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红木 > 正文

在薇琳(苏州)美容医院花65600元割双眼皮隆鼻人快崩溃


红木 2018-06-01 00:24 我要评论

 

薇琳(苏州)美容医院

  江苏频道报道 “割个双眼皮和隆鼻收了我6万多,这比市场价高出太多了,报警求助都没用,我快崩溃了……”

  近日,从外省来江苏省苏州薇琳医美进行微整形的翁灿(化名)向中国社会新闻社打来求助电话。

  翁灿反映称,自己是被医托骗到薇琳(苏州)美容医院来的,割个双眼皮和隆鼻就花了65600元,价格高得让她无法接收,院方的强势态度更令她倍感无助,甚至险些跳楼轻生。

  网上遇医托 外省女子赴苏割双眼皮

  翁灿告诉中国社会新闻社记者,她是江西人,工作生活都在江西,原本跟苏州这座城市毫无交集。

薇琳(苏州)美容医院

  江苏频道报道 “割个双眼皮和隆鼻收了我6万多,这比市场价高出太多了,报警求助都没用,我快崩溃了……”

  近日,从外省来江苏省苏州薇琳医美进行微整形的翁灿(化名)向中国社会新闻社打来求助电话。

  翁灿反映称,自己是被医托骗到薇琳(苏州)美容医院来的,割个双眼皮和隆鼻就花了65600元,价格高得让她无法接收,院方的强势态度更令她倍感无助,甚至险些跳楼轻生。

  网上遇医托 外省女子赴苏割双眼皮

  翁灿告诉中国社会新闻社记者,她是江西人,工作生活都在江西,原本跟苏州这座城市毫无交集。

收据

事后觉被骗 求助无果爬上天台跳楼

  手术醒来已经是第二天(8月9日)了,此时翁灿的脸肿得很厉害,她开始懊恼,细细回想起自己的遭遇,开始觉得被骗了。

  再次跟医托联系,医托承诺会去看她,但实际并未露面,之后便联系不上了。

  “当时不敢跟家人和朋友说,就默默地呆在医院挂水。

  医托、医院跟附近的酒店都是有协议的。

出院后我被安排住到附近酒店等待拆线,一天天过去,慢慢醒悟到自己被骗了。”

  翁灿发觉自己被骗后,拨打110报了警,警察到场后称处理不了,只能协助协商。

  8月11日,医院安排人员与翁灿谈判,但院方人员称翁灿是自愿的,医院不承担任何责任。

  在协商无果的情况下,翁灿情绪激动地冲上了医院大楼的四楼天台准备跳楼。

  “他们强硬的态度让我感到特别无助,我感觉自己什么都做不了,只能任由他们宰割,当时真的觉得生无可恋了,就想一死了之。”

  翁灿气愤地说:

  “那天下着很大的雨,消防也来了。

  可医院的人非但不劝我,一个领导模样的人反而讥讽地说‘你去跳好了’。

  但有一个女孩子一直在劝我,说会给我说法,叫我下去。

  最后我被她劝下去了,结果下去后被晾在房间一下午也没人来处理这个事。”

  8月18日,中国社会新闻社记者见到翁灿时已经是术后第十一天,她的眼睛鼻子都已拆完线。她指着鼻子告诉记者:

  “鼻子到现在还是没有嗅觉,眼睛也很重,双眼皮割得很宽,一点都不自然。”

  翁灿还称,她到苏州薇琳美容医院要发票,医院一开始不给,后来在她的强烈要求下开了六张9999元、一张5606元的发票。

  而她在讨说法的过程中发现,被医托骗到该院整容、贷款,她并不是个例。

  “价格明明不需要这么多钱,却被医院和医托抬高。

  我也了解过行情的,割个双眼皮、隆个鼻也就一万五六的样子,我做了手术会承担正常的手术价格,但是多余的钱被骗,希望医院退回。

  同时,我希望把办理的分期处理掉。”

  翁灿说。

  院方回应 怀疑顾客敲诈将核实其身份

 当天(8月18日)下午,中国社会新闻社记者来到位于苏州市姑苏区南环东路10号的薇琳(苏州)美容医院进行采访。

  苏州薇琳美容医院运营部倪经理在得知记者来意后,向记者介绍了院方所了解的情况。

  倪经理表示,确实有顾客在8月11日来医院跳楼,并称:

  “这个顾客刚出院(术后第三天)就来医院要跳楼,我不知道她是出于什么目的来我们医院做手术的,我们首先怀疑她是来敲诈我们医院的。

  我们要对这个事件进行定性,我们也将会通过相关部门对她的身份进行核实。”

  对于倪经理的说法,记者也站在第三方的角度与倪经理进行了沟通:

  记者已经通过其他渠道对该顾客的身份进行了了解,该顾客有正当稳定的工作,特意从外省来苏敲诈的可能性不大。

  关于该顾客被医托从外省骗至苏州薇琳美容医院并贷款整容的情况,倪经理称:

  “至于她是怎么来的,我不太清楚。

  医托,我们不跟他们合作。”

  “贷款是分期公司做的,我们医院不参与。”

  而对于顾客提出的高价手术费问题,倪经理解释说:

  “我们查了她的病历,她都是做的一些非常复杂的项目。比如眼睛,一般的小姑娘单纯地开开双眼皮就OK了,但她的双眼皮要去皮、去脂、内眦之类的做了六项,项目多了,费用当然就上去了。

  第二个,鼻子也是的,她的鼻子隆鼻要做、鼻翼要弄、鼻小柱要缩小、鼻头要弄,一大堆。

  我看了一下,还说这个手术项目怎么这么复杂……

  我们一般单个项目都是几千块钱,但项目多了,加起来就几万块钱了。”

  记者向倪经理反映,顾客称术前医院并未给她手术内容的详单。

  而记者看到顾客的收据详单日期为8月12日(而顾客8月11日前已经出院),该单据显然是之后补上的,这也就印证了顾客说的医院未在术前出具详单和术后拒开发票。

 对此,倪经理表示,术前肯定有出具详单并要求顾客签字后才会进行手术。

  当记者提出院方能否出示该单据时,倪经理称之后可以拍照发于记者。

  但截至记者发稿时,未收到倪经理的相关信息。

  据了解,当事人最终与苏州薇琳美容医院达成协议,由于当事人处于术后肿胀期,恢复自然形态需(常规)3—6个月,目前无法进行评判,如6个月后当事人觉得仍旧未达到自己理想的效果,可与院方沟通做修复手术或申请费用减免,若届时双方协商不成可由第三方调解或走法律程序。

  (为保护当事人隐私,文中当事人姓名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