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婚恋 > 正文

实名举报甘肃省西和县原县委书记周子强等人的贪污腐败


婚恋 2018-05-27 23:50 我要评论

 原文地址:实名举报甘肃省西和县原县委书记周子强等人的贪污腐败作者:每日新闻播曝党的“十八大”以来,习总书记领导的反腐风暴,打虎灭蝇初见成效,可是在我们西和县至今仍无动于衷,广大群众历时七年,几十次上访,冒死实名举报,所反映的问题石沉大海,一次次的转到省里就泥牛入海了,不知被怎么“折道”(摆平)了,今天的西和仍虎狼横行,蝇蚊乱舞。现就以下问题再次举报上诉,请求上级纪检部门给予重视与答复,党中央不是对腐败零容忍吗?不是让腐败分子无藏身之地吗?  一、2008年“5.12”救灾资金,数以百亿计,被我县县、乡、村三级贪官层层贪污,救灾物资大多下落不明,党的恩惠,百姓滴水未沾。我们实名举报多次,至今却无人问津?我们细述了长道镇高谓村九百多万资金被截留贪污,苏合乡老庄村一千多万元资金被贪污,还有稍峪乡王山村,邵山村,姜席镇马窑村,汉源镇孟磨村,石堡乡唐沟村,石堡村、大桥乡赵沟村、西峪乔堡村等等的典型事例及具体数字、证据。但是国家审计署派员和县上打着饱嗝的检察官、审计官对罪证进行了一番精心包装外没有结果,因为他们同流合污与前任县委书记佘东鹏串通一气,佘在灾期为其父大办丧事敛财,灾后身兼33个项目的承办人,权钱交易,大捞了一把,买官卖官,在西和指示公安刑讯上访灾民,调任徽县后派人打伤上访人员多人,自己生三胎超生,还被提升为管计生的副市长。县委书记周子强严重违反中央“八项规定”,配置超标准车辆,无证酒后驾驶造成一人死亡的交通事故,用几个乡镇“集资”的78万元公款和事业编制来安慰死者家属,并用各种手段骗取国家资金。这样的怪事叫永存吗?现在层层贪官织成了一个庞大的贪腐网,互相包庇,订立攻守同盟,大部分罪证被消被毁,但是老百姓心中有一本帐,是永远消不了的。  二、我县从2006年至2012年6年间汉源、十里、西峪、石堡、大桥、苏合、长道、卢河、兴隆、何坝等乡镇数万亩基本农田被非法低价强征、高价出售给房地产开发商赚取了数以几十亿的黑心钱归个人所有酿成无数失地农民流离失所!贪官却发了横财。十八亿亩红线被踩破,“土地公公”(前任王姓国土局长)在三亚、香港游哉优哉!而抗征的农民被抓进监狱,刑讯,拷打,无产阶级专政变成了人民群众的活地狱。  三、贪污、挪用、套取财政几十亿的扶贫资金。中央审计署2013年4—5月份对我县的财政扶贫资金抽查审计了四个乡镇就发现了套取33万元,挪用148.63万元,损失浪费近300万元,公款私存(贪污)1250.21万元。长道镇公示牌的60万元资金下落不明的问题。与此同时全县其余16个乡镇夜以继日的包装,掩盖、伪造、销毁账项证据,准备对付审计的进一步扩大。在美女陪同与金钱收买之下只审计了这四个乡镇就停了,被查人员大事化小,小事化了,不了了之。其余的十六个乡镇的扶贫资金照常落入个人腰包纹丝未归。2013年以前十多年的财政扶贫资金天文数字被贪、挪、占用。骗套扶贫资金的方法无奇不有,在海拔高寒阴湿的汉源镇,无中生有了512亩茶园,厂矿一边办,一边倒闭。厂长,矿长发了。为了逃避责任,财政,城建,水保,民政各局长,扶贫办主任及有关乡镇书记,乡镇长大调动,大调整,使你们今后无处可查,无人可问。国家的财政扶贫资金是全国人民的血汗钱,是党中央对我县扶贫输的血啊!但全部被贪官们占有、私吞掉了。为什么不查了?到现在还以什么“养牛”、“养羊”、“种植”专业户的虚名几十万,百万的冒领,照常贪污。