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红木 > 正文

[转载]湖北襄阳施尔佳、丰利两企业露天堆放磷石膏污染


红木 2018-05-17 01:37 我要评论

 本刊记者 杨有之

图为施尔佳肥业露天堆放的磷石膏远景

施尔佳露天堆放磷石膏污染环境曾引发恶性环保事件

长期以来,湖北省襄阳市襄城经济开发区内的湖北施尔佳肥业有限公司和湖北丰利化工有限公司,将工业生产过程中产生的大量磷石膏常年露天堆放在厂区内,导致粉尘随风扬起漫天飘落,加之生产中产生的废气排放,给当地环境带来严重污染,居民曾多次向区环保局反映,但都没有得到有效的治理。无奈之余,居民曾于2015年围堵施尔佳肥业公司大门,阻止施尔佳肥业生产,由此发生了一场罕见的环保流血事件,企业方的保卫人员和围堵企业的居民发生了激烈冲突,多人受伤,当地派出所所长也在处理冲突事件中不幸以身殉职。

这一环保事件的发生,并没有促进涉事企业露天堆放磷石膏现象的根本治理,反而是企业露天堆放的磷石膏越来越多,环境污染越来越重;当地居民和企业间的积怨越来越深,矛盾越来越尖锐。时值当今,根治企业污染,化解因此产生的矛盾,已成为当地政府部门迫在眉睫的事情,可是,区环保部门似乎没有意识到企业露天堆放磷石膏给当地环境带来污染的严重性,也没有意识到磷石膏扬尘对居民生活带来的危害,并且在执法中,对企业长达数年无《排污许可证》进行排污的行为,没有依法依规采取果断措施,责令其整改到位,让企业办理排污许可证,将露天堆放的化工废料及时清理干净,杜绝污染。只是对污染企业进行处罚,处罚后企业仍然将磷石膏露天堆放。

图为施尔佳肥业露天堆放的磷石膏

目前,施尔佳肥业和丰利化工两家企业生产依然如故;露天堆放如山的磷石膏依然如故;随风而起的扬尘对环境污染依然如故;当地居民深受扬尘污染依然如故;居民们为了寻求解决污染途径,纷纷向媒体反映,希望通过舆论监督,加强环保部门的执法力度,终止常年饱受企业粉尘污染的困境。

磷石膏露天堆放对环境和居民生活的影响

4月9日,本刊接到群众举报后,派出记者进行了实地调查采访。

在采访现场,记者看到施尔佳肥业和丰利化工两家企业厂区内,都堆放着大量的工业废物磷石膏,磷石膏堆积如山,上面覆盖着一层网状编织物,但顶部和其它部分仍然裸露着。施尔佳厂区围墙外侧种植的绿色苗木已经枯萎。

图为施尔佳围墙外侧枯萎枯萎的苗木

暗访中,施尔佳的工作人员向记者介绍,这些废料都是磷石膏,堆放多年了,没有用,不知道怎么处理。

丰利化工的工作人员也告诉记者,丰利堆放的磷石膏“多的没法说”“都堆了好几年了”。

堆放了好几年的化工废物对当地居民究竟有多少危害?对环境又有多大污染?正在田间收获麦冬的康湾村村民康某向记者做出了以下描述:

施尔佳化肥公司生产化肥时,污染很严重,堆放的废物,风一刮,我们种植的庄稼苗上面都是灰尘,庄稼苗都是黄的,影响产量;化肥厂生产还向外排放废气,废气都是晚上排,气味特别难闻,一股硫磺味。平时还冒烟,黑烟白烟黄烟都有。

图为丰利化工露天堆放的磷石膏

康某还说,前年(2015年),村民为了不让企业排污,还到施尔佳门前堵门,堵了一星期,施尔佳找了很多人来打人,把陈河(音)的村民打坏了好几个,欧庙镇派出所所长来处理时也死在了现场,立了三等功。

该受访人还告诉记者,开发区内的企业废水都集中到7号楼,那里有排污管道直通污水处理厂,记者在随后到污水处理厂查看,发现污水处理厂正在运行。

走访得知,刘口村(音)是深受施尔佳扬尘污染最为严重的村庄,因为距离较近,两家企业的废物排放直接影响到他们的生活和健康。

受访村民告诉记者:“施尔佳化肥厂堆放的工业废物,对我们影响很大,每到刮北风时,北风从北往南刮,我们家的屋里、院子里都是粉尘。”

记者问“企业在磷石膏上面用东西盖住了,刮风时还会有扬尘吗?”

