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题材 > 正文

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执行局滥用职权并与黑社会“混同执法”黑社会


题材 2018-01-24 03:58 我要评论

 本来,唐山佳鑫机械配件有限公司与唐山宏伟炼焦制气有限公司的供货合同纠纷是一起简单的民事案件,经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的系列非法执法行为,已发展成以孙宏民为首的犯罪集团恶性违法案件。唐山市中级法院执行局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唐山佳鑫机械配件有限公司财产,逼停高端装备制造生产。裁定书是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前置条件,但执法人员在没有裁定书的情况下,非法查封、扣押承租人财产帐目等、非法冻结承租人银行帐户。违法升级,2016年12月12日强抢承租人产成品,然后将所有道路堵死,禁止承租人产品、物资进出,14日把大门强行封死,殴打辱骂工人,强行把工人轰走,不让工人交接班,逼停承租人高炉生产。次日强抢承租人原料致使承租人彻底停产,威胁恐吓和殴打承租人员工,限制承租人员工人身自由。20日黑恶成员把唐山佳鑫机械配件有限公司所有员工轰走,黑恶人员把企业占领,发生了多起寻衅滋事恶性事件。唐山法院执行局触犯了《刑法》第397条、第314条、第399条构成“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罪”“非法处置、扣押、查封、冻结财产罪”“徇私枉法罪、民事行政枉法裁判罪”;以孙宏民为首的黑社会触犯《刑法》293条、第267条、第276条“寻衅滋事罪”“抢夺罪”“破坏生产经营罪”。唐山宏伟炼焦制气有限公司民事诉讼状中恶意把唐山佳鑫机械配件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写成李立双,一审主审法官与孙宏民同流合污,将捏造的佳鑫公司的法定代表人的事实写入法律文书中。进而相互勾结制造了一系列对李立双的迫害行为,其中包括:查封李立双定期存款、查封李立双5张银行卡、限制李立双高消费及出境、查封李立双个人15处房产。法院触犯了《刑法》第397条、第399条、第314条,构成“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罪”“徇私枉法罪”“非法处置私有财产罪”。超标的查封:查封清单中注明:超出14932567.5元部分不予查封。如上查封表格,实际查封金额已远远超出标的金额,且查封设备是完全可以分割的。但至今没有将不予查封部分解封,严重影响了唐山佳鑫机械配件有限公司融资及正常经营。不仅如此,被查封设备中包含承租人投入的8125万设备大修、环保改造、自备电厂完善等。触犯了《刑法》第397条构成“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罪”。无裁定查封:古冶执行大队王建雨、郑新宇、刘激扬、柯东平等“混同黑恶”,没有任何裁定,仅凭封条查封了唐山佳鑫机械配件有限公司30万吨高端装备制造项目厂房及设备,价值5.79亿元。触犯了《刑法》第397条、第399条,构成“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罪”“ 徇私枉法罪、枉法仲裁罪”。重复超标的查封:根据《民事诉讼法》第242条,人民法院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不得超出被执行人应当履行义务的范围。本案在调解前已超额保全, 2016年12月15日,古冶执行大队仍将唐山佳鑫机械配件有限公司30万吨高端装备制造车间厂房钢结构强行拉走扣押,价值2347万元。违反了《民事诉讼法》第242条,触犯了《刑法》第397条、第399条、第314条,构成“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罪”“ 徇私枉法罪、枉法仲裁罪”“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私有财产罪”。2016年12月20日,古冶执行大队与孙宏民组织的黑社会人员再次来到厂区,抢走其他价值100余万元物资,并在当日黑社会人员“强行占领”了唐山佳鑫机械配件有限公司。非法评估:古冶执行大队未通知佳鑫公司,违反程序指派河北金益德资产评估事务所对佳鑫公司被查封、扣押机械设备及承租人生产物料价值进行评估。