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政要 > 正文

看完人民的名义,来看看新昌反贪局导演的这出冤案!(转载)


政要 2018-02-09 04:07 我要评论

 

  以人民的名义,行使人民的权利:实名举报新昌县检察院反贪局张鑫等人报复性执法,构陷我父亲拆迁诈骗,判刑十年!  以人民的名义,行使人民的权利:实名举报新昌县反贪局张鑫等人报复性执法,构陷我父亲拆迁诈骗,判刑十年!  普通老百姓,被违法铐走,胁迫殴打逼其作证,因不屈从被控诈骗,面临十年冤狱!  摘要:从案情表面来看,是拆迁之后,发现拆迁有问题,追溯我父亲诈骗110万,要坐十年牢(情感医生情感天地)。真实原因是,新昌反贪局抓走父亲,目的是令其做村干部贪污贿赂的证人,父亲因不知情而无法交代,被施以殴打、掌掴、吐痰、测谎等刑讯,但未屈从。疑因抓人程序与审讯过程违法,影响反贪局形象,所以另行安插罪名,公安、法院、检察院相互包庇,身为普通百姓,有冤无处诉!  拆迁户有多赔钱的主观意愿,并不等于他有诈骗的主观动机;  而司法人员在违法办案的前置条件下,有掩盖的动机,更有制造证据口供的天然便利!  我叫黄添天,浙江新昌县梅渚村人,毕业于浙江大学,手机13758134720。我父亲黄炎福,是浙江新昌县梅渚村的一个普通老百姓,未担任任何公职。现我实名举报新昌检察院反贪局张鑫等非法使用公权力,对我父亲进行报复性执法,蓄意构陷我父亲诈骗罪。就我父亲受到的不公正遭遇,向新昌检察院提起以下质问和控诉。本文所述均为事实,如有虚构捏造,本人愿意承担一切法律后果。  一、冤情起源  2015年3月9日上午七点左右,我父亲被检察院反贪局的人用手铐强制带走,期间未出示证明未说明缘由。根据我父亲控诉,他在反贪局被凌辱、殴打、测谎一整天,被要求交代村干部贪污贿赂事宜,因表示不知情被认为不配合不老实,以诈骗罪刑拘,37天后被正式逮捕,被指控拆迁诈骗110万。3个月后,又以涉嫌贪污罪立案侦查。2016年1月20日,终于开庭审理,历时一年, 2017年2月16日,新昌一审法庭判决诈骗52万,有期徒刑10年,贪污罪8个月,合并刑期10年!期间,律师多次申请取保候审均被拒绝,我奶奶病重父亲未能探望侍奉,我奶奶去世未能出殡送行,留下终身遗憾!  二、案件回顾  2013年,秀洲至路桥公路新昌梅渚至澄潭段改建工程启动拆迁,我家为拆迁户,我家有自住的四层楼房一幢、爷爷奶奶处继承的70.6土地一块、大伯黄德福处购买的两间合计30平方米的小房子申报补偿,合计获得拆迁补偿款169万、99平方米宅基地一处。  根据起诉书的指控,我父亲涉嫌诈骗拆迁款110万元,我奶奶处继承的70.6平方米土地、我大伯处购买的房子,均为诈骗,仅有自住的四层楼房为合法建筑,重新评估后仅能赔偿60万元不到,需要自行建造新房成本、过渡期自行安置。  (点击可看大图清晰)  三、程序违法  案件执法和侦查过程涉嫌严重违法!   (1)3月9日上午,我父亲被带走,是以什么身份被新昌检察院带走的?如果是证人,不能用手铐,不能测谎。如果是犯罪嫌疑人,为何没有任何立案手续、传唤手续?  (2)公安第一次提交的卷宗里,为何要写是新昌澄潭派出所将我父亲抓走的?为何要明显违背事实,虚构归案经过,目的何在?  (3)公安第二次提交的卷宗里,为何又将归案经过变更为检察院移交?