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政要 > 正文

《巴伦周刊》:经济慢速增长时代


政要 2018-05-31 17:06 我要评论

 

图为最新期《巴伦周刊》杂志封面  导读:最新一期《巴伦周刊》于10月正式出刊,本期封面文章是《经济慢速增长时代》。今后二十年,受老龄化以及生产率增长下降等因素的影响,美国年经济增长率将只有2%,这不但会影响股市,还将破坏社会和谐。  用不了多久,议会里的共和党人和民主党人又要为政府该征多少税,该有多少支出而争论不休了,“大协议”真正达成可能还需要几年。即将发生的争斗凸显了这样一个严峻的事实,很多政治家以及他们的幕僚不清楚未来20年美国的经济增长将迅速放缓,创造的财富远远不能满足共和党平衡预算以及民主党维持社会开支的目标。  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美国是世界各国羡慕的对象。虽然有周期性衰退、庞大的全球性防务义务以及60年代末到80年代初的恶性通货膨胀,但是这期间的大多数时候,经济年均增长率都能维持在3.5%以上。然而两个长期趋势将威胁经济增长黄金时代的结束,今后增长率可能只是战后的一半,低于现在华尔街的平均预期。经济增长依靠两个因素,一是工作年龄劳动人口规模的增加,二是劳动生产率的提高,也就是平均每工作小时的产出。更多的工人生产更多的产品提供更多的服务,意味着经济更高的增长。然而不幸的是,每一个测量指标都有急剧放缓的迹象。  经济缓慢增长时代的来临不但会影响华盛顿的斗士们,还将影响到商业和投资者。疲软的经济增长使得公司很难扩大盈利、增加分红,同时还会加剧社会不公和阶级矛盾,并限制政府筹集资金支持医疗保险和社会保障这样的福利项目,税收收入也很可能无法达到预期水平。  2010-2020年,美国的工作年龄人口(18-64岁的美国人)预计仅能增长0.36%,而2020-2030年则只有0.18%,这大大低于婴儿潮一代成年以及妇女开始大量涌入职场时的70年代,那时候的增长率为1.81%。随着婴儿潮一代开始进入退休年龄,当年的人口红利开始反转。各种高昂的福利费用需要税金来支付,劳动者的负担急剧上升。  未来生产率增长趋势比人口增长趋势要难预测的多,但是最近的迹象表明生产率提高的前景不容易乐观。JP摩根经济学家MichaelFeroli和RobertMellman在他们题为《未来美国辉煌不再:潜在增长率将低于2%》的报告中指出,过去三年美国非农业劳动生产率年增长速度仅有0.7%。相比之下,第二次世界大战以后的年均增速为2.3%,这极大的促进了GDP的增长,而2005年以前10年的年增长率更高达2.9%,互联网和电子商务的兴起极大的提升了生产率。然而目前为止,智能手机、平板电脑以及社交网络的普及并没有伴随着生产率的提高,很明显它们造成的时间浪费以及集体注意力缺失症与帮助提升的效率一样多。  这两位经济学家认为一些趋势可能在今后五年左右近一步减缓生产率的增长。私营部门用于研发的支出从1980年到2000年的年均4.7%,下降到最近10年以来的2.8%,这必将危及到未来的创新。受制于预算紧缺,政府的研究支出也逐年下降。  由于最新一批高科技产品缺乏创新,商业界对投资IT设备和软件的兴趣开始下降,他们不会再像90年代以及新千年初期那样充满热情。Mellman说:“最新的产品并不能显著提升处理速度以及节省成本,人们没有理由替换先前的产品,因此我们不会看到以前那样提高生产率的单位劳动力资本深化。”  今后美国人恐怕要习惯低速增长的GDP指标了。罗伯特-戈登是西北大学的经济学家,他所著的宏观经济学被很多大学用作教材,戈登还是国民经济调查局的永久会员,他一直是判断美国经济增长或衰退的权威,戈登认为战后美国GDP增速长期保持在3.2%,而2012年到2032年最多只能维持在1.9%,即便如此也可能是过于乐观。戈登告诉《巴伦周刊》:“因为收入不平衡以及债务负担过重等因素,99%美国人无法享受GDP缓慢增长的果实。他还认为低于1.9%的增长率很可能是常态。JP摩根经济学家预测今后五年的年均GDP增长率可能只有1.75%。  