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政要 > 正文

最像乔布斯的男人正在被投资人赶尽杀绝,Uber创始人该何去何从?


政要 2018-06-12 20:34 我要评论

 

就在半年多前,Uber还是一家估值达到700亿美元的公司,在全球所有未上市的独角兽公司中,排行第一。

到底Uber发生了什么?为什么一个拥有超级投票权的创始人最后还是被赶出公司?这家CEO、CFO、COO全部空缺的估值700亿美元公司会被宫斗摧毁吗?

Uber创始人卡兰尼克(Travis Kalanick,以下简称TK)现在的内心应该是崩溃的,这种心情,应该就是当年乔布斯被苹果赶走时的心情一样。

这两个人都是才华横溢,桀骜不驯的人,都是公司里的暴君。他们也都出生在旧金山,都在读大学时辍学。他们投入了青春,热血,奋斗成就了他们一生挚爱的公司,最终却被投资人从自己创立的公司里驱逐。

昨天,Uber的早期投资人,大股东Benchmark Capital向法院提起诉讼。Benchmark指控的罪名都围绕着2016年6月Uber新增三个董事会成员这一事件,称当时TK强加干预,以“绝对权力”指定了三个董事会成员的席位(其中包括他自己),并将CEO的职位牢牢掌握在了手中。

Benchmark认为,卡兰尼克故意隐瞒其管理不当和Uber内部冲突不断的事实,通过欺诈的方式让Benchmark批准了扩充董事会席位,并将自己和支持者送进了董事会,以获得掌管公司的权力。通过诉讼,Benchmark要求卡兰尼克退出Uber的董事会。

TK的发言人马上回击表示这一指控是“抹杀了TK过去对公司所做的贡献,是为了剥夺TK作为公司创始人和股东的权力。TK将会继续为Uber和股东的权益服务。”

这标志着TK与投资人之间围绕Uber控制权的斗法进入了新的阶段。在过去的半年内,他们从曾经的伙伴、密友,变成龙争虎斗你死我活的对手。

进入2017年以来,Uber丑闻不断,有些丑闻是过去发生但今年才被爆出,Uber的公众形象变得很负面,有投资大神称“Uber是硅谷最没有道义的公司”,媒体也问出了“为什么所有的指责都指向Uber”的质问。

在6月初,作为对一系列丑闻的最终责任人,也就是作为CEO的TK迫于投资人与公司内外的压力,被迫做出了第一个让步,无限期休假。

2017年对于TK确实流年不利,在五月底他的父母遭遇划船事故,母亲遇难,父亲严重受伤。

在投资人看来,无限期休假应该是给TK一个体面下台的台阶,让他逐渐远离公司的业务。但是,在宣布无限期休假以后,TK仍然没有离开公司的事务管理,他还逼迫了一位总是在董事会与他争议的董事辞职。

这样双方就开始撕破脸皮。

6月下旬的某一天,TK原本去芝加哥面试高管。Benchmark资本的两位合伙人找上门来,他们带来了Benchmark与另外四家Uber大机构的联名信要求TK马上辞职。这五大机构代表了Uber里25%的股份和40%的投票权。

TK的反应是,他马上打电话给他在Uber董事会的盟友,但是对方没有给予他预期的支持,而是告诉TK,完全可以考虑辞职的提议。那一刻,TK应该已经知道,他已经大局已去,董事们与高管之间可能早形成了新的联盟,他已经成了孤独的少数派。Benchmark来芝加哥找他,原来不是跟他商量,而是通知他答案。徒劳的反抗于事无补,而且会损耗掉最后的资源。于是,TK宣布辞职。

问题是,TK岂是轻易放手与认输的人?迫使Benchmark这次将TK告上法庭,要彻底断绝他回归可能的,应该是TK的复辟行动刺激到了Benchmark。

TK的复辟行为,可以从内外两条线去寻找:

