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婚恋 > 正文

人性丑陋《白鹿原》:俯仰天地,荡气回肠


婚恋 2018-02-02 19:08 我要评论

 

《白鹿原》:俯仰天地 荡气回肠

自信平生无愧事 ,死后方敢对青天。

2016年4月29日晨7:40左右,著名作家茅盾文学奖获得者陈忠实,因病在西安西京医院去世,享年73岁。陈忠实走了,带走了中国文人的风骨和棱角。

陈忠实著作《白鹿原》被陈忠实称为“死后能放在自己棺材里当枕头”的书,海外评论者梁亮指出:“由作品的深度与小说的技巧来看,《白鹿原》肯定是大陆当代最好的小说之一,比之那些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小说并不逊色。”

陈忠实,趟过历史的长河,站在黄土高岗上,秉持着文人和史人的良心,用洞察史实的锐利,以悲天悯人的情怀,为我们留下了《白鹿原》,这部著作观照着我们的灵魂,这部著作必将成为我们民族灵魂的一面镜子。

今年的四五月份,我们的电视人,心怀对陈忠实、对《白鹿原》著作的一份恭恭敬敬,捕捉、汲取着白鹿精神,同样,用他们的良心和责任,为我们捧献出电视大剧《白鹿原》。虽然个别人物形象有争议,但是瑕不掩瑜,从总体来看,出品人没有造作和敷衍,一个个鲜活的形象从书本里走了出来,从白鹿原上站立起来。

电视剧《白鹿原》和原著一样,必将成为经典。

陈忠实的《白鹿原》具有史诗气质,剖开了中国人曾经有意无意遮蔽的惨淡人生。

《白鹿原》描写的是陕西渭河平原50年变迁的雄奇史诗,一轴中国农村斑斓多彩、触目惊心的长幅画卷。约50万字的长篇小说,从清末民初写到1949年中国大陆解放,跨越了旧民主主义革命到新民主主义革命这两个历史阶段。

很古很古的时候,这原上有一只白色鹿……白鹿跳过,麦苗忽地窜高了,一下子毒虫猛兽全都悄然毙命了……半世瞎眼的老汉睁着光亮亮的眼睛端着筛子捡取麦子里混杂的沙砾,歪嘴的丑女儿变得鲜若桃李……

那么,作者陈忠实先生在著作中苦苦经营,朱先生、白嘉轩、鹿兆鹏和白灵苦苦追寻的白鹿究竟是什么、究竟在哪里呢?这是一个需要整个民族思考的问题,这不仅仅事关修身立业,甚至关乎民族的兴衰。

白灵,白鹿精灵。

母亲生她时“头顶有一声清脆的鸟叫”,“一只百灵子正在庭院的梧桐树上叫着”,白灵的生活道路不同凡响。

陈忠实笔下,白灵就是白鹿精灵的化身,不仅长得美丽动人,纯洁可爱,她还有着新生的思想,对生活充满热情,勇于追求真理和爱情。在她身上存在着一种反叛精神,那种誓死也要追求自由与理想,反抗强权与专制,为了正义事业义无反顾。

正是父亲的溺爱和骄纵,也培养了白灵“不像个女子”的叛逆行为:她逃脱了缠小脚的命运;成为本村学堂的第一个女学生;上茅厕像男生一样调戏教书先生;写信解除婚约,彻底摆脱了白鹿原的束缚,与兆海私定终身;

在残酷的战争年代里,她选择了和她有相同人生目标的鹿兆鹏,从假扮夫妻到深深相爱,出生入死,坚持敌后工作;

白灵积极投身于南梁革命根据地,到了根据地,以自己最大的热情和才华给根据地带来欢乐和笑容的时候,等待她的不是光明的前途,不是理想的实现,而是被自己的同志活埋,死于党内肃清运动。