穆迪经济学家马克-赞地对人口增长的预期比统计局要乐观,但他也认为长期内美国GDP的增长不会有起色。他相信随着今后四到五年内美国用工和技能的短缺,商业界会要求国会通过更宽松的移民政策,批准有能力的劳工入境。尽管如此当最新人口数据公布后,他还是将2022-2032年美国GDP年均增长率从2%下调到1.8%。  随着各国老龄化的加剧,全球经济增长都面临着下行压力,其中最严重的是日本,那里的老年人口数量正稳步上身。根据联合国[微博]人口署的预测,到2015年日本老年人口将达全部人口的26%,而2025年则为29%。自1990年以来,日本的老龄化和经济停滞一直相伴相随。  还有一些地区的情况不为人知但也非常严峻。预计到2015年香港65岁及以上人口将占总人口的15%,而到2025年则增长到22%;到2015年,新加坡退休人口将占总人口的11%,而到2025年则上升到17%;甚至一项被认为充满活力的中国,根据联合国的数字,65岁以上人口占总人口比例也将从2015年的不到10%上升到2025年的14%左右。  欧洲也有同样趋势,德国退休人口占总人口比例已经超过20%,预计2025年将上升到25%,法国的情况也类似。甚至新兴欧洲经济体的也不容乐观,波兰65岁以上人口预计到2015年将占总人口的15%,而2025年则上升到21%。  全球老龄化加剧很可能更近一步抑制美国GDP的增长,因为不管是新兴市场还是发展中市场,对除医疗产品外的商品和服务需求都将下降。对美国企业而言,新兴市场现在变得至关重要,这些市场应对老龄化并不像发达国家那样拥有安全的保障网络,因此它们别无选择,所有的支出必须更关注国内事务。  尽管GDP增长和股市上涨以年度为基础衡量并没有相关性,然而在经济低速增长的情况下,企业收入和利润增长也很难维系,同时用于股票回购和分红的资金会捉襟见肘,企业家也将很少像过去那样充满激情。虽然GDP增速下降,股市也能上涨,然而长期来看,股价会调整到与经济产量同步。  经济放缓的巨大挑战可能更加恶化最近常见到的,发生在华盛顿的混乱状态。GDP增长乏力将使得美国经济停滞,无意的政策失误很可能导致衰退和高失业周期性出现。货币和财政政策将更难驾驭。JP摩根的Feroli指出,由于准许犯错误的空间非常小,即便温和的经济刺激计划也可能引发恶性通货膨胀。政策上的小失误将产生严重的后果。  不管哪个政党上台,美国的税收都会出现问题,社会保障、医疗保险以及其他福利项目都将面临资金短缺。为了防止各福利项目资金提前耗尽,政府将不得不增加税收或是削减福利。另外随着GDP增长下降而负债不断增长,美国的负债与GDP之比和其他重要经济健康指标都将恶化。  赞地担心经济放缓会激化美国由来已久的社会矛盾和政治冲突,他说:“当蛋糕整体不再扩大后,关于谁将获得哪一块的争吵将更加激烈,各种谣言也会满天飞。”  并非只有婴儿潮一代退休人口上升会影响美国劳动年龄人口的增长,劳动参与率(所有劳动者与16岁以上人口之比)下降也是重要原因,这个由劳工统计局测算的数据已经从2006年的66.2%下降到今年八月的63.2%。  既然我们现在经济已经复苏,那么这个数据的下降就不能全部归因于2007-2009年经济衰退引发的辞工潮。另外婴儿潮一代退休的影响还没有到最严重的时候,最早一批到2011年才达到退休年龄。  JP摩根的报告指出25-54岁成年年龄组人口的参与率和劳动力整体参与率的下降趋势一样严重,他们的参与率从2006年第四季度的83%下降到了2013年第三季度的81%。经济学家戈登指出,其他年龄组的劳动参与率也在下降,16到24岁年龄组的参与率从1988年的65%下降到了2012年的46%,尽管20岁以上女性的参与率显著上升,从1968年的35%上升到了2000年的58%,只是在2012年下降到了55%。  这种趋势随着婴儿潮一代退休将更加恶化,所有一切会使得工作年龄人口的状况变得更糟。戈登认为在世界经济一体化的今天,这很可能会损害美国工人的竞争力。根据经济合作组织最新的国际学生能力评估计划排名,美国中学生在65个考察国家中,阅读排第17名,数学排32名,而自然科学排名第23.  教育问题会使美国的收入不平等现象更加严重。在美国收入增长的大部分(现在约为52%)属于最高收入1%的群体。