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人才 > 正文

地下情、同性恋、香港最难驯服的导演不是王家卫,而是他!


人才 2018-04-27 01:38 我要评论

 

本文首发于香港电影公号

文:伶小姐。。

在香港众多导演里,哥哥张国荣最风情万种的演绎只给过两位导演

一位是王家卫,另一位是关锦鹏。

不知为何,一提到这两位导演竟有些双生的意味。

极有可能是这二位皆疯狂迷恋上海,拍出来的电影都以暧昧迷离的调调贯彻始终,对于醉生梦死的质感,从第一部作品至今从未改变,他们的镜头偏爱张国荣张曼玉和梁朝伟,他们的电影总带着诗意的文学化。

他们的电影一个像白玫瑰一个是红玫瑰,王家卫的电影是解药,而他的则是迷药!

王家卫导演被人提及太多次,而电影同样美丽的关锦鹏却极少被人真正注目。

实则这位在美学方面能与王家卫齐名的导演,他的电影之于王家卫,更为阴暗且迷人,就像那魅惑十足,媚骨天成的妖姬。

他营造出来的影像奢华放纵到极致,颓废不思进取,宛如红玫瑰的诱惑,香艳靓丽到不遗余力。

他镜头里的人物都被情欲虐了一朵朵”恶之花“,但不费吹灰,魅惑众生!

1988年,关锦鹏联合香港著名“女妖"作家李碧华,集合张国荣梅艳芳两大尤物,再加上美术指导朴若木繁花盛放的装饰和点缀。

如花十二少沁人心脾,惊心动魄的五十几年”人鬼情未了“,让观众第一次见识到了关锦鹏对于美极精雕细琢,摧枯拉朽之能事。

这位男生女相的导演不管是电影还是美术,通通出类拔萃。

梅艳芳的眉眼,张国荣的出场,绣花密集的粉色壁纸,妖娆如迷梦的鸦片烟···都是关导演精心雕琢出来的”如梦如幻月,若即若离花“。

于是,我们欣赏到了张国荣最颠倒众生的一次回眸。

他捕捉到了梅艳芳侠骨包裹着的七分妖冶和三分深情,不仅给予梅艳芳第一个金像影后的殊荣,也让梅姐在舞台之外,依旧光芒四射。

最妙的是,这部电影宿命般的成了哥哥和梅姐一生最芳华绝代的注脚。

1992年,他以半纪录片半剧情片的形式,亦幻亦真地展现了绝世名伶阮玲玉一世的风华与凄迷。

黑白影像,上海话,真实的电影残片,宛如一场浓的化不开的梦中梦,戏中戏,张曼玉的演绎更是让阮玲玉这个离观众很远的旧时代明星,瞬间真实得刻骨。

《阮玲玉》是张曼玉演艺生涯中演技最精湛的一次的发挥,使得这位早几年被人看作花瓶的女明星,华丽转身,找到自己除明星之外最珍贵的身份,一个真正优秀的女演员。

演技如灵魂,他帮张曼玉拾回了极少数演员才会有的馈赠!

叶玉卿纯如白饭粒,陈冲艳如朱砂痣,1992年关锦鹏邂逅了张爱玲的《红玫瑰与白玫瑰》。

那是我们通过影像最亲近张爱玲的一次,因为关锦鹏我们更加理解张爱玲在写什么。

继他之后,没人拍张爱玲能拍出他的《红玫瑰与白玫瑰》里所泄露出来的,属于”欲“的华丽与不耻感觉,让人没法拒绝。

他既能用美好的肉体和俊美的脸加上华衣美服堆砌出张爱玲一字一句编织出来的精致生活,又能将精致背后蠢蠢欲动的”虱子“表现得别有用心。

人的堕落,自私,贪婪,好色···为了满足欲望,丧尽天良,见者有份,无一幸免!

