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政要 > 正文

中储粮襄阳库涉嫌挪用上千万粮款数百名农户追讨四年无果


政要 2018-02-07 18:51 我要评论

 

央广网襄阳7月6日消息(记者 管昕左艾甫)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多位湖北襄阳的农户及粮食经纪人向央广新闻热线反映称,在2013年中晚稻“托市收购”过程中,中储粮襄阳直属库“假租仓真委托”,违规将襄阳直属库万宝粮油收储库点,由租仓库点变为委托库点,导致上千万粮款遭挪用,上百户种粮农民追..

央广网襄阳7月6日消息(记者 管昕左艾甫)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近日,多位湖北襄阳的农户及粮食经纪人向央广新闻热线反映称,在2013年中晚稻“托市收购”过程中,中储粮襄阳直属库“假租仓真委托”,违规将襄阳直属库万宝粮油收储库点,由租仓库点变为委托库点,导致上千万粮款遭挪用,上百户种粮农民追讨粮款多年无果。

此外,襄阳直属库将万宝同时期收购入库的贸易粮,就地划转为政策粮,且该库点存在“一仓混装”的现象。这都是国家粮食局等主管部门三令五申,严令禁止的。

目前,这批粮食还陷入权属争议,涉及四方利益相关人,中储粮襄阳直属库和农发行襄阳市分行也在争夺粮权归属。而由于粮款、粮权等问题多年未妥善解决,万宝收储库点本该两到三年就轮换的省级储备粮,已严重发霉变质。本该专款专用的粮款,最终流向了何方?

今年64岁的郝文双是襄阳市襄州区双沟镇郝营村人,2013年,他将收获的部分小麦卖给了同村的粮食经纪人郝文平,7000块钱粮款至今都没拿到。

郝文双:这个粮款没有到位,你说怎么办?也不能天天逼着问他要吧。但我买肥料、家庭开支也等着用钱啊!

郝文平是郝营村附近小有名气的粮食经纪人。理解他的村民认为他遭难了,原因是2013年下半年他将小麦卖进镇上的万宝粮油有限公司,但万宝没有给他兑付粮款。几年来努力腾挪资金偿还了不少粮款,尚欠30多家农户共计30多万。枣阳市七方镇上的粮食经纪人高宗民的遭遇也是这样。

高宗民:我也是个最低级的粮贩,都是一家一户收上来的。到目前为止,我涉及的有上百户农民,万宝欠我粮款三百多万。

记者走访了双沟镇附近的多个村庄,挨家挨户采访了近20户种粮农民,他们均在2013年7月到12月间,通过粮食经纪人,将小麦或者稻谷卖进万宝粮油有限公司,但他们都没有拿到粮款,有的农户被拖欠粮款7千多元,有的则高达6万多元,大多是该农户当年所有的种粮收入。

拿不到粮款的农户及粮食经纪人,要拉回粮食。却发现仓库都已挂上粮权公告牌,有的仓库挂的是中央事权粮,有的仓库对外公告说是湖北省级储备粮。中央事权粮,产权属于国务院,省级储备粮产权属于湖北省政府,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用于抵押、质押、担保和清偿债务。这让粮食经纪人难以理解,当初他们卖给万宝的粮食明明是贸易粮,最后这批粮食,怎么就成了“托市收购”的中央事权粮和省级储备粮?

粮食经纪人刘海林:我卖的贸易粮,水分、杂质跟托市粮要求的水分、杂质是不一样的,首先从这一点可以证明,我们不是按照托市粮指标卖的。我们手里的票据也能证明。

根据粮食经纪人高宗民提供的入库凭证,他2013年11月17日卖进万宝的一车优质稻,水分15.5、杂质6.3,价格1.35元/斤,万宝粮油公司开具的入库单显示,这批粮食拉进了万宝收购点一库的13号仓。而在这个时间段,襄阳直属库在万宝收购点租赁的13号仓库,正在收储最低保护价粮。两种性质的粮食,价格、指标都不相同,怎么都进入了13号仓?

万宝收购库点,是2013年中晚稻收购过程中,中储粮襄阳直属库租库收购的库点之一。万宝粮油有限公司是一家民营企业,其作为租仓库点,是中储粮湖北省分公司、湖北省粮食局、中国农业发展银行湖北省分行共同确定的。按照相关规定,租仓库点的托市收购,中储粮襄阳直属库必须派出至少5名工作人员,直接进行收储和管理。而在实际操作中,襄阳直属库在万宝收储库点却是“假租赁真委托”。时任万宝粮油副总经理杜章程说,收购时,襄阳直属库并没有派人来。

杜章程:襄阳直属库把中储粮的收购原始单据,交给万宝,万宝请了四个人,在财务室最里边的屋里,按襄阳直属库的要求,从派出所调取户口簿的名单,编造的人名说是卖粮了,又叫他们来仿假卖粮人的名字,在领款一栏签上字。说是粮款已经以现金的形式结算了,收购单据写的五个人,收购结算等一栏,都是襄阳直属库的名字,看起来是他们自己在收购,钱又付了农民。

根据湖北省高法的判决文书,襄阳直属库承认,是“假租赁真委托”。此外,襄阳直属库方面的代理人在法庭上陈述称,“襄阳直属库私自将租仓变为委托收购,因为租仓收购是自行收购,粮款是现实发放,所以只能现金交易,而变更为委托收购后,如果资金通过银行划转就有可能被确定未有委托收购的违规行为。”

那么,托市收购的粮款本该专款专用,那么这笔粮款最终流向了何方?襄阳直属库事后在给记者的文字回复中称,粮款已基本付清,万宝粮油也确认收款。但记者获得的一份录音透露,襄阳直属库和万宝粮油主要负责人涉嫌挪用一千多万粮款。这份录音记录了2015年8月2日,时任襄阳直属库主任宫志刚主持召开的一次内部会议。

宫志刚和时任直属库副主任江波、贸易部经理张刚在一起算账说:一起动用的稻谷款加起来,共计一千六七百万,其中周玉梅六百万,直属库欠同星(随州同星饲料厂)一千多万,用小麦抵了一部分,最后欠随州同星饲料厂350万,是用了万宝的这笔稻谷款,再加上空库300多万,再加上个什么……

襄阳直属库的“假租仓真委托”,导致掌控整个收购、结算环节的万宝粮油有限公司,“就地划转”将贸易粮变成了“托市收购”的最低保护价粮。在农户及粮食经纪人转而向襄阳直属库追讨粮款的过程中,却发现更多的违规隐藏在深处。

根据中储粮总公司关于2013年中晚稻最低收购价政策问答,承担最低收购价收购任务的收储库点,严禁从现有库存陈粮中划转或移库,不得挤占、挪用收购资金;收购的粮食要做到分性质、分品种、分等级、分年限单独存放,不得混合混合存放。

7月1日,记者以买粮人的身份,跟随两位粮食经纪人,一起进到万宝收储库点储存省级储备粮的7号、8号、11号粮库,以及襄阳直属库对外公示存放的最低保护价粮的12号、13号仓库。在13号仓库,记者看到,两个品种的粮食储村在一个仓库里。

时任万宝粮油有限公司副总经理杜章程还向记者透露:12号仓里面都是稻谷,但是有省级储备的,也有中储粮的。虽然是一个品种,但两个管理单位的粮食在一个仓库里。13号仓还存在小麦是“一女二嫁”,一批粮食既是省级储备粮,又是中储粮的轮换备用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