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红木 > 正文

石家庄开发区北庄村村书记和副书记贪污受贿 目无法律


红木 2018-05-16 15:35 我要评论

 

 石家庄开发区北庄村村书记和副书记贪污受贿 目无法律  石家庄市开发区北庄村,属于太行街道下属村,村里有783户村民,常住人口3000人左右。现任北庄村书记任志坚,副书记任灵华在2015年换届选举时,不仅无视国家选举法和规章制度,而且私下通过请吃请喝,花钱买票等贿选手段分别当选了村书记和村副书记。  任志坚,绰号臭小。本是北庄村里的一名混混,常年游手好闲,吃喝嫖赌样样都有。起初任志坚是跑出租的,后来卖掉出租车手续后将资金给白佛一个名为瞎鸽子的社会混混放高利贷赚钱,在村里名声极差,其党员身份真假,怎么入党的村民都不清楚。每天在村里开着一辆宝马740到处闲晃,经常因为一句话和村民破口大骂。  任灵华,北庄村里出了名的老人,在没进北庄村大队之前,家境非常一般,就是普通百姓,自从进入村委会后,几年下来,不仅靠着自己手中权力,把自家亲戚、亲家等一批物业有名发展为党员,而且还在短短的一两年的时间里,在卓达星辰花园等多处小区购买住宅。  北庄村书记任志坚和副书记任灵华大肆侵吞北庄村集体财产,利用手中权利牟取暴利,全体北庄村民多次向上级反应,但是迟迟都没有得到解决和处理。对此北庄村书记任志坚和副书记任灵华面对上诉群众叫嚣:有本事继续告,随便告,更甚者在开全体村民大会上,村书记任志坚本性使然,和村民当场对骂。  下面列出一些北庄村的实际情况,具体事实如下:  一、非法出卖北庄村集体用地,隐瞒事实真相,从中牟取暴力。  1、北庄村处于石家庄裕华路、中山路和和平路中间,地理位置优越,也正是如此,村书记任志坚和副书记任灵华利用职权之便,想方设法变相的将位于裕华路与太行大街东北角的土地高价卖给中国电信用于建设电信办公楼,而从区政府公示的文件中,区片价标准为每公顷292.5万,折合每亩地19万5千多,但是分给村民的钱,每亩低仅有不到6万块钱,其余的十四五万不知去向,两人也无法给村民一个交代。  2、2017年12月8日,石家庄开发区政府又发布了一个征地告知书,上面清楚的写到征收北庄村11.5823公顷土地,补偿标准也是292.5万元。上级政府下拨的款项,经过村书记任志坚和副书记任灵华的手以后,变为了每亩6万,也就是成为了每公顷90万,每公顷的土地补偿款竟然相差了200万之多,而数额巨大的款项却去向不明。  仅2017年征收和出卖的土地,就有数十公顷,也就是上百亩土地,巨额的补偿款和卖地款都被村书记任志坚和副书记任灵华中饱私囊。    二、非法利用手中职权,将党员名额给予自家亲戚和社会混混。  根据相关政策,按照北庄村的规模,北庄村每年只有2个党员名额,但是北庄村的党员却有247名,按这个数计算,自有北庄村以来,每年2个名额的速度,不可能会有如此多的党员。其中猫腻就在这里,村书记任志坚,副书记任灵华,滥用职权,将自己的亲戚、亲家等一些无业人员发展成党员。纵观其发展的党员,无一不是自家人或者村里的混混,比如村里出了名的任晓凯,此人便是村书记任志坚的一条狗,村里有任何需要收钱、揽工程等都是由其出面,此人在村里名声极差,没有任何能力,却被村书记任志坚硬生生的发展成为了党员。副书记灵华也是想尽办法,将自己亲戚们发展为党员,为了以后选举中能有自己的后备军,据不完全统计,村里至少有40名党员是由他直接或间接发展,无一例外,全都是自己亲戚。两人欺上瞒下,目无王法和组织纪律,表现好的年轻人没有进步的机会,反而小混混却光明正大的成为了党员,可笑至极!

