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记实 > 正文

从“避险天堂”到“风险资产”——高盛解读货币的风险属性从何而来


记实 2018-06-12 03:41 我要评论

 

上个月,高盛分析师Kevin Daly通过对比各国汇率对风险的敏感程度发现,日元是避险货币中表现最为稳定的,与风险资产股票的负相关性最高。

另一方面,巴西雷亚尔、南非兰特等新兴市场货币,澳元、纽元等发达市场货币是表现最为稳定的风险货币,和风险表现呈现较大正相关性。

高盛使用两种指标来衡量风险,分别是MSCI全球股指的日波动和 “恐慌指数” VIX,相关性分析跨度时间为10年(2007-2016)。汇率对风险的敏感度即为Beta系数,数值越小,代表汇率对风险越不敏感,也就越具有避险特性,反之亦然。如下图:

有了结论,接下来一个问题就是,究竟是什么因素令避险资产更安全,或者说令风险资产更危险?在最新的报告中高盛提到了三大关键点:

1,与套利(即与美国的短期利差)高度正相关

此前不少研究都将利差归结为汇率变动的决定性因素,表现更强劲的货币通常利率也相对更高。

高盛也赞同这种强关联性,但提到一点,在某种程度上二者其实可以相互印证,利差有时候也取决于市场对风险的感知,例如利差代表持有某一货币所需要承担的额外风险的溢价。

所以高利差与高风险敏感性其实只是同时反映了某种更深层次的原因。

2,与净国际投资头寸(NIIPs)高度负相关

所谓的净国际投资头寸就是公共与私人部门的总资产减去总负债,反映一国对外债权债务状况。

经济学理论和不少研究都认为NIIP是一国经济能否很好应对外部冲击的关键性因素,也是观察是否会发生汇率危机的有效工具。

高盛亦认为,汇率对风险的敏感程度与NIIP存在明显的负相关。

3,与国际投资头寸的股债结构高度正相关

如果一国的资产更倾向于股票,而负债更倾向于固收,该国的资产负债表就有更高的风险性,全球风险溢价走高将会损耗净资产价值。

换言之,一国资产负债表中持有的股权超过负债,该国汇率就更有可能拥有高Beta系数,更可能是风险货币。

最后,高盛还发现是否是风险货币与一国的收入水平并没有明显的关联。有点发达国家Beta系数挺高,例如澳大利亚,而有的发展中国家Beta系数较低,例如泰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