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名校 > 正文

刑事申诉书


名校 2018-04-09 17:05 我要评论

 

    申请人龚志琴, 女, 身份证号420822197503266866   被告人赵含月,女1997年8月25日生于湖北省沙洋县,身份证号420822199708254921,汉族,小学文化,职业不详,户籍所在地:湖北省沙洋县后港镇孙桥渔场,住湖北省沙洋县马良镇艾店村7组19栋  被告人周艺桃 , 女,1997年5月10日生于湖北省沙洋县,身份证号42082219970510504ⅹ,汉族,初中文化,职业不详,户籍所在地:湖北省沙洋县后港镇孙桥渔场,住荆门市沙洋县马良镇艾店村5组44栋  申请人因不服湖北省荆门市东宝区人民法院(2017)鄂0802刑初293号刑事附带民事判决书的判决,根据《刑事诉讼法》规定已向东宝区检察院公诉科申请抗诉,东宝区检察院公诉科于3月28日上午10点46分电话答复不抗诉。现向东宝人民检察院控申科提出申诉,理由如下:  一.一审判决重罪轻判,量刑畸轻。  两被告殴打我导致①十二根肋骨骨折②胸骨骨折③尾骨骨折 ④肺部挫裂伤伴胸腔积液⑤头皮血肿⑥全身大面积软组织挫伤,挫伤面积达8.27%⑦左侧胫腓骨软组织肿胀。法医鉴定 :一处轻伤一级和三处轻伤二级,还有二处轻微伤,伤残程度九级。我至今左腿踢伤未愈,变天胸部疼痛。两被告手段极其残忍。形成鲜明对比的是两被告毫发无伤。根据最高法《关于常见犯罪的量刑指导意见》,量刑8个月,赔偿5万多元,量刑幅度明显过轻。  二.一审判决认定的原告先动手打人事实是明显错误的。  1.被告周艺桃口供明确承认是她自己先抓住我衣领,先动手打我。在法庭上翻供。  2.被告赵含月讯问笔录是这样描述原告先动手打人:原告拿垃圾桶砸在周艺桃的头部。但周艺桃头部没任何伤。而在11月14日法庭上,被告辩护人江大清律师问赵含月“原告是怎么先动的手?″赵含月答"原告一盆水从周艺桃头淋到脚″(2017年11月14日东宝法院.庭审视频为证),前面口供是垃圾桶砸,后面庭上是一盆水从头淋到脚。5月1日当晚,周艺桃从头到脚都是干燥的。(5月1日当晚出警执法记录仪视频为证,同时120工作人员在现场为证)。同一问题周艺桃口供和庭上回答,风马牛不相及完全两个不同版本。  3·两被告均毫发无伤,沒任何受伤证据。  一审法官“眼盲”竟荒唐认同两被告辩解,给原告扣上先动手打人罪名。原判决第11条"被告人赵含月,周艺桃的供述及辩解,同审理查明的事实一致″。原判决"对被告及辩护人与此相关的辩解和辩护,本院与以确认″。明显是错误的。  三.本案存在造假,歪曲事实。影响案件公正判决。  1.我向办案警察提供了两个现场证人,从侦察阶段到审查起诉阶段再到审判阶段,我一直强烈要求找现场证人调查取证,还原案件真相,却遭到各种阻力,至始至终办案机关未找证人调查取证。本案卷宗里附有一份″证人搬走了″的假证明,团结社区工作人员黄杰从东宝检察院追到东宝法院撤这份假证明,撤不掉。(我提供七个录音为证,已提交东宝法院)  2.两被告原始口供作弊,串供。一审判决却只凭被告口供及辩解完全采信。两被告口供有很多地方编造的非常巧妙,且一致甚致相同。我是当事人,现场事实并非如此,我质疑被告周艺桃在龙泉派出所做笔录,有专业人员引导她怎么说之嫌,两被告串供。我多次强烈要求调取5月1日案发当晚两被告在龙泉派出所做笔录同步录音录相。