2001年,继王家卫的《春光乍泄》之后,他的《蓝宇》成为华语影坛不可多得的酷儿电影之一。

不同于王家卫的迷茫与绝对放逐,他的《蓝宇》更为决绝刺痛,王家卫迷恋”离开“,而他热爱”死亡“。

王家卫把同性恋理解为一道绝色的伤口,在他看来则是一场朝生暮死的决绝欢爱。

刘烨精致的少年感娇美若滴,他妖异到可怕的“诱受"性感是如此撩人。

胡军的渣是如此贵气倜傥,风度翩翩。

和黎耀辉的离开释然比起来,蓝宇的死于非命让同性的爱情品读起来更为天理不容但美轮美奂。

2005年,关锦鹏回到他挚爱的上海,寻欢作乐。

这一次他选中了一直粘着”港女“标签,天后里最会演戏的好苗子,郑秀文。

关锦鹏用他如爱抚般的镜头调教成《长恨歌》里红颜祸水般的上海小姐王琦瑶,烈焰红唇,万种风情,在纸醉金迷的大上海,烟视媚行,美得惊人!

王安忆笔下浮世绘般的大上海,被关导演如流水一般的镜头将香烟,唱片,浓烟的暖色···一镜到底。

营造得似万花筒那样如花似锦,危机与乐趣并存,美不胜收。

他的电影,如同张爱玲的文字,黄耀明缠绵悱恻的靡靡之音。

一字记之曰,愈快乐愈堕落!

这位曾经做过许鞍华副导演的阿关,1986年就以处女作《地下情》为香港电影送上第一剂“迷幻药”。

还是少女的蔡琴和金燕玲,嫩得可以掐出水的温碧霞,加上还是“小尤物”的梁朝伟。

少女间的暧昧百合,男女之间色气满满的情欲肉搏,在八十年代就敢拍这样的电影,对于暧昧的调度和情欲的玩弄,关锦鹏比王家卫早了好几年,他才是鼻祖。

那时候的老王还在逐流着手拍《旺角卡门》。

彼时24岁的梁朝伟还是青葱水嫩的美少年,他周旋于年轻的温碧霞和金燕玲之间,像一只极美的穿花蝴蝶。

后来他在王家卫电影里的颓废和矜贵,实际上是关锦鹏第一个发现并将他发扬光大的。

所以,梁朝伟堕落起来有多美,关锦鹏最有发言权。

不然,我们也见识不到日后他在《阿飞正传》里惊世骇俗的一分钟了。

关锦鹏导演的电影不多,但他每一次的作品都是一次美学实验,似乎香港娱乐圈看得过眼的尤物都被他的镜头亲吻出最性感的一面示人。

就连一向阳光帅气的张智霖都会在他的《继续跳舞》里拍着裸露的胸膛邪魅地说出一句,我,尤物来着。

“害怕悲剧重演,我的命中命中,愈美丽的东西我愈不可碰!”

这首黄耀明主唱,林夕填词,凄美浪漫流传不息的《暗涌》就是出自关锦鹏执导的同性恋电影《愈快乐愈堕落》。

王晶的爱将邱淑贞和陈锦鸿,到他的电影里立马收起了灼灼的艳光,就像喝醉了酒一样,在爱与被爱中畅泳,迷迷糊糊,说不清道不明,从头到尾都在做梦,这和我们从认识爱情到迷恋爱情的一刻,如出一辙。

之后,他执导了一部名为《男生女相:华语电影之性别》的纪录片,他开诚布公地向世人介绍着他认同并以之为信仰的同性恋。

这个纪录片在华语电影史上是绝无仅有的。

从任白绝恋,到张彻吴宇森电影暴力美学背后的男性身体崇拜,从梁祝到被徐克常拿来蛊惑人的性别混同,给哥哥张国荣一次发声的机会,使得观众对于同性恋或者电影里面的“性"不再那么狭隘。

更给予观众一个好sex且十分新奇的视角去看待华语电影几十年来一些导演所传递出来的电影美学。

这就是关锦鹏,男人的脑,女人的心,拍电影只为玩美,爱情至上,性别无畏,性与欲望全为感官和真爱服务。

用艺术向商业宣战,像极了许鞍华的偏执,又带点儿王家卫的迷幻,可他决绝到死,没有回头的可能。

所以当我们提起桀骜不驯的王家卫和许鞍华的时候,别忘了香港还有一个愿意为了美,为了电影,为了性,为了爱情”去死”的关锦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