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记实 > 正文

网曝:山西省高沁高速公路投资63.63亿元成豆腐渣工程


记实 2018-05-06 02:44 我要评论

 

1.jpgCp4多度网-帝都网

高沁高速某标段,工人正在对沉陷的路面进行打洞注浆。 代秀辉 摄Cp4多度网-帝都网

预定的3年建设工期早已过去,5年时间将满,投资63.63亿元的山西省高沁高速公路截至目前依然尚未通车。与此相伴,该工程多个标段出现了护面墙勾缝水泥砂浆“一捅即落”、路面沉陷、桥梁防撞墙钢筋裸露等状况 法治周末记者 代秀辉 法治周末见习记者 王永红 发自山西太原、晋城 “用手指一捅就会掉落的。” 乔良(化名)站在公路护面墙的旁边,用食指稍微用力的捅了一下鼓胀起来的水泥砂浆。 “哗啦……” 护面墙上的勾缝水泥砂浆应声掉下,紧随着是扬起的一地尘土。 “瞧!石头与石头之间的缝隙填充也不满。”乔良从石缝中掏出一把既不像混凝土、也不是泥土的松散石状颗粒,“这墙砌得有问题!” 乔良面前的这面护面墙是山西省高沁高速公路在建工程已完工的其中一处。 作为山西省高速公路网规划“三纵十二横十二环”第十一横的重要组成部分,高沁高速公路工程起点于高平市河西镇常乐村,终点于沁水县龙港镇中木亭,全长69.5公里,概算批复投资63.63亿元,预定的建设工期是3年。 山西省人民政府官网资料显示,高沁高速公路工程早在2011年就已筹划施工。2012年,高沁高速公路曾作为山西省高速公路当年决战1000公里、突破5000公里的战略部署中建成1000公里的23个项目之一。 如今,3年之期已过,5年时间将满,高沁高速公路依然尚未通车。 “据说今年10月(通车)差不多了。”沁水县当地一位张姓的司机对法治周末记者说,“以后开车去高平会方便很多了。” 然而,法治周末记者收到的举报视频和图片材料却显示,高沁高速公路已完工的多处工程却出现了护面墙水泥鼓胀或塌方、路面沉陷、桥梁下面护坡塌陷等问题。那么,山西省高沁高速公路的施工质量真实情况到底如何?被举报的工程质量问题是否会影响到通车的时间? 2016年7月,带着这些疑问,法治周末记者先后多次实地察看了高沁高速公路4标段至12标段的工程建设情况,并走访了相关监督管理部门。 一碰就破的护面墙 “咚……咚……咚……” 重型的打洞机正在不停地对准铺好不久的公路作业,现场的工人则选择用推车将挖出的土壤集中到路边。而在打洞机的旁边是已经作业完成的一排整齐的,深半米左右的路坑。 这样热火朝天的景象是高沁高速公路工程某标段的施工现场。 “公路出现了沉陷,所以要对公路打眼后进行注浆。”施工现场的一位工人告诉法治周末记者。“为了撑起路面。”他补充道。 对于公路出现沉陷的原因,该工人解释“这里路基没有做好”,对于如此补救方式,效果如何,他则不置可否。 而在该施工现场的不远处,记者则发现了举报人提及的护面墙问题。 据了解,护面墙位于公路的两侧,目的则是为了覆盖各种软质岩层和破碎岩石的挖方边坡以及坡面易受侵蚀的土质边坡。 高沁高速公路工程中的护面墙多由石块垒成,缝隙处进行填充,同时用水泥砂浆进行覆盖勾缝衔接。 然而,记者注意到,该处护面墙的勾缝水泥砂浆已经鼓胀,只要稍微一碰触就会脱落。同时,掀开覆盖在石缝间的水泥层,石头与石头缝隙间的松散石状颗粒就会淌出来。 实际上,护面墙勾缝水泥鼓胀的现象也并非只有此一处护面墙。 在察看的多数工程标段中,记者均发现了此类情况。与此同时,高沁高速公路工程中多处护面墙的底部出现了塌方情况,不同规则的石块以及松散的石状颗粒散落在公路一旁。 “如此的护面墙,如果出现暴雨等恶劣天气,是否会塌方不敢想象。”乔良说。 与此同时,关于护面墙还有另一情况。 记者注意到,用于覆盖衔接护面墙石头之间的水泥砂浆,高沁高速公路工程中有两种情况:一种添加了黄沙,另一种则选用的是石粉。而出现问题的护面墙多为石粉水泥砂浆,黄沙水泥砂浆则很少出现鼓胀问题。 此外,记者在高沁高速公路工程中还发现了其他的情况,例如桥梁防撞墙上存在钢筋外露现象、桥梁防撞墙上出现裂痕、桥梁伸缩缝处公路路面出现断裂、桥洞下护坡和排水沟存在断裂塌方等。 管理部门不否认存在问题 那么,高沁高速公路工程中这些普遍存在的问题是否正常呢? 7月29日下午,针对举报人反映的问题以及实地察看高沁高速公路的情况,记者带着疑惑来到高沁高速公路建设管理处寻找答案。高沁高速公路建设管理处隶属于山西省交通运输厅。它的主要职责是负责高沁高速公路的建设和管理。 该处工程管理部部长杨旭接受了记者的采访。 “按照规定,护面墙的石缝间是需要勾缝进去,大概1公分深度。这样可以将缝隙处封实。”对于护面墙存在鼓胀、塌方的情况,杨旭解释,“但是现实中施工方的工作人员为了偷懒,直接用钢模抹上去,然后进行画缝。” 