从5月22日开始,历时近1年,我多次去东宝公安分局信访,甚至逐级信访到国家信访局,强烈要求调取龙泉派出所办理此案相关视频,还原案件真相,纠正冤屈,揪出违法办案者。得不到解决。我请求我委托的律师张莹律师帮忙调取两被告在龙泉派出所做笔录视频及案发当晚出警视频,张律师答,派出所不给。我向律师提出请求东宝法院调取上述视频,律师给出的答复是,“法院说申请迟了”。法庭上,我多次指出两被告做原始笔录存在作弊,串供,影响本案公正判决,多次强烈要求法院调取两被告在龙泉派出所做笔录同步录音录相。周法官置之不理。  3.两被告编造的巧妙且一样的口供举例:比如事实是两被告至始至终都没承认是她们狗子把狗屎拉我门口了,更口出恶言拒绝帮我清理狗屎,口供却很一致的说"九点钟,今天太晚了,我们明天还要上班,我们明天给你清理″。与前面口供"5月1日下午三人商量着趁假期外出游玩″,自相矛盾。第一,五一小长假两被告休假,第二天不上班。第二,九点不晚。自相矛盾的口供编造的一模一样。  再比如她俩打完我,我快不行了,我当时情况非常危急,处在生死关头,迫切需要去医院救治。(110通话记录为证)。我求她俩帮助报警,她们不干,并阻止我和邻居报警。我趁她俩打电话联系人,不注意进自己房间拿手机打110。我是10:02分打的110,电话里我哀求″你们快来人啊,我好难受,我快不行了,在团结街″,110问"团结街哪里″?我说不清楚,又敲开邻居女孩门求助,女孩帮我说清楚"陵园路5号″。而两被告口供却一致编造,“问原告需不需要去医院,原告说不需要,过了一会原告拨打110和120”。我只拨打了110,并沒打120。可能是110在电话里听出,我情况很危急,110拨打的120。错也错的一样。两被告同时隐瞒了阻止报警的恶行。  我所有骨折都是在我求她俩我是尿毒症 ,并把肚子上插的腹透管扒出来给她俩看后,她俩打的。而她俩却在口供里一模一样编造,“知道原告是尿毒症后,就没动手了”。等等。  四.一审判决认定的部分事实是错误的。缺乏证据。  1.原告在荆门一医住院诊断:十二根肋骨骨折,胸骨骨折,尾骨骨折,肺挫伤伴胸腔积液,头皮血肿,全身大面积软组织挫伤,头皮血肿,左侧胫腓骨软组织肿胀。两被告的三次口供,及法庭上只字沒提受害者的十四处骨折是怎么打出来的,特别是构成九级伤残,轻伤一级的十二根肋骨骨折是怎么打出来的。被告只是在口供里避重就轻的交待了冰山一角“把原告掀翻在地,仰面朝上,朝原告脸上扇了几巴掌,腿上踢了几脚”。原告14处骨折,几十处瘀青是从天上掉下来的?两被告对自己的犯罪情节百般抵赖,隐瞒,至今未如实供述自己的犯罪事实,不符合《刑法》自首条件,不能认定为自首。  2.原判决“对被告人及辩护人与此相关的辩解及辩护,本院予以确认″。被告人及辩护人与此相关的辩解及辩护缺乏证据支持,周法官统统照单全收。是赤裸裸的包庇被告。  我笔录陈述和庭上辩解很清楚,是两被告把我拖入房间,关上门,锁上门殴打。逼我跪在地上,不停扇我额头,有侮辱性质,明知我是尿毒症,在我跪地不断求饶下,仍持木凳砸我胸部,拳打脚踹。殴打我长达40多分钟。我从始至终未还手。起因是被告朋友王小偲狗屎屙我门口,长达8个多小时,不清理,我询问了一下,被告赵含月开口就辱骂我,此事本与周艺桃毫无关系,周艺桃出来给赵含月帮忙,周平时心里对我有积怨,借此事挑起事端,泄愤,报复,仗着其哥哥在龙泉派出所,仗势欺人,无理殴打身患尿毒症,手无缚鸡之力原告。被告是完全过错方。