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记实 > 正文

孙涛 我才50岁,只是春晚“小字辈”


记实 2018-07-07 13:58 我要评论

 

孙涛 我才50岁,只是春晚“小字辈”

孙涛 我才50岁,只是春晚“小字辈”

孙涛 我才50岁,只是春晚“小字辈”

孙涛 我才50岁,只是春晚“小字辈”

孙涛 我才50岁,只是春晚“小字辈”

孙涛 我才50岁,只是春晚“小字辈”

  一直以“小人物”形象活跃在舞台上的孙涛,今年又一次登上了春晚的舞台,并带来了小品《提意见》。从1994年至今,这已经是他第13次登上春晚的舞台,绝对算得上是春晚的“老熟人”,一句山东味儿的“我骄傲”,也成为如冯巩“我想死你们了”一般耳熟能详的春晚问候语。

  而一向喜爱军旅题材作品的孙涛,也是一名军人。从1984年入伍,到2017年退伍,他整整当了34年的兵。他身上时刻带有军人的朴实和谨慎,不喜欢拍照,面对镜头会感到些许不适;面对看不惯的人和事,他会直言不讳,坦承自己看不懂流量和炒作。

  对他而言,春晚和部队这两件事,占据了他人生的一大半。他很难想象,未来还有什么事能够让他再坚持二十年、三十年。“虽然所有事都不可能做一辈子,但我觉得我一辈子都是军人。而对于春晚,我也会一直坚持下去。”

  

  16岁上台表演紧张到哭

  1968年孙涛出生于山东,爸爸是山东省有名的曲艺演员,最擅长的是山东快书。受到父亲的影响,孙涛6岁时就能说一口流利的快书。

  上世纪70年代,孙涛所住的部队大院里有一个露天广场,父亲就鼓励孙涛在“舞台”上为大家表演。那时的他并不像其他孩子一样有很强的表演欲,一上台,就紧张得站立不安,说到一半连词都忘了。台下的“观众”都是孙爸爸的老友,赶紧给他鼓掌加油,但孙涛还是演得磕磕巴巴,最后直接站在台上哭了起来。“我父亲就觉得我将来肯定干不了演员。这一行需要脸皮厚,我这么怯场,吃不了这碗饭。”

  孙涛也失望于自己没有天赋,加上学习成绩并不如意,为了能顺利分配工作,16岁那年他去当了兵。那是他第一次离开父母,到了遥远的新疆。

  2本想等退伍后去开出租

  在部队里,他不爱说话,每天只是跟大家一起吃饭、训练,“很苦,但当时我也回不去了,容不得我后悔。”后来孙涛被选进了宣传队,训练压力小了,但他却要再次面对舞台。

  那时的宣传队一共42个人,每次都是41个人去参加文艺汇演,留下孙涛和军犬一起看门。“我上不了台,演不了,那段时间我都开始准备退伍了。”那时他最大的理想就是回家当个片儿警,或者出租车司机。他总是安慰自己,开出租一个月能拿2000块,其实也不错。

  想着要退伍,他也放松了,在最后一次全军汇演上,他说了一段相声。就是这段相声,获得了汇演的一等奖,孙涛很快被提升为了干部。两个月后,解放军艺术学院招生,老师说他“条件还可以”。“现在想想,我能搞上表演,真的是机缘巧合。也是因为部队才有这样的机会。不然,我可能现在就在家当个售票员什么的了。”

  3一个小品作业上了春晚

  孙涛真正开始接触小品是在进入军艺后。此前,部队大多是小合唱、群舞,小品只能在春晚上看到。当时陈佩斯、朱时茂演的《吃面条》《卖羊肉串》,孙涛反复看了很多遍,“哎呀,当时觉得怎么能演得那么好。”

  军艺有一门表演基础课叫“观察生活练习”,学生需要通过观察生活中的人和事,打磨作品。当时他在学校并不是很合群,很少和大家一起吃喝玩乐。在同班同学洪剑涛等已经开始接演晚会,并小有收入时,孙涛却还留在学校观察生活。“我还是觉得自己先天条件不好,需要比大家更认真、更努力。”

  当时他为了完成反映军容军纪的观察作业《纠察》,故意让搭档的女同学外出时军装不整,引起纠察的注意,孙涛便在一旁观察纠察的动作和神态。在排练小品期间,他还经常把铺盖卷直接背到排练场。练到了半夜一两点时,他就直接睡在舞台上,第二天刷个牙就去上早课。

  “后来团里需要小品参赛,但没现成的。我说我只有学校的作业,不知道行不行。”最后《纠察》被团里阴差阳错拿去参赛。而它不仅拿了奖,还让孙涛得到了第一次上春晚的机会。

  4第一次去央视忙着合影

  回想第一次上央视春晚,孙涛说,刚开始知道这个消息,人完全懵了,眼前一片空白,“就觉得,上春晚多难呢,我怎么能上呢?”但到了演出当天,他竟然一点包袱都没了,“当时我最重要的‘任务’就是找明星合影,反正我觉得以我的水平,第二年也来不了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