但移交时间是3月9日上午?究竟我父亲是上午,还是晚上到澄潭派出所的,请提供相应录像证据?  (4)公安第一次提交的卷宗里,为何有一份3月9日上午我父亲在澄潭派出所的审讯笔录,我父亲没有签字,民警备注“犯罪嫌疑人拒绝签字”,当时我父亲人在检察院,这份笔录从何而来,是否涉嫌造假,造假的目的是为何?  (5)我父亲在嵊州看守所因脑梗、血压过高被拒绝收押,身体状况有问题,不适于收押,为何又在新昌检察院被收押?能否请嵊州看守所提供当日的体检报告,证实我父亲当时的身体状况?又为何要舍近求远,将我父亲送至嵊州看守所?  (6)新昌人民法院为何拒绝我方申请的证人出庭?我们在1月29人提交证人名单,2月2日临开庭方告知证人不允许出庭作证?法律依据是什么?  事出反常必有妖!以上的问题,不仅涉及到程序是否公平公正的问题,也涉及到新昌检察院反贪局办案人员是否违法办案的问题,更关系到办案动机是否单纯的问题?名不正则言不顺,动机不纯则结果可疑。  四、事实还原  根据一审法庭的审理结果,认定:(1)我父亲从奶奶李法芹那里获取的土地证上所载70.6平方中有20.86已被拆迁,是明知重复故意申报,属于诈骗;(2)同时认定我父亲从我大伯黄德福购买的18.433砖墙屋明知是搭建,虚构为翻建申报补偿,属于诈骗。  (一)关于奶奶那里的土地证的70.6部分是否构成诈骗有以下疑问:  1.法院认定70.6中有20.86平方米已经被拆迁的依据何在?以何事实和法律tuifan我方提交的证据?  (1) 土地证是1994年4月1日颁发的,20.86的拆迁测绘登记时1993年11月23日,拆迁测绘登记在前,土地证颁发确权在后;(2) 土地证绘制房屋3间,拆迁前老房子有4间房屋,第一次拆迁被拆除1间;(3) 老照片显示拆迁前猪圈与主屋的宽度比为1:7,土地证测量约为1:5,差异极大,还原被拆迁房间则仍为1:7;(4) 被拆迁一间房屋的尺寸为4.4*4.74,与土地证所绘制的任何一间房屋面积均差异极大。  以上四点,均可证明土地证所载面积为拆迁后剩余面积,法院如何tuifan,并确凿证明70.6包含被拆迁的20.86。  2.法院如何认定我父亲明知70.6中有20.86已经被拆迁?  2013年之前,我父亲并不知道这本土地证的存在,拆迁前偶然问起我奶奶方知晓。也就是说,当年这本土地证的办理过程,我父亲全然不知。如此,我父亲何以明知土地证的70.6包含了20.86呢?若我父亲不明知,仅仅是看到土地证写了70.6,提交拆迁小组补偿,则也不构成诈骗。法院若要证明我父亲明知,是否要先证明我奶奶明知,我奶奶告知我父亲,然后我父亲明知呢?  3.法院如何认定我父亲没有向拆迁小组说明过情况?  老房子曾经被拆迁过一间的事实,我父亲从未否认,他也表示向拆迁小组的章宪初、梁晓初均说明过。仅仅根据现在章宪初、梁晓初分别否认我父亲向他们说明过,也不能充分证明我父亲没有主动说明,这两人都是拆迁工作人员,与案件本身有利害关系。如若我父亲有主动说明,则必然不诈骗,如若没有主动说明,也不必然就构成诈骗。  4.法院如何认定拆迁小组毫不知情?  拆迁小组中有熟悉村干部的工作人员,对老房子情况了解。并且老房子因为当前拆迁已经成为倒屋基(当年说拆一间,实际拆除超范围全部倒塌),村里人人皆知,拆迁小组经过详细摸底,调研,现场也可以测量,何以证明他们毫不知情。