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婚恋 > 正文

知豆等公司拖累上市公司业绩 被吉利汽车剥离


婚恋 2018-05-17 16:53 我要评论

 

“知豆们”被吉利汽车剥离

  “之前提及是要由第三方接手,不排除先由吉利控股接盘,等待合适时机,再由吉利控股出售转让给第三方”

资料图。资料图。

  法治周末记者 沈佳苗

  2015年表现亮眼的知豆电动车公司如今成了被出售的对象。

  近日,吉利汽车对外公布了有关出售浙江康迪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康迪)及知豆电动汽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知豆)之股权的公告。

  根据上述公告内容,吉利汽车与吉利控股订立总体出售协议,出售康迪及知豆之50%及45%权益予吉利控股,总代价为人民币1346486590元(其中,人民币725412590元及人民币621074000元分别用于康迪出售事项及知豆出售事项)。

  对于此次交易,吉利汽车在公告中表示,作为本集团持续提升股东价值之策略之一部分,本集团计划巩固及增加其产品组合,并透过专注于相对高端汽车进一步提升品牌形象。

  这次转让颇让业内人士感到诧异。因为今年6月,吉利汽车发布的公告称,该公司已与一名独立第三方投资者签署框架协议,拟出售其所持有的知豆汽车股权,但现在吉利控股代替了第三方投资者,接盘吉利汽车持有的知豆和康迪的股权。

  拖累公司业绩是出售主因

  公开资料显示,康迪及知豆的主要产品为低端电动汽车(该等电动汽车一般速度较低、充电范围较狭窄且技术较低端,因此售价亦较低)。

  知豆由浙江吉润及上海华普(吉利集团控股子公司)与新大洋机电集团、金沙江创业投资公司三方合资成立,吉利占有45%的注册资本。

  而康迪由上海华普国润(吉利控股子公司)和浙江康迪车业有限公司分别持有50%的股份。

  事实上,此前吉利汽车与知豆、康迪的合作取得了很好的业绩。公开数据显示,康迪在2015年电动汽车销量超两万辆,知豆同期销量6000辆。

  变动发生在国家及地方有关补贴政策的调整期。

  吉利汽车在出售股权的公告中指出,“于中国发布之有关补贴资格及免税之近期政策对康迪和公司及知豆和公司之产品组合不利,并对2016年之财务表现产生负面影响。”

  深圳中为智研咨询有限公司研究员刘武喜表示,康迪、知豆两家公司受国家补贴政策影响,难以拿到国家及各地方政府的合理公平补贴,导致康迪、知豆两家公司的电动汽车产品市场竞争力较弱,且未来充满不确定性。

  “其次,康迪、知豆两家公司近期财务亏损严重,若不尽快处理,将牵涉到吉利汽车的整个财务状况,影响上市公司的业绩。另外,吉利汽车通过技术及生产经验积累,已向高端方向专注发展,尤其是吉利帝豪EV系列,而低端电动车代表康迪、知豆品牌不符合吉利汽车的战略发展目标方向。”刘武喜说。

  从上市公司数据来看,康迪今年一季度净利亏损约4871万元,知豆同期亏损约8887万元。而吉利新能源的中高端产品销售成绩却在提升中。和吉利帝豪EV 5月销售千辆的成绩相比,吉利帝豪EV 5在6月销售也有1334辆。

  而在中投顾问新能源汽车产业链研究员李宇恒看来,现吉利汽车转让股份主要因为吉利汽车认为这两家公司生产的电动汽车相对低端、售价低廉,与吉利希望提高高端汽车品牌形象不符。

  “文字游戏”

  对于吉利汽车突然变换接盘方的原因,刘武喜认为吉利汽车做了个“文字游戏”。

  “吉利汽车针对转让康迪、知豆两家公司股权事宜,肯定开出了相对苛刻的条件,在没有找到合适的转让对象时,吉利汽车不可能随意出售。只是在等待时机而已,毕竟康迪、知豆两家公司有其内在不可忽视的价值。”刘武喜告诉法治周末记者。

  李宇恒认为,现在之所以由控股股东接手,主要还是看好康迪和知豆的未来发展前景。

  “康迪、知豆两家公司的电动汽车主打中低端市场,特别适合中老年人代步,其市场潜力非常巨大,假如政策放宽,市场发展空间广阔。”刘武喜说。

  数据显示,康迪熊猫在四五月份再次出现增长,销量最高值出现在6月,高达4670辆。吉利知豆车型也在5月销量恢复至1071辆后,6月销量继续上升至2363辆,实现大幅增长。   “之前提及是要由第三方接手,不排除先由吉利控股接盘,等待合适时机,再由吉利控股出售转让给第三方。”刘武喜说。

  吉利汽车对“知豆们”持观望态度

  “这次转让行为最终落实的可能性较大。”千讯(北京)信息咨询有限公司雷红生对法治周末记者表示。

  雷红生指出,因为供吉利选择的接手方少,康迪、知豆必须被具有汽车生产资质的企业接收,才能生产和销售新能源汽车。而目前市场上具有汽车生产资质的企业,几乎都进入到新能源领域,没有合适的买家,只能由控股股东来接盘。

  刘武喜认为,此次行为属于内部交易,无所谓什么条件,都是“自己人”,转让条件基本不存在,因此这个转让关键问题的难点可以说基本已解除。

  “除此之外,吉利控股又可以等待外部环境时机变化选择转让与还是继续持有,保持主动地位,但又不影响上市公司吉利汽车的财务业绩。”刘武喜说。

  “这次转让不会对吉利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造成太大的影响,因为此次行为属于公司的‘左手转右手’,对公司战略及布局都不会造成影响。”李宇恒说。

  而刘武喜则指出,如果此次一旦最终转让行为成行,吉利汽车将更加专注高端品牌发展,通过集中优势开发高品质产品,形成市场突破,并且取得市场良好口碑反响,实现吉利新能源汽车尤其是电动汽车可持续发展与品牌化发展,站稳新能源汽车高端市场。  “另外,一旦最终转让行为成行,表明吉利汽车对知豆和康迪的新能源业务发展进入持观望态度的阶段。”刘武喜说。

  刘武喜指出,未来吉利汽车不会积极支持知豆和康迪的新能源业务发展,但估计也不会持消极态度,毕竟吉利汽车未来无论是继续持有还是转让,都得让知豆和康迪的新能源业务维持健康发展,尤其不能变为负资产,否则只会损害到自身利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