OMNI)等区块链项目也在2013年成功启动ICO。跟上这波热潮的大量炒币者,成功实现了一夜暴富的美梦。

一夜暴富的神话

“最开始就是炒币,1晚上赚一万块,早上醒了就多了一万块”,郭杨兴奋之余,还建议一个朋友买币,对方所投入的十几万资金,在一年内涨到几十万,还没等退出,却又在一轮低谷下跌到1000多。朋友没卖,觉得反正也没了,一直放到去年,全部涨回来了,赚了几万,一共放了四年。想到此郭杨觉得自己对不起这位朋友。

但总有人因一夜暴富而在币圈成名,他听说90后大空翼当年在数字货币上投下10万全部身家,握住三年,任他涨十倍百倍千倍也不卖,如今那个币翻了万倍,收益过十亿。让郭杨困惑的是,总能从外界听说有人赚得一夜暴富,但自己身边的炒币者都亏了。

2014年,郭杨经历了被称为“全民创业’的互联网创业潮,“2个人就能组一个公司,进个咖啡厅跟人聊天你都不好意思说你不在创业”,国家从政策到资源,更多的向创业和创新者倾斜。

他庆幸于公司周围并没有很多咖啡馆和餐厅,他对高档餐厅不感兴趣,觉得花这个钱和时间不值,去聊那些风口上的创业公司更不值。

尤其到2016年后,区块链开始火起来了,很多人很陌生,但是他已经积累了很多认识,并主动学习区块链技术。

2016年,区块链刚开始从一些山寨币的小范围拓展,成为一个新技术新概念。一时间诸多公司开始布局区块链。2015年,美国传统的银行机构,摩根、花旗等巨头纷纷投资区块链。中国平安、浙商银行、中国邮政储蓄银行等中国的金融机构于2016年纷纷拥抱区块链,BATJ等互联网巨头也相继在区块链上拓展自己的业务版图。布比等创业公司纷纷拿到千万元级别的融资。

郭杨所在公司就是其中一家,该公司当年从各个部门掉配了技术人员组建一支新的团队,打造区块链技术平台,预期是和公司原有的金融部门结合与对接,在金融方面寻找应用场景,做出一款的区块链金融产品。

当下金融被认为是有望成为区块链率先落地的行业,据西班牙桑坦德银行研究显示,利用区块链技术每年能为银行业节省约150亿至200亿美元。具体来说,区块链在金融领域的应用场景包括了数字货币、跨境支付与结算、票据与供应链金融业务、证券发行与交易等方面。

很快公司领导找到郭杨参与项目。作为一种内部人员调度方式,这种聘任并未带来郭杨薪资的大幅增长。而这支队伍也仅有十几人规模,在一个年营收百亿级别、有着数万人规模的大型互联网公司,可以说所有业务部中规模最小的。郭杨称,领导选择他们是因为在技术上有所积累,同时又对区块链保持很高的热情。

但在成功研发了首个金融领域的区块链项目后,他们便遇到了财务方面交易的问题。这也是郭杨一直以来困惑的,“区块链技术为基础的虚拟货币究竟能否作为一般等价物”。

这是当下区块链行业最受争议的问题之一。兴业银行、华福证券首席经济学家鲁政委曾公开称,货币作为一般等价物的特征之一是短期内的价值要相对稳定。比特币存在的问题恰恰短期内暴涨暴跌。如果把明天你的工资在改成半个比特币,就会导致整个社会合约频繁变更、交易没有办法履行,因此短期内币值波动是这种货币能否成为一般等价物的一个大问题。

而中共中央党校教授、国际战略研究院世界经济室副主任、中国青年经济学人陈建奇则认为,比特币是有可能成为国际货币的。它稀缺性决定了其价格将伴随着使用范围的变化而动态调整。从短期来看,比特币经历了从计算机代码逐步演变为准国际货币的过程。

这种争论常在业界出现,目前央行尚未提出任何正式的数字货币发展规划,也未有官方文件进行讨论或规范。中国人民大学法学院、人大金融科技研究中心主任杨东公开对区块链政策监管问题进行解读,他称,目前,世界上主流国家对比特币等基于区块链数字货币的监管政策分歧较大,政策态度可以分为严禁、限制与准许三大类。而资本吸引力强大的国家如美国、英国等发达国家一般准许比特币,对比特币和区块链技术表现出极大的兴趣。

对于这类数字货币能否作为法币兑换,在杨东看来,法定数字货币的技术条件已经具备,但是法定数字货币推行之后,可能带来的对货币体系、经济、金融、社会生活、国家治理等方面的影响,仍然研究不充分。

当下,部分大型互联网公司及传统行业公司在区块链行业的试水,也因为这一不明晰的前景而踌躇不前。

“第一桶金”

这个萦绕在郭杨及所在团队心头的烦恼,恰是袁涛的机遇。袁涛,互联网行业出身,作为一名连续创业者,7年前首次创业便通过p2p项目赚到第一桶金,不同于郭杨,他认为自己既擅长也乐于在风口行业创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