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政要 > 正文

甘肃省中医院草菅人命我该怎么维护自己及的权益


政要 2018-05-26 22:13 我要评论

 

大家记住甘肃省中医院肺病科的大夫张慧,草菅人命,现在我才知道,像我们这样的弱势群体,是无力申辩的。 今天是父亲的生忌,祝天堂的父亲生日快乐。父亲去世29天,我始终无法释怀,我不知道我什么时候能恢复?父亲走了,带走了所有的幸福和快乐,每晚都睡不好。是我不好,不该把父亲送到甘肃省中医院,不该把他交给肺病科的张慧,是她的医术不精,是她的不负责任,把父亲送进了黄泉路,送上了奈何桥。我父亲是2017年1月10日凌晨5点被急救车送入甘肃省中医院的急诊科,当时他很不舒服,有点气喘但不是很厉害,血项达到了1.9万,明显肺部感染。10点多钟被肺病科的张慧收治,我当时还很高兴,我想只要住进医院我爸就有救了。  张慧给他用了雾化后,喘得更厉害了,脸色变得苍白没有血色了。我怕极了,已经六神无主了,赶忙找到他的主治医生张慧,张慧说快点送进ICU。这是我父亲第一次被推进ICU,ICU有个规定,只有在第二天的下午4点半钟才能进去探视。我探视时,发现父亲已经好了很多,早已经不喘了,精神也不错,我很高兴。1月13日,是个星期五,ICU的主任给我说,我父亲已经好多了,因为所有好药都用上了,让他做完胸部CT后,就可以转到普通病房了。当父亲被推进普通病房后,张慧给我说她下午不在,星期六、星期日都不在,继续都ICU中用的药还用上。她不在的这两天半我父亲很好,身体一直都在恢复当中,星期六还做了一次化验,血项已经降到1.1万,马上就恢复正常了,我想父亲不久就可以出院了。1月16日星期一,父亲有点拉肚子,张慧上班了,说因为抗生素用多了的原故,在没有做任何检查的情况下,把父亲的救命药全部停了。  我当时就问她,为什么不给我父亲再化验一次血项再停药,要完全确定病人已经康复,才能停药啊!她说,没事,我听一下就行了,你父亲已经没有明显的哮鸣音了,先停一停,她是医生,我只能听她的。我父亲停药一天后,开始发高烧,而且难受万分,为了减少痛苦,一直不停的哼哼,我父亲是高级知识分了,自尊心很强,他不难受的厉害决不哼哼,让我们担心。我当时心乱如麻,已经没有了主意。张慧给我父亲把原本的那些药又输上了,血项又高到了2.6万,输了激素,父亲的烧慢慢退了,但是药劲一过,他又开始发烧,这次烧到38.7度。遵医嘱,给父亲把退烧药吃了,烧才慢慢退了。第二天凌晨,护士来给父亲量血压和心率,竟然开始就量不到,好不容易量到了,高压才60,心率才50多,后来心率变到130。我害怕极了。  8点张慧来查房,我给她说了我父亲血压低、心率快的忧虑,她却给我说不要看这些指标,我只能选择相信医生,可是我又一次错了。如果这时候她重视起来,把父亲送进ICU,说不定我父亲不会死,拖到了晚上,我们叫了值班大夫,她给我父亲抽了几管血去化验,结果出来,说父亲很危险,如果不送进ICU,恐怕都过不了今夜。我父亲再次被送进了ICU,但是这次他再也没有那没好运,他没再出来。她如果不擅自给父亲停药。  如果在父亲血压低心率快时,她重视了,早早把父亲送进重症室,也许父亲能救的活,她这个刽子手,杀死我父亲的刽子手,我知道父亲的病很重,但她不是判官,她无权判定我父亲的生死。如果父亲是病重而亡,我无话可说,可是是由于这个庸医、不负责任的医生的渎职,而让我父亲枉死,我不甘心,我去了甘肃省中医院讨说法,他们的医患关系科让我走法律途径,可是医生的医德怎么去界定,她完全可以不承认。她是个浑蛋,我咒她。大家记住甘肃省中医院肺病科的大夫张慧,草菅人命,现在我才知道,像我们这样的弱势群体,是无力申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