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政通 > 正文

9家金融机构联合起诉河北融投胜诉无果!


政通 2018-04-24 14:41 我要评论

 

据网贷之星了解,时至今日,河北融投数百亿级担保违约危机,仍悬而未决。

在河北融投代偿履约实质性停摆的两年间,受牵连的金融机构债权人从未放弃追偿。在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官网上有关河北融投的18个合同纠纷判决书中,有9家金融机构作为原告发起诉讼,法院均判处河北融投偿付履约。

但令数个债权行颇感无力的是,即使他们集体胜诉,却陷入无法将河北融投作为被执行人、无法处置反担保物的清收僵局。

这一场延续两年之久的爽约,几乎一棍子将河北省境内企业和增信机构集体置于信用缺失的尴尬境地。有银行人士甚至直言“不敢发辽宁的债,不敢放河北的贷”。

或许这样的说法过于偏颇,但目前金融机构已经对河北辖区内的授信企业提高了准入标准,却是不争的事实。

“我眼睁睁看着它从关注到不良”

从河北融投(曾为国内第二大担保公司)所担保项目大面积违约,到该公司被河北省国资委调整管理层、启动内部整顿并暂停所有存量业务,再到十家信托、基金公司公开上书省委要求河北融投履约,最后到河北融投母公司原董事长被正式批捕……2014年末到2017年初,两年多由河北融投担保违约引出的大戏,丝毫没有落幕的意思。

期间穿插过一些不起波澜的小插曲:比如河北省政府曾有过安抚债权方的举措,2015年9月出台《河北融投担保集团风险处置工作方案》,并成立了省级资产管理公司来做为风险处置的载体。但在实际操作中,这个省级AMC可用资金规模过小、处置手法有限,处置方案整体进展缓慢。

正因如此,包括信托、基金公司在内的十余家金融机构连续2015、2016年两年上书陈情河北融投违约引发的重大风险。第二次向政府“求救”的范围更大,还加入了近五年(2011~2016年)累计在河北信贷投放达500亿元以上的大中型股份行,他们都呼吁希望河北省政府能出台“切实可行”的方案。

故事当然没有按照一个正常的“政府出面干预,相关企业兜底”的美好剧本走。截至3月7日,记者拿到的征信数据显示,河北融投对金融机构担保余额为180亿元,其中,对包括石家庄当地银行和多家股份制银行在内的金融机构担保金额超过10亿元。对非金机构的担保金额,未有确切数据,但依据此前媒体报道的河北融投总担保额500亿来看,包括民间融资平台在内非金机构受波及的金额要更大。

为河北融投担保企业融资的持牌金融机构正承受着180亿元的风险敞口,而这风险敞口很大概率正变为实际损失。

“我眼睁睁地看着这笔贷款从关注到不良。”某股份行内部相关人士直言。该行2015年初发放各类融资户数35户、金额高达6.99亿元,截至2016年10月末,这些担保融资项目除银行方到期收回、更换担保继续合作以外,绝大部分项目已违约形成不良。

更为重要的是,本应对化解包袱起关键作用的、2015年末成立的升级再担保公司和资产管理公司,到目前所起的作用仍不明朗。

“一年三个月了,我个人觉得他们(指河北省再担保公司和资产管理公司)观望情绪比较浓,一不对正常经营的企业通过再担保增信等措施重组转化,二不对“僵尸企业”(停产、复产无望企业)办理资产转让和业务承接。我们去年给政府的上书也说到了这点,但还是石沉大海。”另一名股份行相关人士告诉记者。

债权行清收陷于僵局

截至3月7日,河北省高级人民法院的官网上共有18个涉及河北融投的借贷/合同纠纷判决书。其中有8个诉讼原告为金融机构,分别为两家投资机构、一家信托、四家银行。他们分别为北京融发联尚投资管理中心(一审)、邮储银行(二审)、河北翼康投资有限公司(二审)、渤海国际信托(二审)、建行(一审)、兴业银行(601166,股吧)(一审,两个案子)、光大银行(601818,股吧)(一审)。最执着的当属兴业银行,其最新的一个诉讼于去年7月8日立案,彼时河北融投受债务危机的影响,业务其实已经停摆整整一年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