因为时候在笔录中否定知情就认可他们不知情,是否有失公平?  5.如果确实存在瑕疵,法院如何评判拆迁小组工作的过失?  退一万步讲,假设70.6确实有确凿证据包含了20.86,有确凿证据证实我父亲明知这个事实,同时证明我父亲没有主动说明有隐瞒,这就是我父亲诈骗了吗?拆迁小组作为政府工作人员的工作职责履行是否失当?须知拆迁是有非常细致周全的工作流程的,并不是一个拆迁户申报了什么,就认定为什么的。就像一场考试,学生想考高分,有题目不会做又不想空着,提供了一个错误的答案,老师批错给了满分。事后发现了,可以把分数扣回去,但不能说学生是诈骗。  (下图案件的逻辑推导图,点击可看清晰大图)  (二)关于从大伯黄德福处购买的18.433砖墙屋是否构成诈骗,同样有以下几个疑问:  1.法院是否有充分的证据认定18.433的砖墙屋是属于搭建,而非翻建?  目前来看,法院认定18.433的砖墙屋是搭建而非翻建的证据主要来自于砖墙屋原主人黄德福夫妇、村民潘法忠的口供,并无qita证据。  根据黄德福本人陈诉,他是3月9日晚上(也就是我父亲被带走的当天)被紧急带至澄潭派出所的,并且是由检察院的人对他进行了讯问,他本人表示砖墙屋是93年左右就建起来的,后来翻建成砖墙屋的,检察院办案人员不予认可,胁迫诱导其说是05年后在空地上搭建的。  检察院为何如此紧急的讯问我大伯?一审我大伯要求出庭作证又为何不予许可?  我大伯因其原先小房子抵宅基地原本就不足,故将两间小房子卖给我父亲后,他自己又向村里qita人购买了更大的房屋抵宅基地,。  大胆做以下猜测和推理:是我大伯明知砖墙屋不符合补偿要求,进而欺诈我父亲的可能性大呢?还是我大伯在3月9日当晚被办案人员胁迫做不利于我父亲的虚假口供的可能性大呢?  我大伯目前已经写了书面证明,正式18.433砖墙屋是93年左右建造起来的,村里qita村民也同步进行了书面证明,提交给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  2.黄炎福是否明知是搭建?  根据我父亲的陈诉,他以为我大伯的砖墙屋建起来的年份很早了,至少有十几年了,具体哪一年不知道。他只是买来抵地皮的,能不能抵,拆迁小组说了算。那么法院是否有证据证明我父亲明知是搭建,并且不符合政策要求而故意申报呢?  3.假如确实是搭建,我父亲是否明知并虚构为翻建呢?  卷宗中有一张梅渚村委会盖章的证明,证实盖房子是五六年前因倒塌翻建的,证明并非我父亲书写,也并非我父亲盖章,因此不是我父亲虚构的。法院又如何认定我父亲明知搭建而虚构翻建呢?  4.拆迁小组是否被欺骗?他们的工作是否有过失?  根据拆迁小组的说法,他们原本看到这房子外表比较新,认为是搭建的,后来有村里的证明是翻建的,所以认定为非产权面积,可抵土地。表明拆迁小组对这件砖墙屋的认知没有产生错误,认为很新,认为只能作为非产权面积,否则应当做产权面积算。拆迁小组认知没有产生偏差,我父亲不构成诈骗。  5.征迁单位是否有损失?  假如我父亲没有从我大伯处购买,我父亲会向别的村民买,我大伯必然会将此砖墙屋申报补偿。从总量上来看,征迁单位应补偿的总额是保持一致的。因此没有受到额外的损失,没有损失,也就没有诈骗。  (下图案件的逻辑推导图,点击可看清晰大图)  (三)关于检察院后来追加的贪污罪,乃在向他们提出执法过程质疑后补充立案,与qita当事人(村长吕明均等)另外处理也是对我父亲的“特殊对待”!