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名师 > 正文

衡阳县人民医院竟然取代公安机关执法权力 向死者开具“跳楼自杀”诊断!


名师 2018-05-26 21:12 我要评论

 

我父亲于2016年9月14日凌晨2点多,在湖南省衡阳县人民医院第二住院楼四楼公共走廊的窗台上坠楼身亡(该住院楼曾多次发生坠楼事件)。死因不明,没有人报警。医护人员没有及时发现,也没有及时抢救,没有监控设备证明他是怎么死的,自杀还是他杀抑或是意外坠楼?医院却“诊断”我父亲是——自杀!这是没有丝毫根据的事。父亲因患慢性肺阻塞多年,入住衡阳县人民医院四内科,该病不是什么要人死亡的绝症,我们家庭关系很和谐也很温暖,因此,父亲对生命的向往一直很积极。父亲坠楼的前一天晚上六点,我给他打电话并告诉他,我14日早上从北京回衡阳陪他一起过中秋节。父亲很开心我回来陪他过节,并说要我从北京给他带需要的药,这表明,我父亲在积极治疗自己的病情。这样一个积极追命生活质量的人,何谈会自杀?医院“诊断”为自杀简直是滑天下之大稽!在9月14日凌晨三点多,我突然接到值班医生的电话,说我的父亲从医院住院楼的四层公共走廊的窗台上坠楼了。我们一家立即赶回衡阳,再见到父亲已是在衡阳县殡仪馆,父亲的身体已冰冷,双眼无法闭合。

我不相信父亲的死是因为自杀。在我向人民医院反映的过程中,医院对于医院管理制度上、硬件设施上的问题和缺陷一概予以否认,并不予以补救和整改;医院管理人员对于我的依法合规解决问题的态度予以轻视和怠慢,互相推诿卸责;医务部工作人员一个唱白脸的消极回避我,一个唱红脸的故意激发我和医院对立的矛盾。来来地登门造访,按照正当途径解决问题,却被医院来来转圈,从起点回到原点。我感叹:没有一滴雨会认为自己造成了洪灾!我要对衡阳县人民医院漠视生命,践踏医德和流氓卸责进行控诉。死者为大,安葬事重。我们全家压抑着悲痛,按照当地习俗为父亲举行了五天葬礼并办理人事和民政的一些手续。

9月21日,我去衡阳县人民医院找医务部,希望对我父亲坠楼的真相以及医对我父亲坠楼以后不作为的态度讨要说法。医院安排医务部副主任王荣和我见面。从这一刻开始,衡阳县人民医院开始呈现了该医院长期以来管理上的混乱、长期以来的推诿卸责、管理人员医德的沦丧、素质低下、对国家法律法规的践踏和漠视。医务部副主任王某态度专横,此人素质与其岗位极不适应,是该院专门用来对付医患纠纷的马前卒。我通过其向医院表达了我的几点想法:第一,我父亲住院以来就是一级护理,按照护理要求医护人民应该每小时对父亲进行巡房,按要求尽护理义务。可是父亲坠楼时,医护人员没有第一时间发现,是父亲的陪护和病友发现并通知值班医生和护士。

我父亲的陪护要医生护士给予及时抢救,医生并没有给予诊断和抢救,仅仅是下楼看了一下,就说不用救了,然后就回办公室了。我们认为医院在护理过程没有尽到义务,并且在我父亲坠楼后没有及时施救和报警。第二,我父亲是从人民医院第二住院楼四层公共走廊的窗台坠楼到一楼地面。该窗台没有任何防护设施,而且窗户敞开,极易发生人身危险。人民医院在公共场所的窗台,出于对患者的保护应该安装防护设施。尤其是我父亲坠楼的病房楼已经发生多次坠楼事故,匪夷所思的是人民医院漠视生命,视若无睹,就好像多次坠楼事件从没有发生,没有做过任何补救措施和安装防护设施。第三,我父亲坠楼在医院公共场所。