在我被打后生命受到危协紧急关头,求助被告帮忙报警,被告拒绝报警,并且阻止我和邻居报警。两被告对弱视人员犯罪,具有殴打侮辱情节,犯罪性质极其恶劣,主观恶性极大,嚣张狂妄,手段极其残忍,依法存在多处从重处罚情节。周法官视而不见。  庭前和庭上,我多次指出本案两个现场证人没取证,被告原始口供作弊和串供,此案歪曲事实,我是冤枉的。应查明。  周法官偏听偏信被告一方,对原告的陈述和辩解置若罔闻,硬给我扣上过错方罪名。  3.原判决“本案因民事纠纷引起,两被告赔偿被害人经济损失,均可从轻处罚”。与案件事实不一致。我笔录陈述的很清楚,周艺桃平时对我心里有积怨,借此事泄愤,报复。5月1日出警执法记录视频可证明,我多次请求调取视频取证,均遭拒绝。原判决只是判被告赔偿我很少的一部分经济损失,还有伤残,精神抚慰金,交通费,外地治疗食宿费一分未赔偿。  4.被告庭上辩解积极赔偿原告医药费,从轻处罚。一审判决支持是错误的。医药费是在案发半年后董煜华市长施压下被告迫不得以才给的。从2017年5月1日案发到10月22日,长达半年,两被告拒不垫付我一分钱医药费。我多次讨要不给。因为没钱交住院费,医院沒给我输过一瓶液,直到45天后出院时我才借钱交的住院费,直到现在我左腿伤未完全愈合。此事荆门一医13楼骨科全体医护人员及同病区病友都可做证,两被告的所作所为引起病区病友及工作人员公愤。为讨要医药费,我去荆门市市政府信访三次,被告一分未给,政府门卫有登记可证明,团结社区部分工作人员也在场可证明。半年后,10月22日,董煜华市长在荆门市信访局二楼接访我,施压″限你们东宝公安分局十天之内,把龚志琴医药费弄到位,否则东宝公安分局自己垫″历时半年在董市长施压下被告才给了1万多医药费。当时在场的有东宝公检法工作人员,荆门市信访局汪主任,沙洋卫计局文局长,纪山卫生院周院长等十几人可做证。  五.王小偲做假证。我是四五百度近视,从2010年10月患尿毒症至2017年11月从未配戴过眼镜,残留一点狗屎,我是绝对看不清的。  六.主审法官违反法律规定,剥夺原告辩论权。  1.11月14日第一次开庭,周法官基本不给我辩解机会,就突然宣告庭审结束。我对着周法官惊讶的说,我该说的话都没说,怎么就结束了呢?周法官说你回去把想说的写好交上来。因为害怕材料交迟了,我草草写了一下,交给书记员。后来回家又认真整理了一份,我写好材料去东宝法院审判大厅交给周法官,周法官拒收,并说“我们不能私下交易,有话说在庭上”。我说:“庭上你不让我说啊″,周法官说,下次让你说个够。我也不知道周法官什么时候会给机会让我说,天天盼着,等了大约半个月,12月4日下午2点37分我给周法官打电话,询问什么时候让我说。周法官说下午3点开庭,你个神经病。开庭这么重要的事,不仅没人通知我,周法官竟骂我神经病。(有录音)。  2.我于11月14日交光盘2张,于12月8日开庭又交光盘2张,共交了4张光盘,而不是判决书所写光盘仅2张。  七.被告致我多处轻伤,手段残忍,犯罪性质恶劣。对我弱势人员尿毒症病人犯罪。应从重处罚,一审判决未体现。  综上所述,申请人认为根据受害者法医鉴定,伤残鉴定,案件情节,一审判决量刑过轻。一审判决认定的部分事实错误。本案办理过程存在造假,歪曲事实。本案许多证据未调取,真相未查清。法官偏听偏信被告一方,对原告所有的辩解陈述置若罔闻。特向贵院提起申诉。此致  东宝人民检察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