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婚恋 > 正文

华西村负债389亿 这是怎么回事?


婚恋 2018-05-19 21:27 我要评论

 

华西村负债389亿,这是怎么回事?号称“天下第一村”的华西村为什么背负着这么多钱?这些钱是怎么算的?

消息近日,一篇题为《中国最富村负债389亿 天下第一村华西村到底经历了什么?》的文章在网络上发酵,该文称,昔日的天下第一村,如今也走到了亟需转型的岔路口。截止到2016年第一季度,华西集团总负债高达389.07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8.78%,有息负债245.7亿元。

文章中的数据截至2016年第一季度,显然有些陈旧了,笔者查到的大公国际于2017年7月17日的信用评级显示,华西集团截止2017年3月止,总资产541.26亿元,利润总额为0.55亿元,资产负债率为67.83%,较2016年有所上升。可以说,文中负债情况基本符合事实。

只用资产负债率来评价一家企业所得出的结论必然偏颇,因为不同类型的企业资产负债率相差太多,不足以断言华西集团存在严重问题。但从其净利润总额、资产回报率等核心财务指标来看,文章中所说“走到了亟需转型的岔路口”,主营业务钢铁亏损太多,仅靠金融投资维持表面的盈利,却是不争的事实。

村办企业、村集体经济更需要从“能人经济”向现代企业治理转型,华西村的遭遇对那些先富起来的村极具借鉴和启发价值。一些完成现代企业治理结构的乡镇、村集体企业,都获得了持久的生命力,而一些未完成转型的,可能从此走向凋零。

华西村与所有的“富村”一样,都是源于一个能人,其村办企业、村集体经济的发展壮大都高度依赖这个能人。始建于1961年的华西村,改革开放后在原村书记吴仁宝的带领下,大放异彩,早在1996年,华西村便实现了家家户户住别墅、开豪车、存款千万,成为国内最富裕的村庄之一,号称“天下第一村”。拥有无穷魅力的吴仁宝和他的华西村,不仅征服了中国人,也征服世界头号强国美国。2005年,吴仁宝还作为封面人物登上美国《时代周刊》。

实事求是地说,在企业发展初期,能人经济决策层次单一、能适应瞬息万变的市场运行要求,加上类似老书记吴仁宝这样对市场具有特殊超强嗅觉的“超级能人”,具有快速发展的强大原动力,因此,华西村才得以发展壮大。但能人经济随着企业规模的不断扩张、能人的生老病死等,存在很大的局限性,往往是“成也萧何败也萧何”。

即便是吴仁宝这样的“超级能人”也有犯错的时候,例如,花几十亿元搞出来的320多米高的大楼,每天管理花费就成了华西村的庞大负担。2003年,76岁的吴仁宝将自己执掌42年的华西村最高权力移交给了四子吴协恩,实际上还是“能人经济”的延续。

据悉,华西集团的要职均由吴仁宝家族成员分管,从长期来看,高度近亲繁殖的企业必然削弱其市场竞争力。姑且不论外界对于华西村日趋家族化的管理模式的争议,单从公司治理的角度来说,“家天下”的企业存在很大的不确定性风险。

德国著名的政治经济学家马克斯·韦伯认为,企业的现代理性组织必须具备两个特征,否则它的发展也无从谈起:第一个特征是生意与家庭分离,这一点在现代经济生活中占首要地位;第二个特征与第一个特征密切相关,那就是理性的簿记方式。

从公开的资料来看,包括华西集团等我国一些“先富起来”的村集体经济、村办企业都或多或少存在马克斯·韦伯所说的问题。最典型的莫过于改革开放后全国所兴起的乡镇、村办集体企业,一部分明晰产权后实现了现代企业治理机制,最终实现了发展壮大,例如美的从一家街道办企业成为跨国企业,而转型迟缓的乡镇企业最终倒闭消亡。

现代企业治理制度是公认的理想企业制度,无论是国有企业、集体企业、私人企业都需要构建现代企业治理制度,这也是我国当前国企改革的目标,在这个意义上而言,华西村办企业不仅要谋求产业的转型升级,更亟待“能人经济”向现代治理转型。这恐怕也是与华西村类似的村办企业的必由之路。

中国藏有3个土豪村,农民家家住别墅,被质疑骗局

华西村。位于江苏省江阴市华士镇的华西村是中国最有名的村庄,在已经去世的吴仁宝带领下,华西村的农民家家户户住上了别墅,全村景点达到80多处。2012年,华西村总收入超过524亿。不过,也有很多人质疑,华西村的模式不可持续,这个村子也不像其宣传的那么富有。真相如何,只有村民最清楚了。

南山村。如果说华西村是南方农村的代表,那么位于山东烟台市龙口市东江镇的南山村就是北方的骄傲。截至2012年,南山村村办企业南山集团销售收入超过1000亿。该村村民都有原始股分红,像华西村的村民一样也住进了别墅。当然,南山村也被质疑它的扩张侵害了周边村庄村民的利益。

长江村。长江村隶属于江苏省江阴市夏港街道,该村也很富有,村子下属的新长江集团净资产超过百亿。村里每年都给村民派放各种福利,如别墅、股份、黄金白银等。长江村在全国不算出名,相对低调一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