  三、以租赁土地的名义,勾结小的建筑公司以给村民盖平价楼房的名义大肆敛财  1、面对如火如荼的旧村改造,以村书记任志坚、副书记任灵华为首的村党委,在自己没有任何能力的情况下,为了尽快把自己2015年参加选举时贿选的费用找回来,不顾全村百姓的意见和反对,找了一家离北庄村不远的留存一家小规模建筑公司华丰建筑公司,在村里靠近裕华路的位置,以租赁的形式从百姓手中租地,然后利用村里盖平价楼房的名义集资给这家小的建筑公司,在租赁的土地上,没有任何审批手续、任何公开招标的情况下盖了3栋32层的居民楼,美名曰是给老百姓的平价房,但是毛坯房的价格却比只有一墙之隔的南庄村的精装房每平米高出500元。  2、2016年底,因为没有任何审批手续,3栋楼盖到一半就被勒令停止,直到2017年夏季才恢复建设(偷着盖),村主任任树涛因为是假党员,被上级有关部门查出后,一直就担任村里的任主任,对于3栋楼的建设,从头到尾都参与了(村里3栋楼一共有明股暗股40多股,其中任志坚、任志勇、任灵华、任树涛、太行街道办事处的秦吉辉、王立新等人已经证实以个人名义参股并额外免费霸占一套楼房名额)  3、建设3栋楼期间,3栋楼的门窗、电梯等全部工程也没有进行公开招标,直接由村书记任志坚把以上工程指定给任晓凯以及他的丈人任志勇承包,门窗和电梯全部都是偷工减料,用的都是最便宜的材料,安全没有任何保障!  4、2018年马上又要开始新一届的村两委选举,选举前由村书记任志坚、副书记灵华紧急召开全村党员大会,时间定在早上的7点,就像做贼一样偷偷摸摸的开会,会议的内容就是要求全体村民尽快准备平价房的房款,事后有村委内部人员透露,两人是想如果这一届能够继续当选那是最好,如果不能当选,那就在换届之前把平价房的房款收了最后狠狠的捞一把。

