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记实 > 正文

一官贪腐 政府受骗 千民受难


记实 2018-05-24 12:28 我要评论

 

    洛阳市政府原秘书长许新皎被抓后其操控的金地百货有限公司  继续把控国贸中心坑国害民  要点  1、国贸中心招商领导小组负责人是洛阳市政府原秘书长许新皎,密谋其好友许世平、妹妹许新明临时拼凑1千万元成立金地百货有限公司。公司未注册,就以政府招商小组的名义收购懿龙房地产公司2亿元以上资产,并与商户代签合同。金地公司实际是许新皎一伙腐败分子借机敛财的工具。  2、380家商户与金地签约20年的房租合同,每平方米只十几元至几十元不等,严重低于市场价,获取巨额暴利。合同约定半年不付租金,便可解除合同,至今已过四年,业主起诉到西工法院,按照法律,本应7天之内立案,但西工法院拖2个月,以各种理由拖延。  3、懿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金地百货公司欠商户几千万元租金不还,许新皎却让懿龙的资产转移到金地百货公司名下隐匿逃债。致使懿龙欠的商户房租不能够偿还。  4、法院解封懿龙房产公司的房产上万平方米,理应走拍卖程序,可许新皎指令五千多元一平方米卖给金地公司,十年前商铺还2万元左右一平方米,其他债权人掏再高的钱也不能买,把国家的资产转移到自己的腰包。  5、金地没能力、没实力参与国贸中心经营,与380家商户签约半年开业,时过4年没开业,像这样的靠低租转高租,低买高卖的皮包公司,只是借机敛财的工具,祸国殃民。  6、金地公司破坏了国贸中心大楼的整体外观建筑,违法加建两座通向五楼的电梯,强行在五层裙楼上加盖9.5米高,3850平方米的娱乐场所,归为己有,谋取经营利益,损害国家和广大商户的权益。  洛阳懿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给政府和千余商户带来的悲哀  洛阳市国贸中心是市政府2003年审批立项的重点工程,地处洛阳王城广场西侧,是洛阳的黄金宝地,由洛阳懿龙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开发。这块地原有国际旅社、上海剧院、兴华楼、三秋公司等七家商业单位,多数单位不愿放弃其优越的地理位置而协议回迁。同时,数百家商户按市场价购买了国贸中心商铺。该工程2004年10月开工,计划2006年9月30日完工。因后续建设资金匮乏,工程时建时停,延期至今已经十一年不能完全交付使用。懿龙房地产公司在与商户的“商品房买卖合同”第九条:出卖人逾期交房的违约责任。(1)逾期超过60天后,按受买人累计已付款的10%向受买人支付违约金。合同继续履行出卖人按日向买受人支付逾期应付款的万分之五的违约金。2014年懿龙房地产公司又将商户的债权债务转给金地百货公司,这8年上亿元的房租和违约金都应由金地百货公司来支付而没付!  拆迁后数百名企业职工失业,由于没领到拆迁安置补助费,生活难以为继。同时,400多家商铺业主的房租也无法偿还,造成多次围攻市政府,堵塞中州大道。后经政府协调,2009年6月复工。2010年3月底在建工程全部完工。5层以上住宅楼已交业主使用。1-5层商务楼的装修、运营、招商等问题仍未落实,懿龙欠商户、业主房租等上千万元,无力偿还。下岗职工苦苦等待,业主、商户忍受煎熬。  以招商为名伙同亲友借机敛财金地公司粉墨登场  面对国贸中心的现实,2012年12月, 市政府就国贸中心商铺启动工作成立了以市政府原秘书长许新皎为牵头领导,有西工区政府、市重点办等为成员单位的工作组。经工作组多方协调,由懿龙公司、投资业主及上海剧院等共同商议,初步达成一致意见,由西安民生集团投资有限公司作为启动单位,对商铺进行统一装修、招商、经营管理。但出人意料的是,最终收购国贸中心债权债务的变成了洛阳金地百货公司,这也是国贸中心烂尾到现在的根源所在。  