1、Uber内部。Uber现在还没找到新的CEO,TK毕竟是创始人,一路带着公司到今天,无论如何肯定都是有一群死忠粉的。媒体报道说,TK在辞职之后不断地找Uber的团队聊,曾对一些人表示,就像乔布斯回到苹果,他也愿意回到Uber CEO的职位。

2、对外。Benchmark这些现有投资人已经成了他的死敌,与其去说服Benchmark他们态度的改变,不如去找到新的投资人,去收购他们的股份。

TK找的人应该就是日本软银的孙正义。现在可以理解就在本周一,孙正义有一个公开讲话,孙正义表达了热切的投资Uber或其竞争对手Lyft的渴望。软银在这个市场确实所谋甚大,之前已经投资了中国的滴滴,印度的Ola,新加坡的GrabTaxi。

Uber的内乱,成为了孙正义最好的进入机会。只是,孙正义选的会是Uber还是Lyft?这是美国市场的滴滴和快的。美国这个市场也到了要重新整合的关键期,孙正义的进入可能将给美国出行市场的惨烈竞争划上句号。

在这个关键期,Benchmark为代表的资本要彻底掌控对Uber的控制,断绝TK的念头,不能被理想主义的TK干扰,更不能在这个时候被TK复辟,所以这场投资人与TK的战斗,才进入了第三回合,诉讼环节。

2

TK为什么失去了对Uber的控制?

表面来看,TK是在为今年一系列的丑闻负责。

丑闻:

2017年2月,前Uber工程师Susan Fowler发文讲述在职期间被公司管理层性骚扰但申诉未果,此后《纽约时报》、《彭博商业周刊》等多家媒体跟进揭露Uber性骚扰和性别歧视的内幕。

同期,TK加入特朗普顾问团,引发了20万人卸载Uber。

也在2月,Google旗下的自动驾驶技术公司Waymo起诉Uber盗取商业机密。

2月28日,网上爆出一段发生在2月初的视频,卡兰尼克乘坐专车时与司机发生激烈的语言冲突。TK称“有的人不愿意为自己的过失承担责任,他们总把生活中的一切归咎于别人。”

3月,《纽约时报》曝光Uber采用Greyball技术,欺骗执法部门。

5月,印度女乘客被爆遭Uber司机强暴。

6月初,爆出2013年的迈阿密邮件,这是TK写给员工的行为要求准则。在谈到员工之间的性行为时,TK是这样规定的:“不准和其他员工睡觉,除非你问人家的时候,人家强烈表示'好的!我要和你睡!'此外,你们两人不能同属一个上司。”

很多人将TK领导下的Uber称之为典型的混蛋文化。一方面,全力做事,充满狼性,不惜代价,不择手段,唯KPI论英雄。TK的座右铭是“增长高于一切”。另一方面,叛逆,离经叛道,尽情享受。

看过电影《华尔街之狼》么?电影描述的就是这种混蛋文化,白天不择手段的赚钱,然后晚上夜夜笙歌。

上任未满一年即离任的Uber总裁Jeff Jones离职时发表声明说:“我在Uber所目睹和体验的,都有悖我职业生涯中孜孜以求的信念和领导方式。我再也不能继续在这家公司任总裁了。”

不过,光是丑闻和企业文化的问题,根本不足以将TK这个创始人拉下马。

更何况,TK一开始为了防止控制权旁落,有两个大布局。

1、超级投票权和董事会结构

Uber的股份制采用了双层A/B股架构,TK和Uber联合创始人Garrett Camp等三位团队核心享有超级投票权股份,其中,TK拥有Uber的10%的股份和16%的投票权。Uber的董事会可拥有十一名投票成员,包括受超级投票权股东控制的九席。其中三席应该就是TK在2016年要求给自己指定的特权,也是这次Benchmark起诉的核心。

