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政要 > 正文

新密市人民政府疑与煤炭局共同瞒报多起死亡事故 (转载)


政要 2018-01-23 16:48 我要评论

 >

  新密市人民政府疑与煤炭局共同瞒报多起死亡事故 (转载)

  按照国家规定,瞒报生产死亡事故,要追究政府分管领导和主管部门主要领导的责任。相关部门接受举报后,应在调查核实结束后10日内,采取适当方式向举报人反馈核查结果。但是在河南省新密市,先是煤炭局向市政府隐瞒2起事故,记者向市政府反映相关情况后,市政府一言不发,对调查结果秘而不宣,疑共同帮助企业进行瞒报。

  今年7月14日,媒体向新密市煤炭局及新密市政府反映了多起煤矿安全生产事故,新密市煤炭局称所有事故全部上报市政府,由市政府牵头成立调查组查处;而主管安全生产的副市长秘书却称市政府只收到了2起事故报告。期间,新密市煤炭局称事故调查期限为60天,调查结束后,会向媒体提供调查结论。如今60天期限已过,调查结果如何呢?请看媒体的跟踪调查情况。

  4个月连续发生多起死亡事故

  经调查,5起死亡事故发生在短短4个月之内,情况如下:

  2017年3月16日零点,郑州煤炭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王庄煤矿发生井下塌方事故,造成矿工王某军死亡,现年38岁,家住河南省登封市唐庄乡龙头村xx号(为保护隐私具体门牌号隐去)。妻子陈某红;长子王某辉,现18岁;幼子王某新,现12岁;父亲王某敏;事故发生后,于新密西苑大酒店达成私了协议隐瞒事故,2017年3月22日火化,2017年3月25日注销户籍。

  2017年6月22日,“郑宏康辉(新密)煤业有限公司”(矿长为徐国卿,安全生产许可证号:豫MK安许证字[2014]011206),发生安全事故,造成矿工王某敏死亡,身份证号:xx01261974061033xx(为保护隐私身份证号前后两位数隐去),妻子杨某鸽,家住新密市苟堂镇石庙村高家庄xx号(为保护隐私具体门牌号隐去),协议私了赔偿160万元隐瞒事故,于2017年6月25日在登封火化。

  2017年7月9日下午4点,“郑新安泰(新密)煤业有限公司”(安全生产许可证号:豫MK安许证字[2016]121510)发生井下塌方事故,造成矿工朱某仓死亡,汉族,身份证号:xx01261967042800xx(为保护隐私身份证号前后两位数隐去),户籍地为新密市新华路办事处冶金路x号x号楼(为保护隐私具体数字用x代替),实际住址新密市平陌镇平陌村前街西xx号(为保护隐私具体数字用x代替),于登封协议私了赔偿220万元,隐瞒事故。妻子冯某娥,1972年1月18日出生,现年45岁;儿子朱x,26岁;女儿朱x,18岁(为保护隐私,孩子名字用x代替)。

  2017年5月24日晚7点左右,新密市岳村镇马寨村郑新永丰(新密)煤业有限公司(安全生产许可证号:豫MK安许证字[2010]011187y)二井下掘进头处发生透水事故,四点班当班矿工全部死亡(8人),领班郑某峰,新密市白砦镇王砦河村人(此事故详细名单已调查出大概,下次公布详情)。

  2017年7月10日,新密平陌镇的郑州煤炭工业(集团)有限责任公司大平煤矿一四井(安全生产许可证号:豫MK安许证字[2010]021104y)发生生产事故(法人刘万兴,承包人裴朝阳),造成矿工周某卫死亡,现年41岁,登封宣化镇周家门村xx号(为保护隐私具体门牌号用xx代替),妻子叫屈某丽,有两个孩子分别为8岁和3岁,7月15号达成协议,赔偿180万元隐瞒事故。