受访者说:“他们盖住也没用,一到刮风照样刮得满天都是(粉尘)!除了粉尘污染,还有空气污染,化肥厂晚上排放的废气,一种刺鼻臭味,特别难闻,水也污染了,我们从这个厂子建起来,就没有吃过地下水,都是用自来水了。”

环保局:企业露天堆放的磷石膏属于历史遗留问题

施尔佳、丰利两家企业的磷石膏露天堆放污染环境,群众对此反映强烈,襄城区环保局又是如何进行管理的呢?记者随后来到区环保局,采访了负责执法的刘队长。

刘队长告诉记者:“工业园区丰利和施尔佳,他们的固体废物,主要是生产过程中产生的磷石膏,是属于一般固体废物,不属于危险固体废物。”

同时,刘队长也坦诚地表示,企业“磷石膏现场堆放的量比较大”“从建厂开始就堆放。”但他又认为“这是历史遗留问题”。至于允不允许企业露天堆放磷石膏?露天堆放符不符合国家相关规定等问题,刘队长则答非所问。他说:“堆放的话呢,这个从现场堆放这么多,确实有个历史遗留原因,现在我们要企业加大综合利用,加大转运磷石膏力度,将磷石膏转运到规范的堆放场,减少现场堆放的压力。”

以上两图为区环保局给施尔佳开具的8万元罚单

刘队长还说:“现场这样堆放,还会对环境有一定的影响。”

据刘队长介绍,在平常监管时,他们让企业做好“三防”,防扬尘防污染,结果去年检查中还是发现施尔佳、丰利“三防”做的不到位,堆场不规范,对他们两家进行了处罚,分别处罚8万元;今年给他们下发了检查意见,要求他们加大综合利用,减轻现场堆放的压力。

随后,刘队长又介绍了具体处理磷石膏露天堆放的工作要求和办法。他说,为了处理磷石膏问题,园区引进了泰山石膏厂,使用两家企业堆放的磷石膏生产石膏板,丰利公司还上线了一套封闭式生产线,以磷石膏为原料生产路基材料和水泥缓凝剂,综合利用,解决露天堆放的磷石膏问题。

记者从刘队长介绍中得知,施尔佳、丰利两家企业堆放磷石膏问题,已经引起了湖北省检查组的注意,省检查组要求他们进行整改,并且还和金利源公司建立了合作关系,将磷石膏转运到金利源公司,已经于3月份签订了合同,与运输公司也签订了合同。

随着采访的深入,记者得到一个令人震惊的信息,那就是施尔佳、丰利两企业从建厂开工一直没有依法办理《排污许可证》,涉嫌违规排污!

施尔佳、丰利两家企业长达数年无排污许可证或渉违规排污

排污实行行政许可制度,是国家环保法规定的,未依法取得排污许可证的企业,严禁向外排放工业废物。然而,当记者问起施尔佳、丰利两家化工企业从2012年建厂投产开始,是否依法办理了排污许可证?刘科长说:“是这样的,两家企业的‘环评'和‘三同时'验收都已经通过了。排污许可证还没有发,国家对排污许可证是有个规定,市场上有个排污许可证管理制规定,在某一个时间段之前要取得排污许可证。”

从刘队长转发给记者的国家环保部2017年发布的《固定污染源排污许可分类管理名录》第30条中,看到关于化肥企业排污许可证发放期限是2019年。

图为丰利化工环保验收意见函

以上两图为襄城区给丰利化工开具的8万元处罚决定书

但实际情况是,施尔佳和丰利两家企业在2012年就已开始生产,到2017年长达5年多,如此之久的无证排污实属罕见!

当记者继续追问“企业既然环评和验收都通过了,还给居民带来这么大的影响,是否要进行“环境跟踪评价”?

刘队长用肯定的语气说“不不,这个东西不是说每年都需要,这个项目环评经过验收了就可以了,不是每年都需要搞。”

对于居民反映扬尘问题,刘队长言语中流露出搬迁工作没有做到位之意。他说,“当时这个工业园区离居民区太近,作为建设工业园区,你要把搬迁问题考虑进去,连省厅里来检查也提到居民区搬迁问题,因为工业园区不可能搬走。这是我们详规问题。”

对于居民反映企业夜晚排放废气问题,刘队长说企业生产是连续过程,只要生产就会有废气排放,就像烟筒冒烟一样该冒烟他就冒,不会说废气在某一时段排放。

丰利化工:我们也在给露天堆放的磷石膏找出路

丰利化工负责环保的张某,也来到襄城区环保局,主动接受了采访,他告诉记者,丰利化工是2010年在工商局注册成立,2012年开始开工建设,2013年开始生产。2012年时经过环评验收,2013年取得试产报告。

记者问排污许可什么时候办理的?张某对此回答有些混乱,他先是说排污许可,要经过验收以后办理,而后又说“后来国家环保部专门管许可的又不再办理了。”

刘队长则补充道“刚才名录我已经让你看了。到2019年前办理都可以。”

记者向他提出疑问:“你的企业从2012年开始建设,《名录》是2017年才出台,在2017年之前,这中间多少年了,怎么没有办许可证?”

