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政要 > 正文

张志超案将再审 其母:儿子曾是优秀班长 相信法律


政要 2018-04-27 09:34 我要评论

 

法制晚报消息,日前,13年前山东中学生张志超涉奸杀同学一案获最高人民法院指令再审。

2月2日,中国裁判文书网公布山东张志超一案的再审决定书。其内容显示,最高法院经审查认为,原审判决认定原审被告人张志超强奸致人死亡、原审被告人王广超包庇的事实不清,主要证据之间存在矛盾。最高法院依据刑事诉讼法的有关条款,决定指令山东高院另行组成合议庭对案件进行再审。

张志超案将再审_其母:儿子曾是优秀班长_相信法律

张志超的母亲马玉萍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儿子当年上学期间多次被评为三好学生。出事之前,刚上高一,还得了优秀班长。对于案件再审,马玉萍说自己相信法律。

张志超:被判无期后多次获减刑

生于1989年5月29日的张志超,曾是山东临沭二中分校高一24班班长。2005年2月26日,因涉嫌强奸杀害一名同校女生,张志超被逮捕。2006年,张志超被山东省临沂市中级法院以强奸罪判处无期徒刑,并赔偿被害人家属19.7万元。

张志超案将再审_其母:儿子曾是优秀班长_相信法律

原审判决认定,张志超在临沭二中分校教学楼一个洗刷间遇见被害人,“四周无人、即起奸淫之心”,便将其强奸,致其窒息死亡。

入狱5年后,张志超及其母提出申诉,否认当年强奸案是其所为,并称其在审讯阶段受到警方刑讯逼供。此后,该案申诉先后被山东省各级法院驳回。

案件在2015年出现转折。在张志超亲属的持续申诉中,2015年10月,山东省检察院对该案立案复查,但多次延期。2017年4月,山东省检察院称最高法院已调取该案卷宗并审查。

2017年11月,最高法作出再审决定,指令山东省高院再审该案。

记者从张志超的代理律师之一、北京京师律师事务所王殿学处获悉,28岁的张志超,仍在服刑当中,期间多次获得减刑,目前剩余刑期在五年左右。

律师:证据链条存在明显漏洞

记者梳理发现,张志超案此前曾被多家媒体报道,数位法学专家曾对此案进行分析论证。诉讼法学家、中国政法大学终身教授陈光中在研读了张志超案的相关材料后,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我看了这个材料,现在的证据主要是口供。总的看法是,我认为这个案件应该提起再审。”

王殿学对记者表示,该案案情非常不合常理,证据链条存在明显漏洞,认为“翻案可能性极大”。

王殿学律师称,张志超不具备作案时间。判决书显示,张志超是在6点20分在厕所门口遇到被害人并实施犯罪。根据四名学生的证人证言进行的时间计算,张志超需要在10分钟内完成与被害人相遇、将被害人劫持到洗刷间内、采取捂嘴掐脖子等手段将被害人强奸,并致其窒息死亡,去300米以外的小卖部买锁将厕所门锁起来等一系列动作。另外,小卖部店主作证称每天正常开门的时候是7时20分左右,6时20分肯定不开门。

王殿学律师表示,案件被认定为强奸案,但受害者身上未提取到精液和其他身体物质。

此外,张志超前后9次询问笔录中口供不一致,供述不稳定,比如对于受害者的衣着就出现多次变化。

对话张志超母亲:一直盼着再审 相信法律

张志超的母亲马玉萍告诉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记者,得知案件再审后感到很欣慰,对于再审,自己相信法律。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得知案件再审后,心情是怎样的?

马玉萍:感到很欣慰,因为一直盼着再审呢。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一审判决后,张志超为什么没有上诉?

马玉萍:他那时候才16岁,不懂法律的程序,我们家人都不知道什么时候判的,没有人通知我们。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判决后,第一次见到张志超是什么时候,他当时没有对你说是被冤枉的?

马玉萍:入监一个月后,大约是2006年5月份,当时见他就是一直哭,没有跟我说被冤枉一事。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张志超什么时候告诉你自己是冤枉的?

马玉萍:2011年,我去探监时,他说“妈妈,你替我找律师,这件事其实和我没有任何关系,我要申诉”。

听到这个消息后,我都不知道怎么走出的看守所,也不知道怎么回的家,我不相信那事是他做的。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张志超是什么样的性格?学习怎么样?

马玉萍:规规矩矩、本本分分的孩子,也不喜欢出去玩。从小学到高中,从来没有被老师叫过家长,也得过好多次三好学生。出事之前,刚上高一,还得了优秀班长。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最近一次见张志超时,他状态怎么样?说了什么吗?

马玉萍:2018年1月份初去看了他一次,他一直状态不太好,很焦虑,就是盼着有个结果。但那次见他,他没有哭,我觉得挺好了。

那次去,他说了说他在里面的情况,加不加班、干什么活,我说了一下家里的情况。他嘱咐我天冷别感冒,天不好的时候,别出门看他。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你现在靠什么生活?身体怎么样?

马玉萍:我现在退休了,有退休工资。身体没有什么大毛病,就是经常头疼、焦虑。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这么多年有没有见过被害人家属,知道他们的家庭状况吗?

马玉萍:没有见过他们。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对于接下来的再审有什么期盼吗?

马玉萍:希望开庭后能够宣告我儿子无罪,还他一个清白,我相信法律。

法制晚报·看法新闻:如果最终改判无罪,打算申请国家赔偿吗?

马玉萍:那些是以后的事情了,具体到时候得问律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