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政要 > 正文

《NEO》反俄制裁让欧洲人抓狂(转载)


政要 2018-02-14 20:59 我要评论

 

30.07.2017作者:马丁·伯杰 美国国会议员最近以压倒性多数投票通过了一项增加对俄罗斯、伊朗和朝鲜制裁的法案,该法案还允许国会阻止总统特朗普放松制裁。 通过制裁法案来对抗美国的对手,这是自特朗普上台以来,两党在国会中首次提出的共同努力。 近20年前,布什政府在美国政治生活中引入所谓“邪恶轴心”的概念,如今正遭到美国立法者的滥用。现在,俄罗斯被列入“伊拉克、伊朗和朝鲜的独裁政权”的名单。与麦卡锡时代不同的是,反对美国对手的人现在清楚地表明,伊朗和朝鲜,俄罗斯是美国的敌人,而华盛顿正计划尽一切可能将推翻莫斯科,滥用这些策略,比如对任何被列入“邪恶轴心”国家的国家实施单边制裁。 目前,既没有明确的规定时间,也没有明确的标准来说明如何解决这一问题。因此,很明显,即使美俄关系在可预见的未来得到改善,美国立法者也需要几十年的时间来调整这项法律,就像在杰克逊-瓦尼克修正案中所做的那样。这导致政治分析人士开玩笑说,有必要把反俄制裁作为美国宪法修正案的一项修正案,因为我们现在掌握的情况与这一决定的结果略有不同。 然而,从第一眼看上去,美国立法者的好战意图显然是试图在欧洲能源市场上获得不公平的优势。华盛顿在保护其油气生产商方面毫不犹豫,因此,如果俄罗斯被列入美国的敌人名单,美国的寡头们将从中获利,那么就这么做吧。至少,死去的人并不害怕这样说。甚至连美国的评论员都指出,新的制裁法案不仅限制了总统的能力,而且还以牺牲欧洲公司的利益为代价,大力支持美国油气生产商的利益。法兰克福报强调,为了在美国创造就业机会,华盛顿并不羞于公开提振美国的天然气出口的选择。过去,美国国会议员不会经常说他们的商业利益对他们来说比与欧盟的合作更重要,但时代已经明显改变了。 大量欧洲观察家指出,新的反俄制裁措施针对的是欧洲国家,尤其是德国。原因在于,德国希望通过与俄罗斯建立特殊关系,以及在英国退欧后试图努力在欧盟发挥关键作用,来对抗美国。然而,美德关系的复杂性不允许华盛顿以牺牲自身利益为代价来欺骗柏林,而这正是英国的情况。这就是为什么所谓的反俄制裁只不过是华盛顿为了迫使德国屈服而做出的又一次尝试。 因此,人们不应该对德国和欧盟在通过美国制裁法案后表现出的强硬反应感到惊讶。德国企业现在相当直言不讳,指责美国利用制裁措施,将美国的石油和天然气出口到欧洲。德国政府的跨大西洋关系协调员Jürgen Hardt将这一步骤描述为违反国际法的行为。他的国家不能容忍美国通过制裁来影响欧洲和德国自身的能源政策。 华盛顿邮报指出,在欧洲,即使是“North Stream-2”项目建设的反对者也表达了对华盛顿对莫斯科的新制裁的不满。 令人好奇的是,欧盟委员会主席让-克洛德容克已经威胁对美国采取了报复性措施。根据他的说法,特朗普在竞选前的口号是“美国优先”,这并不意味着欧洲的利益不会被考虑在内。欧盟能采取何种措施尚不清楚。然而,专家们一致认为,在这样的措施中,我们可以找到一些立法措施,限制美国公司获得欧洲银行提供的贷款。 欧洲媒体消息人士称,很明显,欧盟不会容忍美国一直试图对其能源项目进行打击,因为欧洲的能源安全问题,包括North Stream-2项目,都不是特朗普的生意。 马丁·伯杰是一名专门为在线杂志“新东方周刊”撰写文章的自由记者和地缘政治分析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