TK故意该权力圈子收缩至更小,令四名董事会席位一直空缺,其中他的盟友占据多数。

在这种架构下,TK要失去对Uber的控制人,只有一种可能,他的同样拥有超级投票权的盟友抛弃了他。

而就在这次起诉事件的前两天,8月9日,Uber联合创始人、董事会成员Garrett Camp公开表明,“卡兰尼克不可能重回Uber,Uber仍然会积极寻找CEO人选”。包括之前TK在芝加哥遭遇逼宫后打电话询问的那位董事,这些本来也都是他的铁杆盟友。

2、A-team团队

另一方面,Uber存在一只直接对TK汇报的高管团队,外人称之为A-team。这是TK自己组建的小圈子。只要这支控制了Uber核心业务的团队忠于TK,投资人要动TK,所冒的风险就会非常大。

看到这里,脑海之中会不会出现一个很对标的团队?没错,就是阿里的“十八罗汉”。为什么京东等公司都这么重视管培生团队?这些嫡系团队,就是创始人的御林铁骑。

显然,现在看,这支A-team已经被解体。要么离职,要么被炒。今年以来,Uber高管离职风波不断,CEO、CFO、COO现在全部空缺,有的本身对TK已经产生不满,有的被迫离开。就在这次起诉事件的同时,TK的心腹大将,营运总监Ryan Graves在给员工的一封信中表示,自己将从Uber卸任,但仍会保留在董事会的席位。在新的CEO人选出炉前,Graves表示自己更倾向于独立行动。

势已至此,TK要想复辟,不容易。

真正的问题是,TK自2009年创立Uber以来,成功的创立了一个估值700亿的全球独角兽之王,为什么在这个巅峰之处,他却被投资人甚至被盟友们抛弃?

性格问题?媒体曾经采访了多位接触过TK的人,普遍印象是好斗,攻击性强,有的直接称之为“狂妄”。这种性格,很容易到处树敌。

问题是,TK一直是这个性格啊,为什么过去没问题,现在成了问题?

Uber的早期投资人也是如今发难的主力Benchmark的合伙人Bill Gurley,曾与TK关系关系十分密切,是Uber公司最活跃的董事会成员,也是TK身边最接近参谋的角色,甚至我觉得都起到了导师的作用,指导和见证着TK与Uber的成长。为什么到今天Uber这么大了反而对TK失去了耐心?

TK的联合创始人和高管小伙伴们,追随TK从零起步,干成了一个出行帝国,为什么到今天要离他而去?

TK始终是这个性格,这个不会是根本原因。我认为真正的问题是,大形势变了,曾经最需要的舵手如今成为了公司的障碍。

从一诞生开始,Uber扮演的始终是一个颠覆者的角色,一个巨大的市场在等着它去颠覆。这种颠覆的过程,充满了与监管者、是现有行业如出租行业的博弈,PK,从违规者,到灰色运营者,再被认定为合法。要干这种事情,尤其是作为全球第一个干的,需要创始人要有强烈的叛逆精神与高风险偏好,中规中矩的人根本干不了这个事情。

尤其是从刚诞生的2009年到2016年,作为行业领导者,它在全世界范围内跑马圈地,有足够大的市场等着去扩展。这时候,Uber进行的是闪电战,只有狼性足够的人才能把闪电战打的出神入化。

到了今天,Uber已然意识到现在的形式跟过去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出行战争已经从闪电战演变为持久战,消耗战。

在全球主要区域战场上,Uber都遭遇了强大的本土对手。在中国是滴滴,最终以合并收购的方式结束战斗。在印度是Ola,在欧洲是Gett,在与他们的竞争中Uber都未占到上风。在美国本土,对手Lyft一直灭不掉,还在逐渐壮大。Uber的份额已经从两年前的90%变成了70%。

本文系投稿稿件,作者:范范的江湖见闻;转载请注明作者姓名和“来源:亿欧”;文章内容系作者个人观点,不代表亿欧对观点赞同或支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