  5、住宅楼本是他们打着给村民盖平价房的旗号违规建造,村里集体账上本来有3500万存款,可是在盖完三栋楼之后,不仅3000多万花完了,还欠了一大笔外债,这笔外债村书记任志坚和副书记任灵华明确表示,这是全村老百姓共同的债务!(盖楼借用的是一家名为石家庄华丰房产开发公司名义,村干部告诉村民,不管楼最后收了多少钱,其中收益10%归这家公司所有!多么可笑!)不仅如此,书记任志坚和副书记任灵华村主任任涛子竟然公开向外村和外县村民高价出售。(已有实证),按照现有法律,集体用地怎么出卖给非本村村民?而且卖房所得村民也不知去向!  四、石家庄火车东站选址北庄村边,利用手中职权包揽工程并且敛财  石家庄火车东站选址在北庄村,对北庄村是个好消息,同时村书记任志坚、副书记灵华也看到了机会,利用此次机会,他们安排上文提到的任晓凯,包揽了东站占用北庄村土地部分以上的所有土方工程、拆迁工程和修建工程,从中大肆敛财,不仅如此,工程质量也堪忧,相信大家都记着之前石家庄火车站下雨成为水帘洞的新闻,相信以后大家也会看到石家庄东站类似的质量问题,本来对北庄村是一件好事,最后却成了贪官污吏敛财的机会!  五、私自挪用救济款、房屋改造款、低保户款,在2015年副书记任灵华因被上级调查贪污问题,最终查实任灵华收受河北钢神公司500多万赃款,最终从任灵华个人手里退了贪污款项500多万,其最终花钱找关系运作,据了解是找的上级太行街道办事处的秦吉辉和王立新运作,最后只是受到党内警告处分并禁止参与当年的村书记选举,但是根据相关规定,任灵华已经触犯了法律,理应禁止其以后参与任何村干部选举并定罪,但是更为可笑的是这样一个腐败分子又当选为村支部副书记,太行街道办事处的秦吉辉和王立新成为了村干部的保护伞,因为更深层的原因上述提到的三栋楼里面,这两个人均以个人名义入的暗股,并且村委免费赠送给他们二人一人一套房子。  五、近几年来村里一直由任志坚、任灵华独揽大权,村里从未公开账务,就在这样一个既无企业、不搞经营的村庄,竟然告诉村民北庄村竟然还有数百万元的外债(外债从何而来无人知晓),而两人却在市区、开发区,有不止一套房产,任志坚挥金如土,开着价值百万的宝马740轿车(车牌号冀A65097),任灵华除了自己有车之外,老婆也开着路虎!  六、赌博、嫖娼、酒驾等行为给村民和周边村造成严重恶劣的影响  村书记任志坚、副书记灵华,从2015年当选之后,其经常把离北庄村比较近的卓达五洲国宴酒店和弘谷国际酒店作为根据地,每天都花天酒地,挥金如土,据酒店的服务人员介绍,一个星期7天,有时候每天不止一场酒席,服务员都感叹,作为一个村里的书记,都能这么潇洒,简直就是土皇帝了。  任晓凯跟随着书记任志坚,不仅吃喝,更是嫖娼,赌博,任晓凯经常还打趣到,别看臭小(任志坚的绰号)岁数在那摆着,但是人家嫖娼比咱都厉害,不服不行之类的话,并且全村都知道,这么多年来,任志坚一直保养着一个情人,对于他们这种行为,村里的百姓都已经习惯了,大部分人都是敢怒不敢言!  任晓凯从村里的一名无业游民、小混混直到现在人模狗样,狐假虎威,从最初的13年的本田CRV到2016年换奥迪A6,再到2017年换丰田霸州,这跟着村书记任志坚一路走来,充当其敛财的工具,在村里豪言,如果北庄村旧村改造,我任晓凯一个星期就能把整个村拆平,狂妄之极!  任志勇,任晓凯的丈人,其与任志坚狼狈为奸,大肆敛财侵吞北庄村集体财产,整天没有正经职业和生意,却每天开着宝马730(车牌号为冀A65097)到处晃,除了喝酒就是打牌赌博,试问他的钱是大风刮来的吗,村民辛苦打工一年连他的油钱都不够!  任志坚:北庄村现任村书记,吃喝嫖赌之外,还有一个哑巴儿子在监狱,每年花费巨大。开着宝马740(车牌号:冀A)大家可以看看下图照片,有明显的吸毒症状。  任灵华:滥用职权违规发展党员为自己的后备军和支持者打基础,从任职以来没有为北庄村做过任何贡献,只是一味的卖地,中饱私囊,连媳妇开的都是路虎车。  北庄村的村民年平均收入不过几万块钱,但是以上几位每天游手好闲,吃喝嫖赌,挥金如土,过着光鲜亮丽的生活,其背后全是肮脏的交易和见不得光的勾当,真正的毒瘤是基层。这些人都是好吃懒做之徒、当选后腐败不堪、吃喝嫖赌。欺压百姓、无恶不作。村民的血汗钱都被这几只吸血鬼给吸干了!  2018年换届选举前最后的疯狂  刚刚过完春节,3月1号,书记任志坚和副书记任灵华,村主任任涛子等就私下商讨,他们很清楚,如今在村里的百姓口中,他们已经是臭名昭著,几乎没有任何可能在当选村领导,于是开始了最后的疯狂卖地,北庄村仅剩的一点土地,被他们盯上了,他们的任务就是在换届之前把村里能卖的地全部卖掉!(以下是所谓的卖地会议纪要和要村民签字的卖地合同)  我们全体北庄村民相信,在法律意识和维权意识逐渐提高的今天,我们要向上级有关部门反映,望能依法追究相关责任人并且重新审核预备党员和新党员。还北庄村村民一个公道说法。望有关领导能及时铲除这种村霸恶瘤,还北庄村民一个朗朗乾坤!  恳求各位领导,为我们村民做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