戈登说,底层99%的收入将继续停滞不前,他们的挫败感会更强,而增长放缓的社会成本也将激增。  美国实际家庭收入中位数从2006年的54892美元下降到现在的51017美元,很大一部分原因是由于经济衰退和复苏迟缓,但是康奈尔大学经济学家RichardBurkhauser和国会税收联合委员会专家JeffLarrimore的研究表明,人口问题将使这些不利因素更加恶化,至少对低收入美国家庭而言是这样。  近几十年来,美国少数族裔的平均收入一直维持在白人收入的60%左右,除非这种模式发生变化,或者少数族裔能够挣得更多,否则在接下来的20年里,随着主体为白人的婴儿潮一代退休完毕,美国人口整体收入增长速度将更慢。预计在今后20年,美国65岁以上老年人占总人口比重将从13%上升到20%。然而于此同时,少数族裔的比重却在上升,尤其是西班牙裔。根据人口统计局的预测,西班牙裔将从现在占总人口的16%上升到2030年的22%,而2050年则上升到28%,黑人的比重也将从现在的12.9%小幅上涨到13.5%。如果收入关系保持不变,那么美国家庭收入中位数将在2020年前每年下降0.43个百分点,而随后的十年则每年下降0.52个百分点。  这方面国会和白宫可以有所作为。在采访中,Burkhauser告诉《巴伦周刊》,政府应该改变社会保障制度,方法包括通过推迟接受福利的年龄延迟退休,减轻工作人口的经济负担等。移民政策应该学习加拿大,鼓励富人或有高技术的人获取公民资格。最重要的是美国应该制定一个有效的教育规划,来降低不同群体在收入和技能方面的差距,但Burkhauser也承认说:“这些都是非常巨大的挑战,实施起来很有难度。”  尽管提出了需求,但问题依然无法解决。过去125年美国经济增长的主要贡献来自生产率的提高,而不是人口增长和结构变化。事实上这期间3.5%的年GDP增长中,生产率提高就贡献了2个百分点。  根据戈登的测算,美国生产率在1891年至1972年间达到高峰,这期间发明的电灯和内燃机引发了一拨又一波的创新高潮,这其中包括汽车、飞机、收音机、电冰箱、洗衣机,还有服务于高层建筑的电梯、监控器以及各种大众媒体。这80年平均每个工人年产出增长率为2.33%。  然而70年代早期,生产率开始迅速下降。过去的40年,年生产率增长速度跌至1.55%,只是在1996-2004年期间,互联网短暂将生产率增速提高到2.45%,而2004年后又迅速跌至1.2%,戈登预测今后20年,平均每个工人产出增长率将维持在1.22%。  戈登表示生产率的下降并不是因为美国缺乏创新能力。过去40年有很多非凡的进步,不仅仅是互联网,还包括个人电脑、机器人、材料科学、只能手机、数字音乐和书籍以及ATM机等等。但是戈登指出现在美国人口为3.16亿,是1870年的八倍,提高生产率要困难得多。  也有人批评戈登,认为他对美国未来创新能力的判断是错的。纳米技术、3D打印机、基因测序以及无人驾驶汽车都处于应用周期的初级阶段,未来一定可以极大的促进产能。  其中就包括MIT的两位技术专家AndrewMcAfee和ErikBrynjolfsson,他们相信更加高速智能的计算机不仅可以取代蓝领工作,将来还可以替代白领岗位,生产率必将大幅提升。  2011年勇夺《Jeopardy!》冠军的超级计算机沃森也许只是我们未来美丽世界的雏形。这台IBM[微博]的人工智能机器能从大量松散数据中筛选信息,并可以利用自然语言处理程序击败所有人类。  然而McAfee和Brynjolfsson也指出:“美国65%劳动者的岗位可以被归类为信息处理,现在智能机器已经侵入了电话和客服中心,而这只是开始。”IBM的智能计算机不但会取代草根职员的岗位还可能侵入更专业的行业,比如律师、医生以及高校教师,未来这些工作也会像工厂工人的岗位那样转移到低收入国家去。  因此至少在短期内必须做出选择,要么提高生产率要么牺牲中产阶级的就业机会,二者不可兼得,然而无论如何GDP的增长都会受到影响。这也是政府在未来20年里不得不面对的难题:经济大停滞。(鹿城/编译)

(责任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