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政要 > 正文

天润数娱内讧真相:疑似杀鸡取卵,高商誉高质押埋暗雷


政要 2018-06-10 17:16 我要评论

 

够漫网(www.gogoloot.cn):【天润数娱内讧真相:疑似杀鸡取卵,高商誉高质押埋暗雷】

作者@柳絮

业绩对赌的第三年,核心子公司上海点点乐信息科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点点乐”)业绩突遭“滑铁卢”。这让刚刚过上好日子的天润数娱,再次挣扎在盈亏边缘。

如此看来,这似乎只是一起简单的并购标的业绩不达标,上市公司计提商誉减值导致业绩变脸的案例而已。但,日前天润数娱披露的一则董事会决议公告,把董事会内讧的隐情暴露无遗。

究竟是怎么回事?到底是业绩对赌陷入纠纷,还是天润数娱杀鸡取卵,天润数娱在玩什么把戏?观察君带各位吃瓜群众围观一番。

业绩对赌陷纠纷,“粉饰”数据保盈利

4月17日,天润数娱一口气发布了35份公告,在披露2017年业绩变脸的同时,也让董事会之间的矛盾置于阳光之下。

2017年,天润数娱实现营收2.06亿元,同比增长56.99%;净利润为539万元,同比下降90.05%。造成天润数娱增收不增利的直接导火索就是,点点乐业绩变脸,被计提商誉减值4.6亿元。

时间追溯至2015年4月,彼时还被称作是天润控股的天润数娱通过定向增发,收购点点乐100%的股权。点点乐最终以8亿元的交易价格,逾26倍的高溢价“卖身”上市公司,其中6.6亿元计入商誉。收购完成后,天润数娱的主营业务也由租赁服务整体转型为网络游戏的研发运营。

按照当时天润数娱和点点乐达成的对赌协议,点点乐原股东不仅需要对未完成的利润差额负责,还需补偿相应的商誉减值损失。2015-2017年,点点乐实现的扣非净利润应分别不低于6500万元、8125万元、1.015亿元。

在承诺期的前两年,点点乐的业绩承诺基本完成。直到2017年,点点乐业绩完成比例仅为26.58%。业绩对赌失败下,点点乐相关方面对的不仅仅是7453万元的扣非净利润补偿额,真正的大头还是需要补偿的4.5亿元商誉减值损失。

考虑到天润数娱在收购点点乐时,尚有约定的7000万元交易对价未支付,减去这部分,此次点点乐相关方的业绩补偿额则为3.8亿元。尽管这部分补偿尚未收到,但是天润数娱还是把这一款项计入利润表中的营业外收入科目,以抵消其商誉减值形成的资产减值损失,也因此避免了其2017年业绩的亏损。

一般来说,业绩补偿款属于权益性交易,应计入资本公积。此前,观察君在写斯太尔业绩对赌失败时,其曾涉及把业绩补偿计入利润表中的营业外收入科目。但在遭到监管层强烈关注后,斯太尔最终还是把补偿款列入了资产负债表中的资本公积科目。

与此同时,天润数娱在发布年报同一天披露的一则董事会决议公告,让事情变得似乎不那么简单。

天润数娱第11届董事会审议的15项议案均全部获得通过,但蹊跷的是,在参与投票的9名董事中,唯有原点点乐实控人汪世俊对上述15项议案全部投了反对票。值得注意的是,在需要回避的3项与点点乐有关的议案中,涉及点点乐业绩承诺实现、补偿方案和商誉减值等方面,汪世俊仍执意投出反对票。

汪世俊与天润数娱董事会其他成员之间意见完全相左,尤其是在涉及点点乐时。而且,汪世俊曾通过邮件“状告”深交所,表示该笔业绩补偿款存在很大的争议。

由此可见,在业绩补偿的可行性存疑的背景下,天润数娱的会计处理显然有“粉饰”业绩的嫌疑。

那么,天润数娱与点点乐原实控人汪世俊究竟发生了什么矛盾?

数据打架问题多多,天润数娱疑似杀鸡取卵

双方争议的焦点就是点点乐6000多万元的游戏代理发行收入,未被天润数娱确认。

在天润数娱管理层认为,点点乐不能提供其代理的《逆乾坤》、《霸王之心》、《风暴之光》、《雄霸隋唐》、《神道》等5款游戏的全部用户手机信息,不能认定为有效收入。而汪世俊认为,大额发行收入未被确认是极不合理的财务处理,并因此导致点点乐未完成业绩对赌。

那么,到底是点点乐确实达不成业绩承诺?还是审计标准发生变化?

有迹可循的是,在天润数娱发布2017年业绩修正的公告中,原本预计全年净利润区间为5400-6500万元,而修正后的净利润仅为909.19万元,同比下降83.2%。

短短三个月,净利润差距如此之大,显然是有部分游戏收入被天润数娱剔除出去。从点点乐的销售费用中,我们可窥一二。

2017年,点点乐的销售费用为5781.63万元,同比增长74.4%,占营收的比重为42.18%。据天润数娱回复年报问询函,点点乐销售费用快速增长的主因是,其与北京陌陌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共同承担的《陌陌劲舞团》推广费用增加了1691万元。

这篇文章的标题是【天润数娱内讧真相:疑似杀鸡取卵,高商誉高质押埋暗雷】喜欢的朋友,别忘了转载哦! 文章多数来源自网络,如原作者对本网站转载文章有疑问,请及时联系本网站。

共3页: 上一页
  • 1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