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红木 > 正文

汕头潮南一“村霸”恶行乡里 扫黑除恶应作为


红木 2018-03-25 05:28 我要评论

 

中国民生播报网讯:去年,网络曝出一篇《关于请求彻查汕头市潮南区两英镇仙斗村委书记张楚武检举信》的帖子,继而《广东汕头一村官“五宗罪”的谣言应厘清》的新闻源在网络传开,披露了汕头市潮南区两英镇仙斗村委书记张楚武以权谋私、涉嫌私吞扶贫资金和征地款、变卖村集体土地及恶性报复举报人等违法诸多信息……

近日微信圈再传《军人:决不会在侵略者和腐败者面前屈服》的帖文,笔者从文中获息:村民联盟举报至今7个月过去,未见到任何相关部门查处结果?而举报人黄某发于去年九月二十五日傍晚,惨遭郑益明、郑益辉持刀报复、砍伤至残……区、镇政府对事件发生后极为重视,现行凶者已被地方公安机关抓获归案。然而,举报人与犯罪嫌疑人并无任何冤仇,只因这次举报他违法任免!犯罪嫌疑人却如此下毒;逻辑整个案情,举报人坚信:肯定是村支书记张楚武雇凶报复所为。希当地公安机关查清元凶、惩罚犯罪!

举报人惨遭歹毒砍伤抢救现场

笔者认为:当下全国扫黑除恶专项斗争如火如荼之际,汕头市潮南区两英镇仙斗村委书记张楚武以权谋私、涉嫌私吞扶贫资金和征地款等违法诸多问题,正是呈井喷之态!汕头纪检机关难道是对此事件没有看见还是选择性失明?抑或这位村支书记有过人的能量,200多位村民联名举报,而举报人反遭如此恶毒砍伤,难道还不能说明其问题的严重性和恶劣性?为什么在扫黑除恶的当下,还出现举报人被砍事件?这说明这只村“老虎”已形成了“黑社会头目型村霸”,不然很难理解举报人被砍得遍体鳞伤而地方政府还熟视无睹,浑然不觉。

在农村扫黑除恶专项斗争中,面对黑社会头目型村霸,对村委书记张楚武违法乱纪的行为,不受到法律应有的制裁,我们决不罢休,也会再次向社会呈情,汕头市潮南区扫黑除恶不作为。

我们再次呈请;查明两英镇仙斗村委书记张楚武如下问题,并给村民一个说法!

一、2012年汕头市潮南区政府为扩建山峡公路,在我村征用集体土地62.73亩,根据现行政策规定,被征收土地保留8.3亩作为提留地安置保障用地的同时, 并补偿该宗地款项为497.992万元,款项并于2013年发放落到实处,可款项发放至今三年多时间,该笔款项去向不明?到底去了哪里?

与此同时,被征收的提留地8.3亩,张某武等村干部未经村民讨论决定,私自将其中3亩多地以100多万元的价钱卖给张洪强作为宅基地,这笔收入也没有向村民公开。还有原村委旧址用地约80多平方米,村委会计张某坤、张某武二人进行暗箱操作,在未取得村民同意情况下,擅自将该土地以四十多万元卖给陈运武。其款项同样不翼而飞?这笔钱去了哪里?

二、2015年初、村支书记张某武等人为非法捞取私利,在未经国土资源局批准,擅自以自挖和发包形式,将本村和安溪片区山林地、有的发包给郑某成、郑某兴等人,有的进行自行非法开采稀土矿石长达6个多月,以每车次200多元的价格日约100多车进行销售,从中牟取暴利。村民为维护这一合法不受侵犯,2015年由平湖村民向潮南区纪委、国土资源局进行上访。但案件至今未有任何处理结果。请问潮南区纪委、国土资源局为何对此问题置之不理?法理依据是什么?

我村属于老区政府扶持对象,村拥有基本农田900多亩,政府每年按规定都下拨扶贫、扶农资金,这些资金虽只有个别村民领到一少点补助,其余的资金他们不顾政府“三令五申”扶贫政策,张某武等人历年来将这些“救命”扶贫资金进行中饱私襄。

同时2014年8月,由村民郑惜庚等十几位热心人士牵头,动员本村乡贤郑氏等人捐款150万元作为维修村里的沟渠路道,其工程维修共花去120万元;但工程完毕后张某武等村干部再次将该项目上报潮南区政府进行审批,对此潮南区政府按项目下拨了100万元作为本次维修经费。据此,这二笔“双弹簧”经费合计是250万元,而花费的只有120万元,剩余的130万元到了那里?

仙斗村依山傍水,倒成为村干部大肆剑财的好途径。据不完全统计,自他们上任以来全村被卖掉山林地约30多亩,这些山林地有的被修建成“生基”(生人坟墓)和坟墓共约200余处,每处用地面积约20一100多平方米不等、价格也就从3万元至几十万元;但奇怪的是:这些“风水宝地”村民发现,村委所开具的每一份收据是6000元至8000元。这一悬殊之差村干部无形中私吞上千万元。

共2页: 上一页
  • 12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