其评估金额仅为1968.75万元。佳鑫公司被评估资产实际价值4.3亿元(如:把有手续的450立方米高炉评估为315万元,而实际价值3.81亿元),此评估金额还包含了承租人所投入的8125万元设施款。更显得失实情节严重。此举违反了《刑法》第229条,评估结论出现重大失实,触犯了《刑法》第13条,构成“侵犯公民私有财产罪”。触犯了《刑法》第397条、第399条、第314条构成“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罪”“ 徇私枉法罪、枉法仲裁罪”,“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私有财产罪”非法拍卖:2016年8月8日,唐山佳鑫机械配件有限公司已向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评估结论提出异议,唐山市中级人民法院受理了异议申请。按相关执法程序,受理法院应当对申请的申请作出书面裁定,但受理法院未对申请人的申请作出任何裁定,就粗暴将评估标的挂到京东网上进行拍卖。佳鑫公司向法庭提供了并被法庭(红色印章)盖章签收的营业执照和授权委托书。其中,明确并多次列明企业法定代表人是焦喜庭,,而非李立双。但唐山宏伟炼焦制气有限公司孙宏民在民事诉讼状中恶意将唐山佳鑫机械配件有限公司法定代表人写成李立双,纯属捏造事实。法院在此后几乎所有裁定书中把孙宏民的恶意捏造加以继续,在相关的裁定书和限制令中无端执行李立双,让人匪夷所思。肇始法官拒绝改正、继任法官装聋作哑,完全可以认定是涉案法官的故意行为!此举触犯了《刑法》第307条之一、第397条“妨害作证罪、伪造证据罪”“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罪”。非法查封案外人房产:唐山市中级法院非法查封案外人李立双15处个人房产,价值2亿多元。并冻结案外人定期存款,使利息损失达423万余元。唐山中院执法人员的违法行为实际完全受控于孙宏民,枉法必贪。触犯了《刑法》第397条、第399条、第314条,构成“滥用职权;玩忽职守罪”“徇私枉法罪”“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私有财产罪”。强行抢夺承租人财产:依照《合同法》,发包人和承租人的租赁权益,受法律保护,《合同法》第229条“买卖不破租赁”。但古冶执行大队与孙宏民明知道承租的合法性,竟组织黑社会人员“混同执法”,2016年12月12日在路上将承租人4车成品强行抢走,价值92.7万元;当日黑恶人员在通往佳鑫公司的各个路口强行拦截进出车辆,悍然阻止承租人货物进出。触犯《刑法》第267条,构成“抢夺罪”。寻衅滋事破环生产经营: 2016年12月13日,黑恶成员阻止承租人生产物资车辆进出; 14日孙宏民组织的黑恶成员,围堵了公司大门;谩骂恐吓不让工人上岗阻止生产物资进出; 15日,古冶执行大队王建雨、郑新宇、柯东平、刘激扬等再带领孙宏民组织的41名黑社会“混同执法”,将承租人生产原料全部强行抢走扣押,并把院区员工全部“清场”(工人被强行驱逐);直接导致承租人彻底停产。黑社会人员在厂区见谁骂谁,不服就打,对承租人汽车司机韩文东进行殴打,并将其手机打坏。黑社会人员将承租人环保处长孟令伟从厂区强行带走,进行威胁恐吓和殴打,形成多起多次“寻衅滋事”事件。按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在执行工作中规范执行行为切实保护各方当事人财产权益的通知》中:“只能执行被执行人的财产是法院执行的基本原则;坚决杜绝超范围、超标的查封、扣押冻结财产”,《最高人民法院关于人民法院民事执行中查封、扣押、冻结财产的规定》2004年第15号文,第2条对于第三人占有的动产或者登记在第三人名下的不动产、特定动产及其他财产权,第三人书面确认该财产属于被执行人的,人民法院可以查封、扣押、冻结。以上法规和文件,规范执法人员:一、执行裁定书是执行行为的前置条件,没有裁定书,就不能查封冻结和扣押;二、查封冻结扣押不得涉及流动资产,以保证被执行单位的正常生产经营;三、对第三人的财产要先予确认。但以上法律法规都遭执行法官和黑恶成员践踏:承租人并没有向法院书面提供过相关财产属于被执行人的文件;法院也没有任何执行承租人的裁定文书;也没有把承租人列为被执行人。执法法官和黑恶成员的行为,从最初的寻衅滋事迅速发展为破坏生产经营,强抢承租人财产价值达600多万元;逼停生产直接损失1亿多元,违法情节严重,触犯了《刑法》第293条、第276条、第314条,构成“寻衅滋事罪、破坏生产经营罪、非法处置查封、扣押、冻结的财产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