洛阳金地百货有限公司是在许新皎一伙密谋下,临时仓促组织的亲属团伙。股东无业游民徐世平同许新皎关系密切,许新明是许新皎的妹妹,让其妹妹代表许新皎参股,伙同林友兴父子临时拼湊成所谓的金地百货公司,把原招来的香港铜锣湾、西安民生集团投资有限公司等,以各种潜规则拒之门外。金地百货公司未成立先横刀商户。12月8日未经业主同意,许新皎就匆忙批示同意与金地签订《协调资产收购协议》,以工作组的名义行使未成立的金地百货公司的权利,协迫商铺业主签协议,许诺签了合同就发房产证,不签者就不再办理。11月5日成立的金地百货公司,10月20日工作组就开始代签房屋租赁合同。有些商铺租赁的合同章都是后补的。就这样一个临时拆借1千万元的皮包公司,竟收购了懿龙2个多亿的资产。  国有资产占95%的股份,  金地逼租诱签二十年协议合法吗?  金地百货公司的成立和接管,不仅是政府的克星,而且也给商户业主带来深重的灾难。  七家拆迁单位的房产有的国有资产占95%,金地订的房屋租赁期限二十年,房租价按十几年前购房总价的年百分之六、七、八、九逐高的方式付年租,如此算来,房租高的几十元,低的十几元一平方米,把商铺业主的应得的利益都输入到许新皎一伙的口袋。那位政府官员敢表态将如此低的房子租给私人20年,可许新皎敢,许新皎被抓进去了,可直到现在还有个别官员在业主会上动员签合同,还是许新皎几年前订的一套政令,说什么把金地招来不容易,你们早签早受益,政府也早解脱。铁的事实再次无情地驳斥了个别官员的谎言,实际上是商户协议签的越早损失越惨,人为的社会隐患越大,不满情诸越演越烈。  欠商户千万元房租未还,新债又拖欠累积千万元  许新皎之流却帮忙转移,隐匿资产坑害商户  懿龙公司卖商铺387家,欠房租数千万元。金地接管后,不仅不还债务,原秘书长许新皎被抓起来后,政府某官员仍坚持执行许在位时订的政令,将懿龙的房屋和资产一古脑都转移到金地名下,对外美其名曰:别让外地法院查封了。合同法规定:欠债不还,转移资产,隐匿资产、低价买卖等均是违法行为。  事实胜于雄辩,金地收购懿龙4年了仍未开业,旧债数千万元不还,新债又拖欠近四年累积几千万,经营的大好时光,白白在金地手里溜走,金地百货公司还恬不知耻的说投了1个多亿。其实,金地投钱既没有还债,也没有投入经营,而是在许新皎的授意下以5000多元每平方米的低价收购法院查封懿龙的房产万余平方米,商户十年前购买懿龙的商铺还2万元左右一平方米,拆迁户、商户等一大批懿龙的债主,想出更高的价购买也不允许。按照相关法律,解封法院查封懿龙的房产应走拍买程序,懿龙的债主都有权竞拍,而且低于市场均价30%应视为无效合同。但许新皎一伙以金地公司的名义,肆无忌惮,恶意串通逃避债务。金地百货敛财某些官员不顾业主死活一直支持庇护。这是一把刺向政府和业主商户的不见血的双刃箭。再坚持拖下去,肥的是金地百货,害的是政府,惨的是商户、业主。  商铺签租20年,许半年开业  拖三年不付租金,上告无门  金地公司招商揭牌后,不是把精力用在经营上,而是无理的向政府讨要优惠政策,金地百货与387家商户签约20年的《商铺租赁合同》(1)乙方(金地公司)如逾期支付租金,逾期部分按月利息千分之五计息,逾期不得超过六个月,若超过六个月则视乙方不履行合同,甲方有权解除本合同并要求乙方支付拖欠的租金。同时金地给政府和商户许诺的半年开业,是句虚话。合同分别签约于2013年前后,至今时过4年,有的付了一、两个月房租,有的一分没付,由于金地违约,数百家商户上诉至西工法院纷纷要求解除合同,追要违约金。法律规定7日立案,但法院又推托数月仍不予立案,致使数百业主继续受害。  金地公司花钱组织百人胁迫政府  要求在五层裙楼上加盖娱乐场  金地百货公司绞尽脑汁钻国家的空子,消防要绿灯,楼房质量验收要绿灯,税收要减免等使尽一切手段敛财。某政府领导批示规划局拿出金地在国贸中心五层裙楼上增盖3189.92平方米,高9.5米高的娱乐场的意见,市规划局向市政府行文批示新增加盖楼的高度相当于3层住宅楼,与南侧住宅间距约13米,对住宅通风有一定影响,易引起信访。