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车友 > 正文

和平时代,蓝霸天再现?


车友 2018-04-08 23:55 我要评论

 

  人们都说现在政策好了,国家这几年着力于关心民生大计,多种利国利民的政治举措一个接一个出台,让人看到了政府的英明,社会的和谐,生活的希望!深深体会到了国家富强,享受到了社会安定、国泰民安的美好。。。。。。  正在大家深深庆幸生活在现时代的中国,深深庆幸有这么好的政府领导,在这春满大地,绿满江南的大好时节,在湖北省恩施州鹤峰县邬阳乡一个叫栗子村的小山旮旯,却平地刮起一股妖风,有人挑战法制和社会的文明。如何妖法?  1、欺凌邻里,强占他人菜地,土压他人房屋。  

  

  

  

  

  姓徐的,你们这是得罪了哪路大神?这日子还能过吗?  2、在国土上肆意扩建私人稻场,修建私人车路,使乡村公路变窄,却还逍遥自在。  

  

  

  

  这比在自已家里还随意,谁这么大胆儿呢?这倒底是神马个情况?  3、在这个小山旮旯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栗子坪地方虽小,常住人也不多,就那么几家,可要在这里待得住脚,想不在人脚心底里过日子,那还得要有两把刷子才行。  鸣冤的老先生姓徐,是原栗子小学的教师,现年76岁了,已退休多年。1997年找栗子乡政府(现邬阳乡政府的前身)批了一块宅基地,当时这里是一个乱石岗,可不知怎地徐老师就偏偏喜欢这里。在这里一手一脚地硬是建起了一只一层的房子(现在的二三层为徐的孙子在徐的屋上所修)。  老徐当初修房子的时候,就在地基那里的乱石堆里开了一点荒,形成了一小块菜地,徐老人平时就在这块地里种点小菜吃吃,至今已有21个年头。这块小菜地与原乡政府的田之间以高坎(田埂)为界。高坎以上前为国土,高坎以下为徐家菜地。  徐家在栗子坪有山吗?没有。  徐家在栗子坪有耕地吗?没有。  为啥没有?因为老徐是从其他组迁过来的。  那有什么?有97年徐老师建屋时在乱石之中开的一点荒。有多大?不够一分田。现已被人所占。  

  当事人何许人氏?这位爷姓郑,大名开福,是栗子村响当当的人物。家大业大,脾气大。  郑家在栗子坪有山吗?有,听说很大,具体多少顷?不知。  郑家在栗子坪有田吗?有。有多少亩?不知道。只知道他都懒得种,很多都荒了。  

  

  

  

  那么,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徐郑两家井水不犯河水,咋就闹起来了呢?  原来,徐老师退休之后,一没啥事免不了闲得荒,这吃了大半辈子粉笔灰,原本教书、育人忙个不停,突然闲了下来,手脚都不知往哪里放。平日里就在他那巴掌大的菜地上种点小菜,和隔壁杨老先生两人画哈“赤脚”(纸牌的一种玩法)来打发时间。  儿女在外工作,不常在家。老两口想孩子了,就出去儿女工作的城市住一段时间又再回来。在2017年上半年这老两口又出去了,这次出去的时间有点长,出去的时候请一位亲戚帮忙种一下菜,让他们回来有得吃。也就是在这段时间里,在玉米长胡子的时期(大约5-6月),在没给他们打任何的招呼的前提下,这点小菜地连正在长棒子的玉米直接让给人给修成了车道。不单是菜园给人毁了占了,而且修路把土倒到老徐屋后面的滴水沟那里,把猪圈都盖了老大一只角。一到雨天,后面的水根本排不出去,一股泥水直往屋里面灌。  今年3月初,老徐回来了。问及此事,与郑开福合建房子的刘道菊告诉徐老人,说她家给徐老师补地一块。老徐一想,没打招呼就没打招呼吧,左邻右舍的,和睦共处比尊重更重要,补一块也行吧。  第二天早上,老徐正要找刘道菊指田界的时候,刘道菊自已找来了。刘对徐说:“我们徐刘两家这几十年未红过脸,莫为这点小事搞夹意思哒。但我们的田不在头不在尾,补田的事你要找娃儿的伯伯(指郑开福)。”  这咋又和刘道菊扯上关系了呢?  原来乡政府建筑旧址拍卖时,由陈昌盛(现邬阳乡药品食品监督所所长,刘道菊是他的母亲)、郑开福(以儿子杨春风,女儿杨春梅的名义参拍)、哀贤士三家所拍得,当时后面那一大块农田虽隶属乡政府,但不在拍卖之列。乡政府公开有言在先,此田暂由参拍的这三家所耕种,谁家屋后面的就归谁种,一旦有人批宅基地或是政府要拍卖,这三家无权阻止。  而徐老人的菜地与这块国土以一个高坎为界,高坎之下为徐家菜地,是在乡政府未搬迁之前,就已经是多年的事实。离乡政府拍卖更是相差了15年。   共3页: 上一页
  • 123下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