张某说:这是园区的一个特殊情况,当时因为没办许可证,我们这中间也停过好几次,因为整个襄城经开区排污系统没建好,验收不了,一直拖到2016年才验收。”“验收过后排污许可证也没有办下来。”

张某还说他们是属于保康工业园,是"飞地经济",把保康的磷化工企业引进过来,因为磷化工在保康的山里面不方便深加工。

在排放废气方面,张某介绍道,我们24小时生产,企业只要生产就会排废气,这是连续生产的过程;企业生产的材料不一样,产生的气体也不一样,群众反映晚上排,反正园区企业比较多,不好说是哪家企业排的。

另一位受访者说,园区里防污治理确实也不够,企业达标排放对环境还是有影响。

在露天堆放磷石膏扬尘污染方面,受访者说我们也在找出路,不找出路会憋死的。我们园区在磷石膏方面主要走综合利用这条路,将它消化掉。

施尔佳肥业:给我们一点时间,让我们处理

施尔佳肥业公司法人郭某,是山东人,他主动找到记者,向记者讲述了磷石膏露天堆放情况,并交给记者一份文字说明材料。

谈及施尔佳肥业生产情况,他直言“在这里确实难做的很,地方和企业的关系刚开始搞的时候就不顺手,我们没来之前他们就打了很多架。”

他向记者介绍,2012年,他从别人手里接过来这个公司,投入了很大的资金,到2016年时,开始整改,停产了10个月,工人没有放假,光工人工资就发了就七八百万。

以上三图为施尔佳肥业法人郭某写给记者的情况说明

谈到磷石膏扬尘污染,郭某说:“其实磷石膏是板结的,不扬尘。真正的扬尘是在运输过程中,洒在路上的,车一直轧,才会扬尘。”

对于磷石膏的处理,郭某表示泰山石膏厂生产石膏板,每年可以给他20万吨,这样下来就会消化了。

当记者谈到磷石膏露天堆放违反国家环保法及有关工业固体废物存放管理等相关法律法规时,郭某却说“这个啊,你给我一点时间。”

谈到废气排放,郭某说“这个还真不是我们,这个气是顺着风向刮过来的,说实话我们也闻着头疼!”

郭某还强调说“你说咱就是一个普通的硫酸、普通的磷化工,别的又没什么东西,你说他能放出什么气体!

关于水污染,郭某表示他们企业的水是循环利用,根本没有向外排,除了生活用水外。

在交谈中,郭某甚至认为,他的企业是生产硫酸的,原料都是来自全国各地有色金属矿尾矿砂,为国家节约了能源,应该受到国家表彰的,同时还称自己十分注重环保,要把企业做成环保的标杆企业。

尽管郭某声称自己有着很强的环保意识,很注重环保,但像山一样露天堆放在施尔佳厂区内的磷石膏,让他的说辞显得苍白无力!

同时,施尔佳肥业、丰利化工长达数年的无排污许可证向外排污,也与国家《环保法》第四十五条“未取得排污许可证的,不得排放污染物”法律条文相违背!

磷石膏究竟为何物?记者查阅资料发现,百度百科对磷石膏做了详细介绍,称磷石膏是“磷酸生产中用硫酸处理磷矿时产生的固体废渣,其主要成分为硫酸钙。”、“磷石膏渣占用大量土地,形成渣山,严重污染环境。”

“磷石膏的大量堆存,不仅侵占了土地资源,而且由于风蚀、雨蚀造成了大气、水系及土壤的污染。长时间接触磷石膏,可能导致人的死亡或病变。”

时下,施尔佳肥业、丰利化工两家企业露天堆放的磷石膏仍然没有得到妥善处置,对周边环境污染和居民生活影响仍在继续,襄阳市襄城区政府部门在发展工业的同时,何时能把环境保护和群众利益放在首位,彻底治理污染企业,还居民们一个有益健康的生活环境和生存空间,是大家关注的焦点!

事情进展,本刊将进一步跟踪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