她的死是令人悲痛的,一切的言语都无法形容这种悲痛。什么是悲剧?就是美好的人和事物被毁灭。

白灵的被毁灭令人心悸。

朱先生是白鹿原上的圣贤,也是白鹿的化身。

朱先生临死时,他已预知自己即将离去,便一套白衫的他坐在椅子上,让他妻子为他找头上是否还有黑发,结果只找到最后半根,妻子说“你成了一只白鹿了”。他向妻子告别后,当他来到前院时,妻子朱白氏忽然看见前院腾起一只白鹿,掠过房檐,飘过屋脊在原坡上消失了。

朱先生的一生是传奇的一生。他和小舅子白嘉轩闯清兵大营,凭借一张口,使清朝巡抚二十万兵勇退却;原上许多人靠种植鸦片发家致富,朱先生悄然无声走下田地,用牛犁铲除烟苗;灾年饥民流离失所,他赈灾放粮,带领官员向灾民下跪;抗战期间,又不顾个人生死,要求奔赴前线杀敌。

因为洞察历史、参透了世事,朱先生料事如神、未卜先知。

朱先生死前就算定了要被人揭墓,所以不装棺木,也不用砖箍砌墓室。整个墓道里只搜出一块经过烧制和打磨的砖头,就是封暗室小孔的那一块,两面都刻着字。

果不其然,文革时期,一群造成派小将们掘开了朱先生的坟墓,在墓中发现一块砖头,上面刻有“天作孽,犹可违;人作孽,不可活”的字样,小将们气极,把砖头摔在地上,砖头破开,发现里面又有一行小字:“折腾到何日为止。”

朱先生身上所体现的圣贤气象,十几年来中国文人崇尚的士大夫精神。

作为中国传统社会传承儒家文化与人文信念的核心人群,“士大夫”群体是以其独特的价值观和自觉的实践精神,影响了中国社会两千多年的。这两千多年,“士大夫精神”虽经历了几多流变,但却有一个贯穿始终的、不变的精神核心,那就是“道”,就是“士志于道”。

士志于道,心忧天下。真正的有骨气有良心的文人不仅自身富贵不能淫,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还需要坚守道德理想,追求高尚人格,承担社会责任。为天下立心,为生民立命,为往圣继绝学,为万世开太平。

仁字当头,义薄云天。

一个时代要垮掉,精神坍塌是先兆。白嘉轩,渴望用祠堂凝聚人心,用乡约营造忠信仁义,缔造一个仁义白鹿原。

白嘉轩作为一族之长,他带领族人往前奔,体现出敢于反叛、秉持正义、光明磊落的一面,同时,他是一个儒家传统文化的继承者和维护者,强调规矩和规则,这有着姐夫朱先生的影响,也是因为他个人根深蒂固的思想文化传承。

鹿兆鹏是最早的叛逆者。

他继承了家族文化传统中冒险、求新的精神,这使得他的性格中有着与生俱来的不安分。所以,当时代的新思潮在白鹿原上涌起时,他便必然接受。

他对传统文化的反叛,并不象其父那样出于个人恩怨,也不象劳苦大众那样出于压迫越深反抗越重的斗争法则,因此,他的反抗斗争就显得更加高尚,鹿兆鹏是中国共产党取得胜利的力量所在。

白鹿灵辞渭水陂,荒原陌上隳宗祠。

旌旗五色凫成隼,史倒千秋智变痴。

仰首青天人去后,镇身危塔蛾飞时。

奇书一卷非春梦,浩叹翻为酒漏卮。

范曾先生读罢《白鹿原》,即赋七律一首并附言:“陈忠实先生所著《白鹿原》,一代奇书也。方之欧西,虽巴尔扎克、斯坦达尔,未肯轻让。甲戌秋余于巴黎读之,感极悲生,不能自已,夜半披衣吟成七律一首,所谓天涯知己斯足证矣。”

*此《白鹿原》非彼《白鹿原》

《白鹿原》电视剧演到这里,不能不说这不是我看过的那部小说。主要线索似乎没偏离轨道,但怎么就感到离小说越来越远了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