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婚恋 > 正文

凉山州法院的潘登、杨发蓉、董永亮法官,你们杀了我父亲!


婚恋 2018-04-21 00:01 我要评论

 

  凉山州的潘登、杨发蓉、董永亮法官:  很抱歉,我无法在你们的名字前面加上“尊敬的”三字!  面对父亲的遗像,我饱含泪水和悲愤,写下如许文字,发布在网络之上。  父亲弥留之际,用微弱的声音再次叮嘱我:“孩子,不管这个世界绝望到什么程度,你都要坚持做善良的事”。是的,父亲知道我悲凉!愤懑!绝望!为了我,在弥留时刻,依然不忘告诫我坚持做个善良的人。一个坚忍、正直、善良,最后贫病交加,生不如死的老人就这样离去了!确切地说,他是被你们给变相杀死的!   你们的枉法判决,致我负债累累,被追债、被殴打、被火烫,家无宁日,累及亲友,终致妻离!子散!父亡!  你们披着法衣,坐着法椅,捧着法条,高居法堂之上,却干着无法无天的勾当。朗朗乾坤下,你们选择与人渣败类为伍,昭昭烈日里,你们坚持为黑恶势力背书。睁眼看看你们漏洞百出的判决书吧?DocID=a7a0dc35-e3f2-4259-9083-3e43b006f771&KeyWord=%E7%BD%97%E4%BE%A3%E6%97%A6)。这里面都写了什么?这里面有正义吗?有公平吗?有良知吗?没有!那有什么?有你们的无耻下流!有你们的铁石心肠!有你们的龌龊肮脏!试问,你们判我败诉的所谓事实哪一桩是真实存在的?除了杜撰你们能拿出证据吗?你们所写的判词哪一句经得起推理?除了栽赃陷害又能说明什么?我用《抗诉申请书》的形式(详见附件),对你们的判决逐一进行驳斥并发到网络,如果你们有胆,可以在网上对我进行公开批驳。我们把各自的证据全部摆到网上,让天下人来辨别其中的是非曲直。请问你们敢吗?请问你们经得起阳光的曝晒吗?如果可以,我随时恭候你们!  你们这些制造人间悲剧的魑魅魍魉,在铁证如山的事实面前,为了不可告人的目的,捏造事实,无中生有,断章取义,藏头去尾,移花接木,指鹿为马,颠倒黑白,正可谓施尽百般手段,耍出千种心计,目的只有一个——判我败诉!不知你们和黑恶势力之间究竟有多少利益输送,以致你们良知泯灭!   泪血洒于途,仇恨藏于胸。为洗清白,这二年多来,我辗转奔波于四川省各级法院和检察院之间,娄底到西昌,来回四千公里,我不知走了多少趟。忍饥挨饿,荜路蓝缕,各级官员们,不是推脱就是拖延,让人欲哭无泪。去年7月,我按照四川省检察院的指示,把《抗诉申请书》呈送给了凉山州检察院,但8个多月过去,迄今没有任何音讯。其中苦楚,谁人知晓?  一张判决书,毁我三代人!你们的判决让我直接经济损失500万以上,500万对你们而言只是一个冰冷的小小的数字,但对我这样的普通家庭而言,确是倾家荡产!然后妻离!子散!父亡!逝者含冤长眠,生者黑暗无边。  苍天,大地,请告诉我——  我该如何洗刷我的不白之冤?!  我该如何挽回分崩离析的家庭?!  我该如何告慰父亲的在天之灵?!  万能的网友,请告诉我,我是否将以卑微之躯,化作照亮人间悲苦的流星,换取人间更多的公平正义?!  此刻,我唯有祈祷万能的主,举起正义之鞭,狠狠惩罚你们这帮恶人!  蒙冤者:罗/侣/旦  2018年3月21日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