  部门科室之间对调查结果互相踢皮球 玩转圈游戏

  今年9月中旬,记者两次赶到新密市,对事故调查结果进行跟踪采访。在新密市煤炭局,综合科负责人称对事故情况不太清楚,具体事故调查由煤炭局安监三科负责,但需要通过信访科联系。由于信访科工作人员不在,记者直接到了新密市煤炭局安监三科,安监三科负责人告诉记者,事故调查确实是由安监三科负责,但是想要查看相关事故调查结果,必须通过信访科联系。

  然而,到了新密市煤炭局信访科,宋科长却称事故调查是由市政府成立的调查组调查,调查结果直接上报到新密市政府,并不通过新密市煤炭局。

  对于安监三科负责事故调查一事,宋科长称,安监三科只是参与调查,事故调查结果由市政府调查组调查结束后直接向市政府汇报,通过审查后,事故结果上报给上级转发举报信的督办单位,新密市煤炭局对调查结果并不掌握。目前有3起事故已经上报相关部门,2起事故处于市政府调查结论审查阶段,但具体上报单位和调查结果需要到新密市政府才能了解情况。

  主管副市长避而不见 副市长秘书一言不发

  根据宋科长所说的情况,记者赶到了新密市人民政府。在新密市政府办公室,相关负责人称对事故情况不了解,也不知道事故调查是由哪个部门负责,具体情况只有主管煤矿安全的副市长张宏杰和副市长秘书王志飞了解。记者两次找到副市长秘书王志飞,第一次王秘书见到记者后称要下乡考察,随即离开办公室;第二次干脆听而不闻,一言不发。

  看到这种情况,记者到市政府办公室,希望联系到张宏杰副市长,了解相关情况。但从市政府办公室主任到秘书科工作人员,记者询问不下于10人,均称不知道主管煤矿安全的张宏杰副市长在何处办公,让记者联系王志飞秘书。

  期间,记者在市政府办公室工作计划牌上看到第二天上午11点,张宏杰副市长在市政府会议室开会。于是,第二天上午记者在会议室门口等待张宏杰副市长,然而在会议开始前,记者却被以安排了了解事故调查的工作人员接受采访为由带离了新密市政府,但等到下班,记者也没见到所谓的对事故情况了解的工作人员。

  省煤矿安全监察局称无报告单视为未报

  那么事故调查结果究竟如何?新密市煤炭局称部分事故已经上报是否属实?

  记者查看了河南省煤矿安全监察局统计中心发布的河南省煤矿事故快报,截止到9月19日发布的事故信息显示:骨干企业郑州煤炭工业(集团)今年共发生了2起事故,造成2人死亡,但这两起事故并非上述事故;地方煤矿仅发生了1起事故,造成了12人死亡。也就是说,记者所反映的这5起事故,均未在事故快报中体现。

  由于事故快报显示情况和新密市煤炭局宋科长的说法存在差异,记者赶到了河南省煤炭安全监察局核实上报情况。在执法监督处,贾处长告诉记者,统计中心发布的信息是河南省所有煤矿的安全生产事故信息,安全事故上报是一个公开的过程,从上报时间、经手人到上报目标单位、接收人,都有明确的记录,每级部门上报时间间隔不能超过2小时,并应有事故报告单可供公开查询。如果新密市相关部门无法提供这些细节,可以视为没有上报。贾处长还告诉记者,现在处于煤矿严查阶段,如果查证属实,确定瞒报,仅一人事故,市长就不说了,主管的副市长和煤炭局长可以直接免职!随后,贾处长让记者留下相关事故的详细信息,表示将对事故进行核查。

  按照国家安监总局关于安全生产举报的相关规定,接受举报后,应在调查核实结束后10日内,采取适当方式向举报人反馈核查结果。但截止到目前为止,记者多次向新密市煤炭局、新密市政府了解相关事故调查结果,却以各种理由拒绝。

  为何查看新密市的安全生产死亡事故调查结果如此之难?从7月14号至今的多次采访中,除郑新永丰(新密)煤业有限公司透水事故外,新密市相关人员均未否认发生过以上其他事故。如果没有瞒报,为什么新密市政府和煤炭局都讳莫如深?其背后隐藏着什么?

  记者将全程关注河南省煤炭安全监察局的调查结果,详情请看后续调查。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