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政要 > 正文

南街村,你的十二小时工作制,我受够了! ——


政要 2018-09-09 00:32 我要评论

 编者按:12与22日上午8点30分35位大学生状告南街村血汗工厂公然违反《劳动法》的案子在漯河市中级人民法院公开开庭审理。我们35位当事人作为原告共同出庭,同时也有多位支持我们的知名学者、律师、工人朋友们不远万里而来,旁听我们的庭审。  在法庭上,五位诉讼代表作陈述词,震撼发声,有理有据,让当庭人员也很受触动。下面把这五份陈述词一一奉上,一来为劳动者呼吁,二来对其他劳动者打官司或有启发。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书记员:  我是本案(2017)豫11民初177号原告张全发,我代表200号案原告汪福姿、201号案原告李聪聪、202号案原告段玉静、203号案原告张光明、206号案原告尚荣才、207号案原告王定运及我本人7位原告参加本次诉讼。本人及所代表的6位原告的诉讼请求及所依据的事实、理由与陈武阳、彭芳芳两位代表所说完全一致,在此,我仅就被告强制原告每天加班加点,剥夺原告正常休息休假的权利,致使原告身体健康遭受严重侵害的情况做补充陈述。  原告与被告河南南德食品有限公司建立事实劳动关系后,分别被安排在其生产部门下属原面车间、汤料车间、包装车间三个生产车间工作。进入车间后,才意识到被告实行的是每天工作10.5-12个小时、每月工作29-30天的生产制度。  其原面车间生产线全天24小时不停机,实行每班12小时、两班倒的生产制度。每天早上06:30与晚上18:30是白班与夜班倒班时间,在岗人员只有在接班人员进入岗位接班后才能离开。如果加上上下班途中的时间,所耗时间达到十三四个小时!7天倒一次白班、夜班,倒班的那一天更是要上班18.5个小时,早上6:30下班,中午12:00就要进车间接替上白班的人回去休息。车间生产工艺要求每21天杀菌消毒一次,只有在这一天才停机不生产,被告也不完全让工人休息,还经常让工人上班来打扫卫生。  汤料车间是定量生产,白班是早上07:00到晚上17:30,夜班18:00-04:30,10.5个小时的工作时间;看似比原面车间少1.5个小时,完全是工人超负荷加快生产争取来的。早上07:00上班,但包括我本人在内的上酱工要在06:30之前就进车间给机器消毒,以便能早点开机生产;中午吃饭时间也不停机,一个人干两个人的活,轮流去吃饭。在汤料车间一天活干下来,真的是很累很累!如我本人的工作,一天要上800公斤的酱,用小盆把酱舀到上酱盆里,再端着10多公斤的酱爬上两米多高的梯子,倒在下料桶里。腿酸、手疼,由于要不断的弯腰,腰背也都很酸疼。如原告齐永芳在内的女工们,每天也是要把一桶桶两三百斤的酱抬上抬下去称重,每天干完活浑身都虚脱了。  包装车间是把前两个车间的半成品组装成成品的车间,采用流水线生产,从早上6:15左右进车间,一直到17:30下班,期间11个多小时除了中午不到半个小时的吃饭时间外,流水线一刻不停,你要一直站在流水线边以每分钟100-110一盒的速度不停地重复投放。原告翟江涛的工种为往空碗里放面,他一天要抓取31752袋面,迅速麻利、准确平整地将面饼投放在以每分钟100--110盒的速度流动的空盒里,每袋面有220g,一天下来投放的面饼总重6985.44Kg,将近7吨!而这7吨的重量完全要靠你的十根手指去承受,一天的活干下来,手僵硬、酸痛的连筷子都拿不稳!  被告工作制度安排不仅工作时间特别长,远超8个小时,而且每个月工作时长也达到了惊人的29-30天,3月份甚至达到了31天,4月份放假一天的时候,我们二十多名汤料车间、包装车间的原告已经连续工作了67天!从2017年12月22日入职,到7月23日我们与被告解除劳动关系,不算年假9天,被告仅仅给我们放假5天!这些事实都有我们35位原告起诉书附在后面的工作日历为证,更有被告掌握的我们的原始考勤记录为证!  当我们真的自己作为当事人,经历被告包装车间在吃饭、上厕所种种问题上惨无人道的做法后,内心真的是在滴血。包装车间流水线上一个萝卜一个坑,每天上厕所只有备面饼的、开包装机的以及入库的这三个人可以替换大家轮流去。半天只能去一次,一次不能超过10分钟,最多不能超过生产一板面的时间12分钟。因为车间里没有厕所,为了去一趟厕所,工友们要穿过两次风淋室、要换两次衣服、要洗手消毒,还要跑到车间一两百米外的厕所,每个人都是疾步走或是跑着去的,超过10分钟就可能会有工友来不及上厕所,时间真的是很紧张,只能是小便。即使是这样争分夺秒,每年也都会有因为一直轮不到去厕所,在路上就憋不住——小便失禁的事发生!很多人憋出肾病,更有甚者竟憋出尿道结石来。每天中午吃饭时间停机不到半个小时,刨除两次换衣服的时间、路上往返时间、上厕所的时间、排队打饭的时间以及洗手消毒的时间,留给大家吃饭的时间只有不到十分钟。被告处提供的伙食又油又辣,还经常让人吃凉拌菜,大量的职工得了肠胃病。