市规划局向政府行文并对个别领导的批示作了回答:容积率小,消防疏散有问题,楼的结构承载力不足等等给予否决。  金地公司增盖三千多平方米房产属于自己的,所以不惜一切手段强行盖,为加盖房与住户业主多次发生矛盾。金地百货花钱每人一至二百元收买组织社会闲散人员和煽动登封部分不明真相的商户100多人,以政府不支持为由,到政府游行示威两次,更有甚的是将国贸中心万余平方米的外观玻璃幕墙砸毁,建了两座通向五层的电梯。这种破坏性的装修不与拥有2万余平方米的业主、拆迁单位商量,金地是把整个大楼当成了自己的财产。  违法加大公摊面积害商户  调换原订商铺位置变相敛财  金地懿龙联手骗,几家拆迁单位的赔偿房位,在订合同时已确立。可懿龙公司和金地联手将原来在商场内的商铺位置,全部转移到金地百货名下。有的还一铺两卖,随意变更原来协议好的铺位,把许多拆迁单位的商铺位置变到消防通道、消防出口、过道等位置。上海剧院、三秋洗浴等多家单位拿着图纸合同找其说理,被一概否认。改变位置就是变相敛财,十年前在懿龙公司买商铺的价格1万元至2万元一平方米,而商场外的消防通道充其量也就2千元一平方米。对几百家商户的出手更为惨忍,按国家规定,楼的公摊面积应在15%-20%,可他们竟然把公摊加到50%左右,买二十平方米的房产,除公摊仅剩十平方左右。一家商铺少给5平方米,四百家就是2000平方米,这么明显的违反国家法令,坑害商户,借机敛财的行为,竟有某些政府官员逼房产局办房产手续。  购买上亿元的房产几年不缴税  影响几百家业主办房产证谁来管?  千余名住户业主,四百多家商户均缴了房产契税,可金地公司收购懿龙房产公司上亿元的房产,应纳税款上千万元,四五年未缴纳税款,致使业主交了房产契税也不能办房产证。  金地公司成立几年来,每年纳税几百元,收购几亿元的房产,拖欠几年不缴税,胁迫政府减免,已触犯了国家的税收法,为什么有些官员还袒护,名为保护招来的商人,实为谋私打保护伞。为什么违犯国家税法的行为无人去追究法律责任?因为许新皎的徇私政令,还被一些不明真相的官员执行着。  政府应重新审视金地公司,决不能让其故伎重演  否则遭殃的是商户,失信的是政府  事实证明金地公司是腐败分子许新皎敛财的工具,金地公司没有能力,没有实力经营国贸中心,他们以开业做幌子,骗国家、害商户,借机敛财。在这样下去,国贸中心只会欠债越多、越烂,最后成为政府的最大包袱和社会的隐患,千余名商户业主和数百名待业职工随时有群体越级上访的可能。  国贸中心在懿龙手中负债几百万窟窿并不大,可金地接管后债务增至几千万,窟窿数倍增大,上千名商户业主已经是忍无可忍了,认为金地公司所造成的经济损失是市政府工作组许新皎亲友团所造成的,应彻底查清,对有关人员依法处理,严惩不贷,以实际行动树立人民政府的形象,取信于民。  拆迁户、商户业主的春天是自救  希望政府支持千余商户、成立业主委员会联合体,自己的事自己做,自己的房子自己管,群策群力,合法经营,解除政府后顾之忧,还商户和业主以公道。金地公司打着政府的幌子,在许新皎违法政令的庇护下,继续坑国害民应该结束了。  金地公司非法经营这个问题不能及时解决,拖的时间越长,欠债越多,解决的难度越大。敛财的金地公司接管五年了,欠商户房租上亿元不还,每年缴几百元的税,欠国家税款上千万。金地百货一心在谋利敛财,它也没有能力经营。国贸中心要活起来,只能靠自救,自救才是国贸中心的春天!   洛阳国贸中心千余名住户业主和四百多家商户、七家拆迁单位的代表:  贾付民:13663029218 王金华:13383881090  张震国:13598178888 张治国:17703883033  李志新:13939920696 杜俊英:15537978368  张同意:13903799827 王银荣:18567659978  2017年8月1日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