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政要 > 正文

[转载]大同市水泊寺乡书记张志强包庇黑恶势力王新明贪


政要 2018-09-14 05:13 我要评论

 

广告位API接口通信错误,查看德得广告获取帮助

 2018-02-02 在天涯社区一楼主矮小身材2018发布一篇《大同南郊区水泊寺乡书记张志强包庇黑恶势力王新明巨额贪污农民各项补贴款》的文章,在晚上23:15分同一板块出现一篇文章,介绍了举报人王悦为达到拆迁多补偿的目的多次上访,王悦又借网络媒体,无根据造谣诽谤,给乡村施压,以达到其无理诉。

  文章内容是真假,原文转发:

中共中央、国务院于2018年1月24日发出通知、决定在全国开展扫黑除恶专项斗争。指出把打击黑恶势力犯罪和反腐败、基层拍苍蝇结合起来、聚焦涉黑涉恶问题突出的重点地区、重点行业、重点领域,把打击锋芒始终对准群众反映最强烈、最深恶痛绝的各类黑恶势力违法犯罪、坚持依法严惩。强调深挖黑恶势力保护伞、让人民群众获得幸福感和安全感。打击骗取钱财、挥霍贪污公款的村霸已迫在眉睫、势在必行,不惩治、老百姓已没有活路!

  举 报 信

  被举报人:张志强、山西省大同市南郊区水泊寺乡党委书记

  被举报人:王新明、大同市南郊区水泊寺乡小南头村党支部书记

  王新明是农村一股黑恶势力,长期控制小南头村大权、为所欲为强占、疯狂恶劣贪污、明目张胆的欺骗、穷凶极恶坑害百姓。王新明是一条地地道道地头蛇、土皇上、土霸王、贪污腐败分子,是披着村支书外衣、头顶着共产党员旗号、腐化堕落的典型。

  举报事实

  一、王新明长期担任村支书,利用职务之便徇私狂法,在扶贫惠农资金,在征地拆迁补偿款中,在农村修路建校、危房改造上、在低保五保补贴等专项补偿款里动手脚、玩猫腻,变化手法贪污。群众敢怒不敢言、一查就明。

  二、村支书王新明在2010年用钱跑关系、拉拢腐蚀银行官员,便不经村民代表大会同意,不经村委会讨论、私自在村里开出村委会担保书,为具有特殊关系的深特公司在水泊寺乡农村信用社非用途贷款800万元。王新明、深特公司合伙骗贷,王新明从中雁过拔毛收到好处,私分贷款,把村集体资金、农民切身利益款出卖贪污,且数额巨大、手段恶劣、性质严重、给村及村民造成重大经济损失,带来极坏影响、存有严重诈骗、贪污犯罪。

  三、王新明长期利用挖井、修建水池、毁池报废新井、破坏农用耕地反复打井修池,用造假和瞒报谎报农村基础设施项目,当书记5年间骗取国家土地修复、基础设施建设资金3000多万元,全部被个人贪污。贪污的还有村委会少数干部参与。用造假、诈骗到手国家资金3000多万元,案件十分重大。涉及国家民生、农民、涉及三农、构成重大的诈骗、贪污犯罪。

  四、请中央及山西省委、省政府严查彻查,给老百姓一个公平正义、一个满足感和幸福感,兑现党中央从严治党、惩治腐败,让人民过上好生活的庄严承诺!

  举报人:王悦

  手机号:13706522876

  住址:山西省大同市南郊区水泊寺乡小南头村288号

  2018年 2月2日

 

    温一壶小酒

  2018-02-0223:151楼为达目的,造谣中伤

  王悦,男,身份证号:140211196406183838,现住水泊寺乡小南头村288号。

  根据2012年5月5日《大同市人民政府关于御东新区绿轴景观带项目拆迁征地的通告》和2012年8月31日《大同市人民政府关于西京街北侧文兴路东侧地块项目建设土地征收(拆迁)的通告》的精神,王悦的房屋正在房屋征收范围之内。按照上述两通告要求,被征收人应于2012年5月15日前和2012年9月21日前自行将建筑物搬迁、拆除。

  在住房安置方面,按照大同市人民政府办公会议纪要[2013]第4期会议精神,该会议就文瀛湖度假村的征收安置问题进行了专题研究,并议定了安置意见,即:“已出售的别墅和条形楼住户共24户,每户安置140m²,其余面积给予货币补偿。未出售的别墅和已拆的门面房给予重置价货币补偿。”

  经大同市财政评审中心评审涉拆王悦房屋158.37平米,水泊寺乡齐家坡拆迁安置办,给予王悦按140平米安置,剩余平米给予货币补偿(其中:涉拆面积158.37平米,安置面积140平米,超面积补偿8771元,附属物补偿5061,合计13832元),分别安置在云翔园6-2-201,68.98平米,预安置水泊寺高层B3-1-1402,99-101.99平米两套住房(未结算)。

  王悦对安置情况不满意,要求按250平米的安置补偿,由于其安置补偿要求突破市政府现行政策,属于无理要求。为此,王悦多次进京上访,给乡村施加压力,以达到其无理诉求的目的。

  对王悦反映的问题,乡村两级也多次与其沟通,考虑到其家庭困难情况,也给予过王悦困难救助。但王悦对此依旧不满意,2017年1月,因其进京非访行为,扰乱社会秩序,被御东公安分局治安拘留。

  现在,王悦又借网络媒体,无根据造谣诽谤,给乡村施压,以达到其无理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