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政要 > 正文

年度盘点:浙江服装上市公司的集体焦虑、进取与“不务正业”


政要 2018-02-28 19:14 我要评论

 

除了百货商超,服饰上市公司也开始为“新零售”加戏。

据1月29日晚公告,海澜之家的战略投资方拟通过协议转让方式,受让公司5%股份。作为市值第一的服饰集团,海澜新的战略投资方引发了众多猜想,前几天刘强东抢林更新饭碗给海澜之家打广告,不免让人猜测京东是否会战略投资海澜之家再图服饰领域,但最新的传闻是京东“干爹”腾讯来接盘。

相比上图的没营养的海澜大片,刘强东还是穿西装打领带更有互联网大佬的风范。说起国内商务男装,以浙江的几个品牌发展最早,名气最大,但相比蒸蒸日上的海澜之家,这些浙江男装品牌的辉煌时代已经过去。

2017年,有7家服装零售公司进入资本市场,其中有4家位于浙江,分别是太平鸟、起步股份、安正时尚和牧高笛,至此浙江服装上市企业超过十家。作为浙江服装产业的领头羊和品牌打造的排头兵,透过这些上市服装企业,能看到浙江省服装产业的缩影。

僵化的商务老品牌

商务正装可以说是中国品牌化最早的领域,这个领域的发展与改革开放的步伐基本一致。96年杉杉登陆上交所,成为中国最早的品牌服装上市企业。紧随其后,98年雅戈尔也在上交所成功挂牌。随后国内更是出现了一批商务男装上市企业。

杉杉股份:转型新能源

据杉杉股份2017年三季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66.44亿元,同比增长71.83%;净利润为4.68亿元,同比增长58.4687%;每股收益为0.42元。

从本世纪初,杉杉就开始踏足能源,从成为新能源电池材料供应商,到布局新能源整车制造,近年来杉杉股份在转型道路上一路疾驰,服装业务已逐渐被边缘化。2015年,杉杉服装业务占比仅为13.5%。2016年,杉杉股份对控股子公司宁波杉杉服装品牌经营有限公司实施了整体改制,服装业务由杉杉品牌公司统一经营,并以其为拟上市主体在香港联交所分拆上市。

时至今日,新能源电池材料已经成为杉杉股份最重要的业务板块。杉杉股份在锂离子正极、负极、电解液等综合材料方面已成为世界前列的供应商,进入苹果、奔驰、松下等跨国公司供应链。此外,不断转型的杉杉股份还将触角伸到了新能源整车制造。作为一个完全放弃主业而进行转型的公司,杉杉股份近年来业绩并不稳定,其“造车计划”也不断遭到市场质疑。杉杉股份转型之路能否一帆风顺,仍有待市场考验。

雅戈尔:回归道路阻且长

据雅戈尔2017年三季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73.83亿元,同比下降29.81%;净利润为26.78亿元,同比下降18.9951%;每股收益为0.75元。值得注意的是,雅戈尔在服装板块营收也表现不佳,较去年同期降低5.5%。

紧随杉杉上市的雅戈尔,在“不误正业”方面也为人称道。靠着服饰起家的雅戈尔92年就涉足房地产开发和金融投资领域,“三驾马车”齐头并进一度风光无限,终于在2011年遭遇了重创——董事长李如成也曾向媒体坦言,在那一年,“雅戈尔的三驾马车有两驾都被套住了”。地产业务及金融投资业务受挫后,2012年起,雅戈尔开始喊出“回归主业”的口号。

雅戈尔实施多品牌定位战略,旗下包括主品牌Youngor和四大子品牌MAYOR、哈特马克斯、GY、HANP。其中,MAYOR是雅戈尔主品牌的升级,主要走高端路线,品牌包含定制和成衣两种概念。哈特马克斯、GY则分别主打美式休闲和时尚。

“大店策略”扩大门店面积,是雅戈尔正在实施改造方案,多品牌也无法改变雅戈尔品牌老化的问题,会员消费为雅戈尔贡献了其一半的营收,而其消费年龄层在30岁至50岁,主要市场还是集中在三四线,一线城市的门店更多是象征意义居多,想回归主业,雅戈尔还是缺点诚意。

去年地产投资板块业绩下滑,雅戈尔又声称要回归主业,发布“五年再造一个雅戈尔”的宣言。但去年年底不到一个月的时间,雅戈尔在地产、投资板块已经投入超过30亿元。服装行业是一个难做且利润又低的行业,进入地产和股权投资领域的雅戈尔,前期优势还有得吃,在服装业务伤筋动骨前,好像并没有太大动力重塑服装主业。

报喜鸟:发展副业能否重生

10月28日,报喜鸟发布2017年三季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6.84亿元,同比增长25.26%;净利润为-3214.93万元,同比增长68.1032%;每股收益为-0.03元。

商务休闲男装品牌的品牌老化已是定式。同样定位商务休闲的报喜鸟也在布局多品牌发展,主品牌报喜鸟定位中高端商务男装,旗下几个品牌分别定位英式、意式、美式的休闲、商务风格,此外还有商务定制品牌,职业装团购品牌和高端校服团购品牌。

公开资料报喜鸟旗下有10个品牌,就像一锅大杂烩火锅,但火锅底料还是商务休闲的老味道,基本上报喜鸟子品牌都没有脱离其主品牌的产品定位和消费人群。报喜鸟的发展思路是“简单、标准、可复制”,但这种“吃老本”式的转型发展是无法解决报喜鸟品牌老化问题的。

自2013年起,报喜鸟净利润持续下滑,在2016首次全年亏损。在服装主业之外,报喜鸟也学习前辈发展副业,2015年报喜鸟开始投资互联网公司,先后投资了小鬼网络、仁仁科技等,但除小鬼网络之外,其他4家公司均呈亏损,投资造成现金流分流,也在一定程度上加速了报喜鸟主营业务的衰落。

报喜鸟现在的战略是主业做经营、副业做投资。主业方面,报喜鸟欲通过私人定制和智能化生产改善现在,虽然私人定制是目前前景较好的领域,报喜鸟也有业务基础,但问题在品牌和营销方面的落后和缺失,东西做好,也要卖得出去。

乔治白:“好壳”

据乔治白2017年三季报,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5.45亿元,同比增长5.49%;净利润为4657.00万元,同比增长5.1287%;每股收益为0.13元。

乔治白去年火了一把,360借壳风波中向小田的一篇文章导致“好壳”乔治白被短时间爆炒。

2015年6月国家校服行业指导性政策出台后,反腐由政商领域扩大至教育系统,,乔治白于2015年建立校服子公司,开始进入学生服市场,目标是私立学校中高端校服市场,欲打造中国校服第一品牌。16年8月,浙江乔治白计划出资设立温州融贤股权投资基金中心,并取得营业执照,跨界金融领域。

作为服装业务占总营收的90%的服装企业,乔治白品牌的曝光率是在太低,几乎没有存在感,乔治白真是要感谢360借壳风波,不仅是股票上涨,更因为有机会在大众面前露个脸。

步森股份:名存实亡

据步森股份2017年三季报,公司前三季度营业收入260,863,096.72元,同比增加6.2%,归属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22,696,738.81元,同比增加18.66%。

相比乔治白,快要不行了的步森有更高的曝光率。目前步森品牌还在正常运营中,但实际上2016年8月步森股份实际控制人已经变更为徐茂栋,随后步森基本就是在不停的停牌和复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