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政要 > 正文

工商社论》正视偏离全球景气的台湾经济困局


政要 2018-03-12 07:31 我要评论

 

2018年03月11日 04:10工商时报

主笔室

近期各国景气好转,国际货币基金(IMF)、IHS等机构皆上修今年全球经济成长率,德国Ifo首季的全球经济气候指标更创下近十年新高,而美、欧、日、中的採购经理人指数(PMI)也纷纷走扬,而于此同时我国景气却连续亮出两个月黄蓝灯,多数指标走缓,与全球繁荣的走势有如天壤之别。

这正是台湾今天的困境。根据上周国发会发布的景气报告,我国元月景气综合判断分数继续下滑,降至近八个月最低,一年多来各界期待的黄红灯未出现,反倒退至黄蓝灯。更有甚者,景气领先指标升幅已几近零,同时指标更由正转负。虽然官方乐观地认为这是春节因素使然,但从这三项数据长期走疲可以明白,疲弱已是台湾的常态,这绝非短期现象。

台湾景气走疲久矣,这一点总统蔡英文最清楚,昔日蔡总统在野时就经常以此严责马政府施政不力,然而如今自己执政近两年,走疲的情况依旧未变。就以这项反映总体景气的灯号而言,自蔡总统执政以来从未亮出红灯、黄红灯,反倒亮出许多黄蓝灯,任凭景气春风已拂遍全球,但台湾依旧在景气冬天,昔日全球景气带动台湾的產业关联效果已愈趋式微。

过去台湾与全球经济真的是如响斯应,举例来说,1982年受石油危机影响,全球经济成长率降至0.8%,台湾经济成长也降至4.7%,随着1984年全球经济成长回升至4.6%,台湾即大放异彩升至10.0%;1998年亚洲金融风暴漫天盖地而来,全球经济成长降至2.5%,台湾跟着落至4.2%,1999年拨云见日全球经济成长升至3.5%,台湾也回升至6.7%。总而言之,那个年代只要全球景气东风一来,春燕便翩然而至,订单络绎于途,生產日夜加班,薪资年年上扬,台湾就在这样的正向循环里创造繁荣、美好的年代。

遗憾的是,这个如响斯应的关联近年已不復存在,全球景气春风融化不了台湾的寒冬,台湾过去七年里有六年经济成长低于全球经济成长,这与昔日台湾经济成长是全球经济成长两倍,有天壤之别。依据国发会日前所认定的景气循环,台湾近两年是处于第15次景气循环的扩张期,扩张期(expansion)理应繁荣才是,理应加薪才是,但讽刺的很,处于扩张期的台湾竟被全球经济成长远远抛在后头,而扩张期该有的繁荣景象,连影子都没有出现。

依据主计总处估计,过去两年处于扩张期的台湾平均经济成长仅2.1%,远低于全球的3.4%,民间消费年增率也只有2.3%,民间投资于去年更衰退0.9%,此外,实质经常性薪资依旧不及十七年前。看看这些数字,一点也没有景气扩张的气象,拂遍全球的春风,始终吹不动台湾的经济成长,这是严重警讯。

台湾迎不来春风,最大的关键在于自2000年以来全球生產活动已出现重大变化,台湾由于适逢政党轮替,在民进党消极的两岸政策下以致优势拱手让人,復以两岸政策忽紧忽松,让企业无所适从,如今民间投资下滑,岂是偶然?台湾这二十年来不知善用两岸优势提前布局以提升竞争力,反倒在政治考量下戒急用忍无视大陆的崛起,终致如今迎不来景气春风,孰令致之?

两年前蔡政府执政之初,也瞭解台湾最大的困境在民间投资不振,因此拟以產业创新转型基金、国家级投资公司及五加二產业这「三驾马车」来带动投资动能,但两年过去,这三驾马车显然力有未逮,在可预见的未来,这三驾马车的效果恐亦仅杯水车薪而已,绝难以扭转投资不振的局面。因为解决五缺,筹设三驾马车充其量只是战术而非战略,须知,缺乏经济战略,便无法创造新气象,没有新气象便无法產生磁吸效应,没有磁吸效应,民间投资如何提振?想想1980年代台湾何以能发展出半导体產业,再对比一下今天政府推动的五加二產业,两者气象相去何其远,不图战略上的思考,两年来病急乱投医,政策相互扞格,法律一修再修,纷乱至极,这是什么气象?以这样混浊的气象要扭转台湾经济困境,岂有可能?

白居易有诗云:「春风摇荡自东来,折尽樱桃绽尽梅,唯余思妇愁眉结,无限春风吹不开。」台湾目前经济彷佛这位思妇的愁眉,若不解开两岸政治上心结,全球景气的无限春风再怎么吹,仍难以吹开台湾经济的困境。我们认为,这个三驾马车拉不动,无限春风吹不开的大难题,恐怕只有靠蔡总统运用智慧才有希望解决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