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车友 > 正文

“反赌球第1人”消隐8年 已东山再起坐拥千万资财


车友 2018-08-16 17:03 我要评论

 

原标题:反赌球第一人消隐八年 已东山再起坐拥千万资财

8月9日,任杰在北京奔波了一整天,接近午夜时分才回到天津市武清区的家。临睡前,他习惯性地用手机打开自己的微博。

一条留言:“你好。我赌球想报案自首。”

“咋了?”他问。

对方马上回复过来:“我赌球输了几百万,现在还欠庄家几十万,他们威胁我家人。该怎么办?”

“一,报案;二,回头是岸,远离赌球,开始新的生活。”任杰快速摁出这行字发过去,放下手机就躺下了。

“反赌球第1人”消隐8年 已东山再起坐拥千万资财

每每接到这样的求助,任杰都感到无助。他对看看新闻Knews记者坦言:“对赌徒来说,他们身处孤岛,其实谁也帮不了他,得靠他自己。”

任杰,被媒体誉为“中国民间反赌球第一人”,他在2006年成立国内首个反赌球联盟,创立中国反赌球联盟官方网站,致力于以身说法帮助滑入深渊的赌球者迷途知返,一时名噪大江南北。然而,2010年以后,他逐渐从公众视野里逃遁、消隐。

看看新闻Knews记者在今年6月国际足联世界杯开赛前就多方打探、寻找,直到7月底才终于见到任杰本人。他如今的身份是“中国保安协会锁具修理工分会”办公室主任,全心投身于针对全国40万锁匠开展的职业技能培训。

他如今更愿意谈锁匠行业培训领域的混乱,而不愿提赌球与反赌球的过往。“说心里话,现在叫我再去做反赌球,我没那个豪情了。我有些愧对‘反赌球第一人’这个称呼。”

生死赌球路

7月22日下午,看看新闻Knews记者在入住的天津市武清区一家经济型酒店,见到了推门而进的任杰。他中等身材微微发福,着一件白色POLO衫,戴一副无框眼镜,笑容和蔼亲切。“我为什么打破沉默接受你的采访?因为我们是老乡嘛,我这人特别重乡情。”他开门见山介绍他是重庆市巫山县大昌镇人。

1991年,只有高中学历的他北漂京城闯荡,从广告公司业务员做起,凭着吃苦和精明,很快把业务做得顺风顺水。1997年进入展览行业创业,每年在北京国际展览中心举办建材、暖通两大展览会,以此为平台,几年下来迅速积累了财富:在北京买下3套房和车,银行有近200万元的存款,“2000年还回老家县城和一家政府单位合作开发了当地最早的地产项目”。

然而,任杰的幸福生活却在2002年起了波澜,并招致一场人生灾难。这一年,在万千中国球迷的热泪中,中国队首次闯入世界杯,中国球迷的数量开始成倍增长,赌球从此暗潮涌动、恣意蔓延。

拥资百万的任杰在朋友的煽动下,也未能经受诱惑,一步一步坠入赌球的深渊——赌注一开始是几百元,逐渐加到上千元,在不断的输赢更替中,更是从几万元直线上升至数十万元。

在一次输掉30万元后,任杰心里虽然害怕,但是还想尽快扳回来。终于一把赢到75万,收手的想法曾经有过一闪念,庄家的鼓动却又很快瓦解了他的意志,出手比以前更加阔绰。从此开始不断地输,越输就越停不了手,越停不了手就越输——他最终完全失去了理智。

任杰曾经拖欠23万元,被庄家找去“谈话”。庄家说:“你在我这儿赌球,你也输了不少,我也挺同情你。你也知道,我们的规矩,欠不过三天。这样吧,我给你三个月的时间,你想办法把钱还了。”他迫于威胁,只有将车和房子卖了抵债。在皇马的一场比赛中,他押下重注,并追加10万元,结果出来,皇马输了,他于是把留给父母的两套养老的房子也卖了。

“这个时候看的就不是球了,赌的是命。”任杰说,到2004年时,他共输掉现金四五百万元,甚至欠下了外债两百多万。而在疯狂赌球的几年里,根本无暇打理公司业务,生意因此全部停摆。“生活陷入绝境,我突然一下子瘫倒了,感觉前途渺茫,对生活失去了信心,觉得没脸见人,我不想活了,想一死百了。”

千钧一发之际,老婆张家英救了任杰。当时他想找一条河投河自尽,被张家英追上拦住:“不就是输了些钱吗?只要不再赌了,咱们还有得救,慢慢挣慢慢还呗。你死了以后,账还在,你不是害我和孩子吗,我们怎么办?”

这番话一下子打醒了任杰,他慢慢从惨败的阴影中走出来,在自我疗伤的过程中,理智也渐渐从赌球的噩梦中清醒过来。他给自己立誓:在任何情况下,即使穷到卖血也绝不赌球。

生活回到正轨的过程毕竟艰辛。“2004年最穷的时候,我只能允许过去只喝进口奶粉的儿子,每天晚上吃一个一元钱一斤的橘子;我则连一个橘子都舍不得吃;出门挤公共汽车,很多时候我宁愿提前一站下车,只是为省一块钱;父亲病了,想回老家看看,却没有路费。”任杰回忆,他为摆脱窘境曾四处找工作,“好不容易找到,2000元工资还朝九晚五,这事那事地跑,看不到希望”。

好在机敏的商业头脑还在。2005年任杰重新开始做项目,先后在北京举办人造美女大赛和美容展,赚钱偿还了大部分债务,到2006年只剩下一个朋友的50万了,“朋友很仗义,当时跟我讲,这辈子你挣到钱就还我,挣不到就算了”。

生活的信心在恢复,自我反思亦不断深入。2006年“五一”长假,德国世界杯到来前夕,任杰在老婆带孩子回娘家的7天里,用笨拙的“一指禅”手法,在电脑上打出一篇题为《哭球:一个赌球者的自白》的七千字长文。

这是一封发往搜狐、新浪等门户网站的公开信,任杰在信中公开了自己的电话。他揭露了中国地下赌球的重重黑幕,以自己的亲身教训劝诫赌球者戒赌,向赌球宣战。

出乎任杰意料的是,一石激起千层浪,该文迅速在互联网上流传,媒体也蜂拥而至,他旋即成为新闻热点人物,被舆论称为“中国民间反赌球第一人”。

赌球,带给任杰的是命运的逆转:让他从一个勤奋上进的青年变成一个徘徊在自杀边缘的绝望者;亦让他从一个曾经迷茫无助的赌徒变成一个坚决反赌的斗士。“反赌英雄”难当

“我是被舆论推上去的,没想到一下子火了。”在任杰的记忆里,那时每天无数赌球者的求助或举报的电话、短信以及电子邮件,从全国各个角落向他汇聚,他的电话成了24小时热线,“2006年最多的时候平均每天接300个电话,一个月电话费最高缴过2700元”。

赌球者身份各异:有上班族、出租车司机、歌厅小姐,也有个体私企老板;有铁杆球迷,也有一般爱好者。他们咨询的问题大多是,他们怎么戒赌、怎么走出来,还想弄明白他们为何赢不了的其中奥秘。

在舆论的推动下,2006年6月8日,任杰发起成立了全国首个民间反赌球组织——中国反赌球联盟; 同年9月底,任杰创立中国反赌球联盟官方网站;2007年8月,为了维持生计,同时也为赌球者提供一个倾诉的场所,帮他们走出赌球阴影,他在北京昌平回龙观开设了一家“哭球”烤鱼烤翅店,并成立“哭球”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