何坝“民旺马铃薯合作社”投入了几亿,实际创了多少效益,这些扶贫款是不是实至名归?小杜的精淀粉厂,花了多少人民的钱,创了多少效益?四、地方财政年年补贴,年年花光,寅吃卯粮,有权有钱的单位及领导人大吃大喝,修楼堂馆所,滥发福利钱物,买豪车,建家属楼。人事编制,卖工作、买官卖官,企改中企业人员大量卖入事业单位,严重超编。地方财政是个无底洞,社保将无法支付,低保月月拖欠、年年挂账,今年七月底兑现的职工调资,在上级的逼迫下,只人均十个月补了206元,其余的不补了。钱到那里去了?苦了百姓,害了国家。为什么无人问津?  五、旧城改造祸国殃民。一期二期强拆强改,制造了大量上访事件,百姓遭殃。至今还有无家可归者在河堤,观山上住石棉瓦和窑洞,而贪官们得到了新楼和商铺。三期是后门拆迁,暗箱操作。制造了两条街道的坑坑洼洼,残墙断壁已五年了。这两条街的百姓苦喊“行路难”。雨天一片汪洋,晴天尘土飞扬,拆迁线因人而异,歪歪扭扭,不像街道,也不知道何年何月老百姓能有“路”可走?花了多少钱?走了多少后门?收了多少贿?贪污了多少?今后怎么办?不该无人问津!  六、每亩地4800元强征,房屋拆迁使李新怀家破人亡,庞映琴无家可归,郑四女财产强埋。如此制造了几十户上访户,而修的路,名字改了四次(过境路、小新路、滨河东路、西路、伏羲大道等)来套取上级资金和世行贷款,但路虽经多次修补,仍是豆腐渣工程。什么橡皮坝残留在半拉子上,无法完工,立项时套取的工程款被贪污,吃喝完了,上级查访时打发几个人在佯动施着工,欺上瞒下永不完工,谁来管?谁来问津?  七、还有惠农资金,截留克扣是常情,上级叫公开,他们不公开,“明白卡”他们不发。“元旦”,“春节”上级发放的一次性生活补贴、低保、五保生活待遇增长、合作医疗、退耕还林、粮食直补。建的沼气池,太阳灶,节柴节煤炉,厕所,猪鸡舍,塑料大棚,菜窖,水井,移动电话,有线电视等上报了多少项目?套骗了多少资金?完成了多少?城乡修打小巷道,动辄几十万的投资,还向百姓集资,大肆贪污,黑幕重重。汉源镇书记张博在5.12救灾款中大肆贪污,还清了600多万的私债,在家中长期聚众赌博,还买了豪车,几处房产,用低保金迟发套息贪污。  八、再就是修梯田,修农路,把工程承包给亲朋好友,收受钱物。结果骗取了上面的资金,以旧顶新,只要村干部盖个章,用假表册把钱领了就行了。所修梯田质量不高,农民来年无法耕种,所修道路损坏严重,有的还向老百姓集资,上级来检查在面子工程上一哄了事,道旁植树知多少?毁坏青苗知多少?又是发了贪官而祸国殃民,还是无人问津!  九.破坏生态破坏植被乱挖滥采。西和地下埋藏着各种矿产,黄金、铅锌、锑等蕴量颇丰。但是近二十年来,丰富的矿产资源并没有使西和脱贫,只是发了几任贪官,造就了几个爆发的大矿老板,当官的入干股分红,县委书记和林业局长入干股都发了大财,官商勾结,掠夺资源。发山洪时晒经乡淌走了好几条人命。稍峪马元萝卜山周围的马河村千亩良田被毁,几千亩林地翻光,村民有被泥石流埋葬的危险。还有堆侵后的氰化物污染使村民没有了干净的饮用水,荞麦、油菜、半夏没有了收成,村民发病率高出全县其他地方几十倍。这样的情况还有卢河乡草关村,稍峪乡牛赵村,十里乡后川坝村,六巷乡上巷村等等。官员坐地分赃,恶霸出身的矿老板发大财,营造黑社会,村民上访屡遭毒打。最近又以整治为名,贪官走后掩埋罪证,关停炸埋了一部分矿坑。谁来问津一下!  十、大兴土木,建楼堂馆所。