杨旭同时坦言,除了工艺问题以外,材料的配比也是出现护面墙存在鼓胀、塌方的原因,例如水泥少、沙子多的情况。 记者于是向他了解了一下黄沙与石粉(杨旭解释其为机制沙)的价格情况。杨旭称,黄沙目前价格大概在130元-140元之间(每立方米),而石粉(机制沙)的价格则在60元-80元之间(每立方米)。这意味着,如果采用石粉(机制沙)水泥砂浆对护面墙进行覆盖勾缝比采用黄沙水泥砂浆要便宜一半左右。 “按照规定,用石粉是允许的。”杨旭说。 “最近雨水多,跟它有关系。”对于护面墙出现鼓胀或塌方以及桥洞下护坡和排水沟存在断裂塌方等状况,高沁高速公路建设管理处办公室主任吉志红则向法治周末记者解释。 “防 撞墙上的切缝主要目的是为了使防撞墙出现裂痕时就出现在切缝处,避免防撞墙出现不规则的裂痕。”对于桥梁防撞墙上不完全断开的伸缩缝是否是一种造假,以及 是否能与夹带木板物质的伸缩缝发挥效果的问题,杨旭解答,“当然,只有防撞墙上出现连续的裂痕才是不正常的,偶尔出现是正常的。” 此外,杨旭提供给法治周末记者《公路桥涵施工技术规范》显示:“对就地现浇的防撞护栏,宜在顺桥向每间隔5-8m设1道断缝或假缝。” 那么,高沁高速公路出现公路路面沉陷、桥梁防撞墙上存在钢筋外露、桥梁伸缩缝处公路路面出现断裂等状况又是否正常呢? “这么长的公路工程不存在一点质量问题是肯定不可能的。”谈到高沁高速公路工程中存在的质量问题,杨旭直言不讳:“桥梁防撞墙上存在钢筋外露和桥洞下护坡和排水沟存在断裂塌方是不正常的,桥梁伸缩缝处公路路面出现路面断裂则需要用钢板衔接替换。” “高速公路建设过程中,如果出现像桥梁结构变形等严重的质量问题那是不允许的;如果是轻微的质量瑕疵,那是允许的,需要重新来做。”杨旭说。 杨旭透露,目前高沁高速公路部分施工方在完工撤离后,其负责的标段又出现了质量状况,都已返回进行了整修,今年10月能否通车尚存在不确定性。 对于工程延期,杨旭则告诉记者,建设资金不存在问题,主要存在的问题是征地和拆迁补偿被当地政府总承包,未能及时协调好征地和拆迁问题,因此延误了工期。 如何整改待观察 那么,需要追问的是高沁高速公路4标到12标段的施工方到底是哪些企业? 高沁高速公路建设管理处提供给法治周末记者的一份名单显示,这9家施工单位为中铁十四局集团公司、中铁十七局公司、江西赣东路桥、河北道桥公司、山西路桥公司、中铁七局集团公司、中铁十一局集团公司、中城建集团公司、中铁二十二局集团公司。 法治周末记者向高沁高速公路建设管理处提出查看上述企业投标的具体情况,但最终以“不方便”为由予以拒绝。 “保证工程质量的期限是两年。公路交付使用后,如果在两年内出现质量问题,都由施工方负责。”杨旭说。 如此,针对高沁高速公路中出现的护面墙水泥砂浆鼓胀或塌方、路面下陷、防撞墙伸缩缝破损等情况,监管部门该如何认定和要求整改呢? 山西省交通厅官网资料显示,山西省交通运输厅重点工程建设办公室(以下简称交通厅重建办)的主要职责任务之一就是承担全省高速公路建设的质量、安全、进度、市场、廉政建设监督管理的具体工作。 针对高沁高速公路出现的质量问题,法治周末记者先后两次走访交通厅重建办。交通厅重建办综合处名叫“郝瑞军”的负责人向记者表示,交通厅重建办不管质量问题,并介绍记者联系山西省交通建设质量安全监督局。 当记者来到山西省交通建设质量安全监督局时,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该部门任姓负责人并不在。记者与任姓负责人电话沟通后,其表示“在休假”,他向记者提出应首先联系山西交通厅新闻中心。 然而,当记者辗转到山西交通厅新闻中心时,同样未能实现采访目的。记者几经努力在山西交通厅的采访最终未能实现。 7月30日,法治周末记者突然接到了一位自称为“晋城市人民政府新闻办公室”,手机号码显示“186××××0009”的负责人电话。法治周末记者无法完全核实此人身份,但从网上以“手机号码 姓名”方式查证该部门有此人名。 该 负责人在发给法治周末记者的邮箱文件称,高沁高速公路建设管理处已“针对个别施工单位质量管理不严、施工工艺控制不精,分部、分项工程质量局部存有瑕疵的 情况,采取强有力措施,责令施工单位进行整改,并给予了一定的经济处罚”,并已“要求施工单位对照交通运输部最新下发的工程质量验收强制性标准进行修复、 整改”。 截至发稿,记者并未看到正式的处罚或整改文件。Cp4多度网-帝都网

文章转载:http://www.0350e.com/n/20160811/6450.htmlCp4多度网-帝都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