原告赵雪娇进厂几个月就得了肠胃炎;原告石忠会由于上夜班期间经常只有凉拌菜,一段时间吃下来把肠胃吃坏了,此后一直吃不好饭,从四五月份到现在还经常呕吐。  每天工作十一二个小时,每月工作二十九天、三十天,甚至连着六七十天不放假,连上厕所、吃饭的时间都要精确到分,这样的企业怎么还有脸说“建设共产主义小社区”?这十足就是一个“血汗工厂”!  我国《宪法》第四十三条庄严宣告“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者有休息的权利”;《劳动法》第三十六条——第四十三条明文规定“国家实行劳动者每日工作时间不超过8小时、平均每周工作时间不超过44小时的工时制度。”“ 用人单位应当保证劳动者每周至少休息1日。”“用人单位不得违反规定延长工作者的工作时间”;《劳动合同法》第三十一条同时规定:用人单位不得强迫劳动者加班。这一部部法律、一条条条款,都是在保障劳动者的休息休假权!  为什么?  实在是没有了休息休假权,劳动者只能是任人宰割,只能是成为机器大生产的附庸,每天十二个小时、甚至十五六个小时的劳动,换回仅够裹腹的口粮。就像是进了榨汁机,只有被压榨的份,啥时候榨干了再也干不动了,就只有回家忍受病痛、等死!200年的国际共产主义运动、中国共产党的百年奋斗、无数工人的牺牲与反抗,都是在争取“八小时工作制”、争取劳动者的休息休假权!  这是《宪法》赋予我们的权益,是普世价值,是天赋人权,更是社会主义社会的题中应有之义!  在被告处工作期间,长时间、高强度的劳动,少得可怜的休息休假的时间,长年累月下来,铁打的人也受不了!原告刘广可、李小华等多人出现不同程度的神经衰弱,刘广可生物钟混乱,白天夜里都睡不着觉;李小华更是由于极度劳累,身体虚弱无力,一连9天躺在床上动不了!车间工人大部分人肩颈、腰椎都不好,多是带病上岗,在这样的生产环境下劳动,几乎没有谁的身体是好的!我们35位原告体重普遍下降10-20斤,原告陈武阳体重更是从130多斤一直降到了109斤!这可全是每天超负荷生产而得不到充分休息造成的啊!我们35位原告是这样,车间里工作时间更长的工友们身体受到伤害时间更长、损害的程度更严重!包装车间一位29岁的女工,在原告翟江涛的岗位上工作3年就得了腰椎间盘突出,腰都弯不下去!  自己的休息休假权都得不到保障,自己的身体长年累月处于虚耗的状态,回到家后也只想休息,根本就没太多的精力关心孩子,更何况是陪伴孩子的成长,让孩子有一个健康的成长环境!原告刘广可四岁的女儿就是因为长时间得不到有效的照顾,不仅身体长时间生病,精神状态也木木的,不愿意和人说话,同时特别缠人,内心很敏感,稍有不顺就哭闹个不停,长期处于紧张不安的状态。  而以上所述的这些,竟全被被告法人代表顾毅以一句“工人就是来挣钱的”一笔勾销!被告集团总公司法人代表王宏斌竟然还当众说“咱们一切从实际出发,你说放了假让群众干啥”!如此严重违反劳动法,如此严重侵害劳动者休息休假权、身体健康权,竟然还这么理直气壮,真的以为南街村是法外之地吗?  这样的违法行为都不能得到惩处,《宪法》《劳动法》《劳动合同法》威严何在?  我们35位原告强烈诉求法庭依法审理此案,认定我们每天10.5-12个小时,每月29-30天的加班事实,依法足额支付我们的加班工资。  《劳动法》第四十四条规定:“有下列情形之一的,用人单位应当按照下列标准支付高于劳动者正常工作时间工资的工资报酬:  (一)安排劳动者延长时间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一百五十的工资报酬;  (二)休息日安排劳动者工作又不能安排补休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二百的工资报酬;  (三)法定休假日安排劳动者工作的,支付不低于工资的百分之三百的工资报酬。”  同时,由于被告双休日与法定节假日安排我们双重加班,即在加班8小时的基础上还延长了2.5-4个小时。我们同时提请法庭认定,我方双休日与法定节假日8小时以外延长工作时间工资的计算公式,即在百分之二百、百分之三百的基础上,再乘以百分之一百五十。唯有这样,才能保障劳动者的休息休假权,也才能让劳动者加班有合理的劳动报酬及经济补偿。  尊敬的审判长、审判员、书记员:从我们上一位诉讼代表彭芳芳的陈述发言,可以看出被告在劳动合同上如何做手脚,对劳动者实施欺诈行为;通过我的陈述,大家不难发现:被告一系列行为背后,实质上就是通过种种欺骗、剥削、压迫行为,攫取工人的合法权益,提高自己的非法利润。所以,被告的非法利润是建立在强制加班并不支付加班工资的严酷压榨劳动者的基础之上的,是建立在无数劳动者没有休息休假、不能照顾父母子女甚至牺牲身体健康的痛苦基础之上的。  法网恢恢,疏而不漏,违法者终究要受到法律的制裁。本人代表我们35名原告在此提请法庭依法审判,还广大劳动者、还社会一个公道!  我的陈述完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