西和县作为一个国扶贫困县大兴土木,县政府大楼,县委大楼,先后共拆修了四次,武装部大楼,城建局楼,统办楼,法院楼,县医院门诊楼,住院楼,工行楼,汉源镇政府楼,财政局楼,农牧局楼,印刷厂楼等等一大批九十年代后及近年新建的楼都被拆了重建,浪费了多少亿资金,而今县政府新楼宏伟高大,其余人武部,民政局,城建局,司法局,农牧局,工商局,医院,法院,检察院,档案局,地税局,国税局,人大家属楼,还有正在建的公安局等,有权有钱的部门修的富丽堂皇,可惜,高楼大厦中住着不为人民办事的贪官、庸人。每天政府大楼前有访民成群结队。而民生只是贪官们的数字游戏。何人问津?  十一、打压迫害举报上访民众,由于贪官当道,腐败横行,对老百姓的上访怕的要死,恨的要命,对举报上访人员极尽打压之能事。长道镇高谓村祁佩章是个行医47年的老中医,因村干部把他行医47年的村卫生室毁了现在在不足5平米的烂安房中看病,还把村上300多学生的学校搞垮了更有八九百万元的贪污等等的贪污腐败之事,上访反映。结果打压上访的大字报封了门,孙子不明不白的遭了车祸,本人几乎被村支书儿子的车撞死。五次水灾,药物损失了7万多元,且被严密监控。沈珍书因上访被贪官雇佣黑社会8人,全家惨遭毒打,被沈亚明连刺三刀,几乎丧命,又被县公安局多次训诫,拘留,连妻子禄凤英都被拘留十天。中山村李新怀被政府强征了土地,贪官们还雇佣黑社会打手打伤全家5口人,牙齿被打掉三颗,本人被数次刑拘,其弟被打后身亡。更可怜残疾人曾选弟,全家赖以生存的2.4亩地被以1.98亩强征,无法度日后本人上访,截访时遭毒打,被冠以“颠覆政府”的罪名,后又买通省公安厅某人被非法劳教数月,因病才放了。后因上访又被拘留。2014年11月4日,西和县政府纠集警察200多人,政府工作人员300多人,在拆迁补偿严重不公的情况下,以妨碍公务为由将本人非法拘留后,将房屋用挖掘机全部拆毁,砸毁一切财物。赵攒钱被截访后被镇领导人毒打成重伤后又不叫县医院救治,几日后死在了天水医院。县供销社职工杜永兰,因上访被强征了房屋,一家人现无处居住。雷三孟数次刑拘,手机也一次次被没收,还有彭老四,张小建,张补顺等人都因“非法上访”而被多次刑拘。还有马武精,刘升学,马甲儿等因上访都遭毒打。更有甚者,为了截访,省上王三运书记来我县视察时,武警、刑警演练了一月多,全县水洗马路,油刷栏杆,一日卫生一打扫,王书记的车一入西和,沿途百里三步一岗,五步一哨。把乡镇干部派到有上访经历的所有人员家,按重点四人一监控,一般二人一监控,把祁佩章骗押往西安,雷三孟骗押在大桥。严格杜绝上访,王书记也在县委书记形影不离的陪同下在宾馆休息了一下,去何坝镇看了看用数亿元扶贫资金建的骗人的洋芋仓库窖外,再没去任何地方,未见任何人。该项目花费数亿。  十二、计划生育以罚代管,欺上压下。上级在长道,洛峪,十里等乡镇三次暗访,抽查都查出了问题,但都用金钱抹平了。罚收资金天文数字,都被县,乡,村领导贪污,兴隆乡茨峪村村民王硬元向上级反映惨遭乡计生站人和公安局毒打致残,本人是个伤残老兵,却被非法劳教了3年,儿子被判刑,其问题多次上访,县上不处理,还把人一次次的拘留收监。  十三,长道卫生院,真是金钱第一,医术负一,拿着医疗合作当幌子,说不在医院把当年交的钱换成药,第二年自动就没有了,我们去领到的不是过期的就是一些不是常见病的药以还高价来充数,按照贪污走后门在挑选乡村医生,有关系受贿了的一个药店还可以帮助办两个乡村医疗合作点证报两个乡村医生名额,现在领着社会福利连一个药店都不开了,但是却能拿上国家福利待遇,而我们这些人呢,还有一个医院,一百个孕妇去生孩子99.9的是剖腹产,真的现在孩子就生不下来了吗,现在顺产一报销医生见它们的效益率低了,总是昧着良心吓唬人,真是生娃没疼死都给吓死了,一个剖腹产手术就要受贿一千以上。一言难尽。  