村长吕明均在其案件庭审现场表示:只是因为黄炎福字写得好,叫他写一下! 就足以证明我父亲的清白。  五、悲恸控诉  案件持续两年多,我们一直以最忍耐的态度、抱着最善意的期待,希望案件可以得到公正对待。希望公安可以撤案、希望检察院可以撤诉、希望法院可以公正审理,然而,他们始终一错再错,绝无悔改!  新昌县的公检法系统,我要问你们七个问题!  这七问,问的,就是你们公、检、法有没有程序公正、执法正义,有没有滥用职权,践踏法律!这七问,问的,就是新昌公、检、法的七宗罪!  你们是法律尊严的守护者,却利用法律赋予的公权力亵渎法律,你们,是在犯罪!是在“吃人”!!!  庭审结束时,一向坚强的爸爸你痛哭流涕,你是多么的冤屈!  庭审结束时,我哭着喊着跪下求法官主持公道,我是多么的绝望!  然而,这并没有什么卵用,我看到了检察院公诉人员的冷漠,我看到了主审法官的沉默。这对我们是头一次,对他们或是常态!他们更关心的,不是案件的公正,而是案件的结束!  六、案件启示  新昌检察院、派出所办案人员掌握了巨大的调查权、取证权和证据口供采用权,案件却仍然如此不清不楚,漏洞百出。仅仅因为他们掌握了权利,就可以以最大的恶意惩罚“不听话”的人民!  我父亲从未否认奶奶的老房子曾经被拆迁过,他告诉检察院派出所曾经被拆过一间,他是用剩余面积申报补偿。如此重要的事实问题,派出所检察院均侦查却均模糊对待,从未向任何一位证人询问:当年为部分拆迁或全部拆迁?进而混淆为当年全部被拆迁,指控我父亲诈骗110万,由此可见对待我父亲极大的“恶意”!如果不是不是找到确凿的书证载明当年仅被拆迁了18平方,势必会全部认定为我父亲诈骗?  qita的证人证词是否真的如此可信,是否存在被诱导被胁迫,做出不利我父亲的证词,考虑到本案办案人员堂而皇之的违法作假,对此我十分怀疑!毕竟,卷宗让你看到的,只是他们想让你看到的,判决书让你看到的,也只是法官想让你看到的!  从我爸爸被抓走,到现在已经2年零2个月,我们一直在司法程序途径上做最大的努力,请最好的律师,深入作细致的调查。我家只是最普通的平民百姓,“关系”这条道我们并没有能够走通。这两年多,我爸爸受尽冤屈煎熬,我们全家多少委屈绝望失眠眼泪不足为外人道。我自己也是尽力维持正常的工作和生活,尽可能保持积极乐观的心态。然而案子的发展、一审的判决,依然将我们推向绝境。  我难以描述我的心情,只觉得跟一审结束时,我跪着哭求法官能够公正判决,觉得那是我最后的稻草一样,现在我写出来,跪求你们转发,转发,扩大影响力,就是我的一线希望。  普通老百姓未必能搞清楚复杂的拆迁法案和政策,如果因为公职人员调查不当或模糊不清的历史问题而判处当事人以诈骗,那势必人人自危,人人可能被报复性执法,社会公正何在?  如若因不知情或无法按照办案人员意图作证,就被认为不配合不老实,就要被办案人员“教训”,证人证词的可信度何在,法治的事实和法律基础何在?  恳请社会各界监督,恳请绍兴市中级人民法院、绍兴市人民检察院能够彻查此案,还我父亲以公正!我相信这只是个案,但这样的个案,请必须予以纠正,不能让这个别人员玷污了法律和法治!  古代击鼓鸣冤,先杖二十!今日我为我父亲伸冤,愿意先杖一百!  我不怕死,我怕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