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婚恋 > 正文

“伊斯兰国”刚从摩苏尔败退 这个民族又想建国了


婚恋 2018-01-08 04:18 我要评论

 

埃尔比勒市一家工厂印制着库尔德旗帜。(新华/法新)

“公投的日期仍是9月25日。不会改了。”

这是伊拉克北部库尔德自治区主席马苏德·巴尔扎尼的高级顾问霍希亚尔·兹巴里,12日与美国国务卿蒂勒森通电话之后,对路透社记者做出的表态。蒂勒森在电话中希望库尔德自治区政府可以推迟独立公投,因为此举可能会影响其他更为重要的事情,比如打击极端组织“伊斯兰国”。

但这场独立公投,可能是库尔德人——这个在中东漂泊了3000年的民族,离自己独立建国最近的一个机会。

“我们不做伊拉克人”

1988年2月,时任伊拉克领导人萨达姆下令对库尔德地区使用化学武器。在飞机发射的含有芥子气和神经毒气的导弹中,许多库尔德村庄就此从地图上抹去了印记,18万库尔德人因此丧生。1991年,萨达姆再次使用飞机、坦克和毒气对库尔德武装发起了攻击,并将其彻底击败。多达200万伊拉克库尔德难民因此背井离乡,跨过边境逃往土耳其和伊朗避难。

1991年,约200万伊拉克库尔德难民逃离到伊拉克和土耳其的边境地区,等待人道主义救援

有学者认为,萨达姆也许不能算这场种族屠杀的元凶,但库尔德人却不这么想。当时6岁的吉拉尼对媒体表示,他至今仍记得返回伊拉克得到第一个消息:父亲死了。“是萨达姆杀了他。直到今天,我们都不知道他为什么被杀。”吉拉尼回忆说,“大概两个月后,我们被通知去取回遗体。他们还收了我们子弹钱。”

库尔德人甚至将那场惨剧绘上了壁画,以示铭记。库区的街头四处可见迎风飘扬的库尔德旗帜,但却没有一面伊拉克国旗,因为它在当地早已遭禁。“就是在这面旗帜下,他们毁掉了我们的国家,我们的人民。所以我们将它换下来,挂一面新的旗帜。”库区政府总理内奇尔万·巴尔扎尼(马苏德·巴尔扎尼的侄子)说。

“你若不清楚我们的过去,就永远不会读懂我们对于未来的渴望。”许多库尔德人都这么说。“我们不信任阿拉伯人。同样的悲剧很可能重演。这就是我们说,库尔德人应该拥有自己的自由国度的原因。”

2016年3月,伊拉克杜胡克,库尔德武装201名女兵完成学院军事训练,参加毕业典礼。(资料图)

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准备进行独立公投的计划是今年6月初正式公布的,当时伊拉克政府军、什叶派民兵和库尔德武装解放伊拉克北部重镇摩苏尔的战斗还在激烈的进行中。但是,所有人都知道,解放摩苏尔其实只是时间问题,IS很快也将不会是伊拉克国内各派别将要面对的主要问题。

反过来说,伊拉克库尔德人与阿拉伯人之间的矛盾,将会再度浮出水面。

ISIS“黑潮”褪去后的真空

库尔德人在中东地区的分布情况(资料图)

库尔德人是中东地区除阿拉伯人、波斯人、突厥人之外的第四大民族,总人口超过3000万。但是,这个中东最古老的民族之一,却一直未能实现独立建国,而是分散聚居在土耳其、伊朗、伊拉克、叙利亚、黎巴嫩、阿塞拜疆和亚美尼亚等国。

由于长期试图建立独立的库尔德人国家,上述国家长期对本国境内的库尔德人都采取了相对高压的防范措施。但2003年伊拉克战争结束后,萨达姆政权被推翻,库尔德人在伊拉克北部建立了库尔德自治区,并在外交、军事、财政等方面具有较大的权力,俨然已成为一个“准国家”。

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资料图)

但即便是这样,库尔德人仍在在一些地区与伊拉克政府存在争议,这其中就包括伊拉克重要的石油产地基尔库克。巴格达的中央政府和库尔德自治区从基尔库克油田的不同油井中抽取原油,而这些油田横跨各自的控制区域。

2011年,极端组织“伊斯兰国”在中东乱局中逐渐兴起和壮大,很快渗透到很多中东国家之中,中东地区的地缘政治格局被改写。伊拉克政府军在与极端组织的战争中不断战败,丧失大片国土,库尔德人则趁机占领了基尔库克及其周边一些地区,并拒绝将这些地区交还给伊拉克中央政府。

伊拉克民众庆祝摩苏尔全城解放(视觉中国,资料图)

可以说,在悄然之间,伊拉克中央政府与库尔德人之间的势力呈现出此消彼长的局面。这直接导致了一个结果是:在摩苏尔解放战中,伊拉克政府军不得不与库尔德武装和伊朗支持的什叶派民兵合作,并在国际联盟的持续空中打击支援下,历经数月才最终将这座伊拉克第二大城市夺了回来。

而还有一个可能让库尔德人看出伊拉克中央政府没什么能力的事情是,土耳其军队曾以打击恐怖组织为由越境进入伊拉克,结果伊拉克政府只是抗议了事。事实上,直到摩苏尔解放,土耳其人依然赖在伊拉克境内不走。对此外界更多的猜测则是,土耳其人不愿意看到库尔德人继续坐大影响到本国局势,为此提前布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