人民医院对其场所内人员负有安全保障义务,我要证明人民医院是否履行了安全保障义务,向人民医院索取监控录像。我父亲家庭和谐幸福,不存在任何理由去自杀跳楼,我需要了解我父亲生前的最后时刻到底发生了什么,他到底是怎么死的,为什么会发生坠楼。第四,我父亲坠楼后医院工作人员为什么没有报警?针对以上几点请人民医院给予说法和解决措施”。王荣听了我的讲话以后,就说出去找院长龙华转达我的想法。很快,王荣就回来和我谈话,说代表医院和我讲几点:“我代表医院和你解释四点。第一,关于护理义务,医院认为自己尽到了。第二,任何法律和行业标准都没有要求病房楼必须安装防盗网等安防设施,人民医院不必为没有安装防护设施而发生坠楼事件负责。第三,监控设施有死角,涉及到隐私,所以没有监控,不能说医院有责任。第四,你们家人说不要报警。

以上是医院对你父亲坠楼事件给予的解释。”我看王荣并没有问我针对他们的解释我有什么不同意见,他替我转达给领导的意思。我就说“医院如果觉得自己没有责任,请你转告一下龙华院长,作为死者家属,我想和他见面谈一下。”仅此一句,王荣居然说:“亏你还是学法律的,你这个要求太过分了!”我怎么也不明白作为死者家属按照医院流程提出来和院长见面这么一个正当请求为什么会过分?于是我说:“将心比心,换位思考,如果你家里父母小孩也出非正常事故了,找医院见院长应该也是情理之中吧!”代表人民医院负责接待我、身为医务部副主任的国家公职人员的王荣这个时候开始发飙了:“你这话过分了啊,你把我一家人都给骂了,。。。”我一再赔礼道歉说对不起也不能让他安静下来,他开始骂骂咧咧,情绪激动了。我很奇怪,我这个死者家属到医院正常协商解决问题,怎么就这么难,我父亲在医院非正常死亡,我都没有在医院发脾气,打骂医院工作人员,破坏医院财物,影响医院正常工作。接待我的医务部领导居然对我气忿忿的发脾气了,开了眼界,莫名其妙!

无奈之下,我选择放弃和他沟通,直接去院长龙华的办公室和他进行沟通,毕竟是一把手,我已经进入他办公室,谈了大约20分钟,他说安排医院主管副院长邬家和与我协商。以为事情会顺利了,毕竟有了院长的表态,事实上,我太幼稚了,我一直在等邬院长和我联系,一直没有消息,无奈之下,我和医务部莫主任联系时,我发现我联系不上医院任何人,我通过熟人取得邬家和副院长的联系方式,他告诉我:“我只负责医疗事故纠纷,坠楼应该属于后勤,应该找别的院长,你去找医务部莫主任和王荣主任”。医务部工作人员又不见我。万般无奈之下,9月26日上午我在医务部坐等莫主任和王荣主任,他们一上午就是没有出现。中午下班医务部一个女同志说替我反映我的情况,然后再通知我。无奈之下我只能离开,下午女同志电话我:“院里领导开会决定,我反映的情况双方意见不统一,建议我寻求其他解决途径。”没有一滴雨会认为自己造成了洪灾。当一个恶行产生的链条足够漫长,长到处在这个链条每一个环节的人都看不到这个链条的全貌,在灾难发生时,这个链条上的每一个人似乎都能沉默得心安理得。

我今天向媒体控诉湖南省衡阳县人民医院的管理人员医德医责泯灭,无德无良,请求只有二个:第一:人民医院能够在屡次患者坠楼事故中汲取教训,举一反三,对医院的安全隐患逐一排查,特别是门窗的安全防护加强修缮和公共场所的监控设施加强布控,在非正常死亡事故发生后有一个妥善完整的预案并加强落实。第二:由于医院管理层对患者生命安全的重视没有真正落实到具体行动上,主体责任没有真正落实到最小工作单元,在同一栋住院楼多次发生坠楼事件后医院管理层不知整改不思悔过,甚至对死者家属的正当维权置之不理,推诿卸责,医院内部互相推诿扯皮。我请求党委和政府各有关部门能够彻查追责,追究有关单位和相关责任人的相关责任,让逝者得到安息,给死者家属新生的希望和合理的交代!死者之子:李浩二〇一六年九月。

转自http://www.hb-yongfu.com/ts/989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