中华传统美德从小学一年级学到中年,当去生活发现完全不是同一个概念,保持住自己心中一片蓝天。让我们的生活更加美好,感谢习主席。  以上就是西和在贪腐分子的统治下的真实写照。  尊敬的领导,各位网民,西和的这片土地是革命先烈用鲜血染红的。今天老虎吃人没人管,苍蝇吸血最活跃,成为贪官们的乐土,腐败的温床,原因何在?是一把“巨无霸”的大保护伞在保护吧!薄熙来那么大的官,只老婆贪了一两千万而被判重刑,可是西和的小老虎,小苍蝇贪污了几百亿怎么没有人管?这是个多么大的保护伞啊!中央反“四风”的东风吹不进来,“八项规定”的政策落实不了,岂不怪哉?最近苏合乡挪用全乡办公费为张书记买了豪车。反腐在西和成了上级每周查职工考勤,谁迟签个到,旷一天工,通报后就成了反腐战果,可真正腐败不管。全国轰轰烈烈的反腐浪潮在西和只是一些宣传标语,假表册,假典型应付形势。什么“文化长廊”,新农村都是资金倾斜后个别领导用于欺上瞒下的“面子工程”,只要上面来人,深入群众一明察暗访就会真相大白。村上成立了什么监委会三年了,不让工作,不发章,不兑报酬,只是应付上面。老百姓身边的腐败不管。还有西和的公检法,纪检、监察信访部门,只是唯权,唯官、唯钱的摆设和迫害人民的工具。欺骗上级能行,镇压老百姓能行,对贪官们毫无作用,上面来查时对贪污通风报信,对老百姓封锁消息,还有官商勾结,让商人打假借条保护有巨额不明资金的贪官脱逃,还保护贪腐。  因反贪腐,老百姓流血又流泪,被打致死人员的冤魂在促催着我们。我们与贪腐誓不两立,誓死捍卫共和国的社会主义,捍卫人民的民主权利,捍卫宪法的尊严,捍卫我们生命财产的安全,捍卫诚信,不铲除贪腐誓不罢休。盼望中纪委,监察部的“武松”来西和打虎灭蝇,给我们一片蓝天,一方净土。  在共和国的大地上,我们西和是一个孤岛上级的任何运动只是在西和胡乱找几个人坐下照个相就完事了,干部只是编写假会议记录精准扶贫的驻村第一书记有几个常在?我们孤岛求生,孤岛求援。我们不是钓鱼岛,钓鱼岛国家还有主权呢!西和就任由腐败来无法无天了吗?  十乡镇十八村反腐举报代表:  汉源镇南关村:张弟、张志忠、张正忠等  北关村:卢海鹏等  凤山村:曾选弟、王八能、周宝宝、张补顺等  中山村:李兴怀、马武精、杜永兰等  孟磨村:三十八户村民  朝阳村:庞映琴等  黄磨村:刘根喜、刘根福等  长道镇高谓村:孙建、孙北北、孙初十、孙福德、孙备战、孙天仓、孙富选、赵攒钱、祁佩章等全体村民  川口村:沈珍书等  苏合乡老庄村:彭老四、刘生全等二百六十人  西峪乡下坪村:刘苟娃等  乔堡村:雷三孟、杨海全等二十人  上寨村:全体村民  兴隆乡茨湾村:王硬元、王瑞女等  王山村:王海生、王生成、王有平、王爱平、王留生、何芳芳、王科儿、王英哥、吕芳兰、石爱子、魏红霞、何二女、郭水仙、王来虎、王来霞、王风龙、王红红、王彩龙、王麦平、王爱芳、王心补、王金玉、王秀秀、王召成、杜安宁、王芳娟、王二成、王元霞、王进平、王亚青、王亚兵、王根喜、杨爱女、王有龙、王有娥、王三五、王桂兰、王健林、何粉儿、王卫生、王喜全、符示花、王友儿、符连说、王云云、王麻牛、李香会、王莉、王涛、王跟进、符四姐,吕爱霞、王仁卫、王二祥、王根定等224户村民  马河村:马水银、马双儿、刘升学等  石堡乡石堡村:王振修、王振国、铁毛雄、王芳、闫长美等十五人  唐沟村:张萝卜等全体村民  姜席镇马窑村:马斌、马二壮、马贵忠、马林、董月儿、强麦贵等全体村民。  蒿林乡赵沟村:申春理、仇子理、张荣会、柴世荣、柴乖选、柴玉红等。  祁佩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