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政要 > 正文

“天才少年”的陨落 “惊慌”李一男内幕交易曝光被判案


政要 2018-05-09 02:22 我要评论

 

“天才少年”的陨落 “惊慌”李一男内幕交易曝光被判案

  (原标题:前华为副总裁、曾经天才少年李一男案判了!真相是…)

  2017年9月28日消息, 昔日的“天才少年”李一男万万没想到,他会“栽”在内幕交易上,最新的二审判决维持了深圳市中级人民法院的一审原判,认定李一男犯内幕交易罪,判处有期徒刑两年六个月,并处罚金750万元。

  李一男是谁,他一度头顶太多光环:

  天才少年,15岁考入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前华为副总裁,而且是27岁就出任这一职务,曾被外界认为是任正非的接班人;2000年离开华为,创办港湾网络,引起业界震动……

  两年半的牢狱之苦,让这个在互联网通信领域有着非凡才华的领航者错过了他认为的“最好时代”。不少行业内人觉得十分可惜,几通电话、几个买卖单就让曾经的华为副总裁失去了自由身和1500万元的罚没款,这内幕交易害人不浅。

  券商中国记者通过采访办理该案件的证监会调查人员,试图还原李一男的内幕交易经过,释疑高智商高学历的他为何会触碰证券交易的法律红线,也借此警示利益相关方,即便是技术“大牛”也逃不过交易所的大数据监控系统,只要有异常交易行为就会留痕形成证据链条,切不可抱着侥幸心理以身试法投机取巧,否则得不偿失。

  “天才少年”的陨落

  1970年出生的李一男曾被外界认为是任正非的接班人,他15岁考入当时的华中理工大学少年班,23岁硕士毕业加入华为技术有限公司(简称“华为”),两年即被提拔为华为总工程师,27岁成为华为副总裁。

  传奇的人生履历让他收获了“天才少年”、“通信专家”的标签,2000年离开华为,创办港湾网络,引起业界震动。港湾网络主要从事宽带网络通信技术和产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与华为存在直接竞争关系。

  2006年,港湾网络被华为收购,李一男重回华为,继续出任副总裁。

“天才少年”的陨落 “惊慌”李一男内幕交易曝光被判案

  2008年,李一男再次离开华为,先后出任百度CTO、中国移动旗下综合信息服务平台12580的CEO等职。

  2011年8月,他以合伙人身份加盟金沙江创业投资基金。

  2015年4月,李一男创办北京牛电科技有限责任公司,担任CEO。牛电科技主打智能电动车。李一男曾表示这是他最后一次创业。

  2015年6月1日,李一男的牛电科技发布旗下首款智能电动车。两天后,在深圳宝安机场停机坪出口走廊内,刚下飞机的李一男被警方带走,并于7月被批捕。

  检方给出的批捕的理由是,2014年4月18日,李一男在金沙江创投任职期间,使用妹夫和母亲的证券账户全仓买入华中数控(18.46 -2.59%,诊股)65.7042万股,买入金额1148.55万元。基于对哥哥投资决策的信任,浏览了李一男的证券交易状况后,其妹也用自有资金500万元跟单买入。李一男获利439万余元,其妹获利236余万元。

  实际上,李一男事发是因在内幕信息敏感期交易行为异常,被证监会大数据系统报警,在证监会稽查人员调查清楚后被移送公安处理的。

  到底是如何涉案,通信奇才怎么会涉及内幕交易?还得把时钟回拨至三年前。

  2014年4月,深交所的大数据监控平台发出警报,发现买入华中数控的多个账户存在异常,随即深交所将线索递给了证监会稽查部门,在排查了十多个账户后,证监会调查人员将目光锁定在了两个可疑账户“刘某”和“苏某”上。

“天才少年”的陨落 “惊慌”李一男内幕交易曝光被判案

  证监会调查人员发现这两个账户和同一个人有亲属关系:刘某、苏某分别是李一男的母亲和妹夫,两账户在4月中旬集中、大量买入华中数控。证监会调查人员经过多方排查,发现蹊跷——买入时间点与华中数控筹划重组事宜吻合,2014年2月中旬该公司与一家标的公司商谈资产重组事宜,5月末,公司股票停牌。证监会调查人员初步判断可疑账户存在内幕交易。

  不仅如此,李一男妹妹的账户在内幕信息敏感期也有买入华中数控的行为,证监会调查人员发现,在上述三个账户买入股票前,李一男与时任华中数控总裁李晓涛多次联络、接触,而李晓涛是李一男的大学校友,两人曾在华为共事。

  账户信息查实后,证监会调查人员计划和李一男本人面谈,在去金沙江创投寻找李本人无果后,证监会调查人员一行四人来到了位于北京东三环外的李一男居住地,这是一栋高档社区,调查人员分批入内,敲开李一男家门后,他们和李一男首次面对面有了交锋。

  内幕交易之辩

  “他个不高,带无框眼镜,知道了我们的来意后,很淡定,首先承认是他本人控制了他妈妈和妹夫的账户买入了华中数控。”证监会调查人员回忆,随后李一男拿出了交易用的电脑,演示了当时他的买入情况,李一男解释之所以用妹夫、母亲的账号购买华中数控股票,是因他“本人行事希望低调”,而外界关于自己的报道甚多,华中数控流通盘比较小,不想名列公司的十大流通股东。

  但他始终不承认是李晓涛给他泄露了内幕消息,也否认从事了内幕交易。

  李一男辩称,自己与李晓涛的私交一般,且从未从李晓涛处获取内幕消息。而年长李一男两岁的李晓涛也表示,“1996年李一男成为华为副总裁,1998年我成为华为副总裁,李一男算公司的名人,开会时我们常见面,我和他关系一般。”

  但根据证监会调查人员掌握的信息显示,内幕信息敏感期内,李一男跟李晓涛频繁通话。但李一男否认通话内容谈及华中数控并购重组事项。“我们通话内容涉及两方面,一是武汉有位市领导想引进我到武汉投资,李晓涛帮助联系我与领导见面;二是李晓涛向我咨询互联网租车项目的相关事宜”。李一男对2014年4月18日买入“华中数控”当日的通话往来如此解释。

  对于为何买入华中数控,李一男称,他主要做一级市场的股权投资,不乏投资数百万、公司上市后估值数亿元的案例,“2013年通过市场投资,我认为市值小的科技类上市公司被借壳上市的可能性比较大,由此关注创业板科技公司的二级市场股票投资。”

“天才少年”的陨落 “惊慌”李一男内幕交易曝光被判案

  证监会调查人员调查得知,2013年,李一男参股的北京数字天域科技有限公司曾借壳杭州“新世纪”(2015年3月更名为联络互动(8.74 -0.57%,诊股))在中小板上市。2014年4月,李一男出售数字天域原始股份,套现4300万元,而他最初购入数字天域原始股权的成本仅300万元,出售数字天域股份获得的闲余资金,李一男用于买入华中数控。

转载请注明出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