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政通 > 正文

化痕


政通 2018-08-28 15:00 我要评论

 穿越时间标注的尺度,从旷古微小的细菌演变成复杂的人类、动物,从涓流携带的一粒尘埃不断结晶成粉细均匀的岩石,从一滴微不足道的水汇聚成江河大海汪洋冰川,从一阵清风毫无痕迹到沙尘大地长河落日的轮痕。自然之力,在时间的尺度下,历经了几十亿年的变迁,形成了今天的丰富。从空间的尺度,我们赖以生存的地球并不是始终如一地如此往复,也经历了拼拼合合的变迁,也经历了轰鸣和震动,经历了撕裂和聚合,今天仍然在继续着亘古的绝响,说不定哪一天我们就会突然感觉到。  在快速发展的今天,人们更多地关注的是当下的生活和发展,很少停下来聆听一下来自自然的声音,它不是雨打芭蕉、不是风吹山谷、不是雷电轰鸣、不是火山爆发、不是地震洪流,而是人类从自己独特的视角来观察自然,尤其是静态的自然,它给人发自内心的灵魂的肃穆和心灵的震颤。大自然的潺潺流水、山谷悠然、奇峰林立、怪石嶙峋、云蒸雾绕、冰川迁徙、河流决口、岩石成矿等景观和现象,给我们无限的遐思。  我们试图通过认识自然、感悟自然,来解决人类面临的困惑,来自自然的困惑和来自社会的困惑。中国古典哲学的心学认知提倡,由心出发,由心而定。西方宗教讲求灵魂的安放和回归。从终极人性的角度讲,人们都希望出现全能神,来就自己。而人人都希望自己成为无所不能的人,无忧无忌,天马任性。自然之力的合理之处,在于时间的积淀,在于空间的旷远,在于并非刻意的存在也并非独立地演变。  我们都摆脱不了的尘世的羁绊,但我们可以给心灵一个安放的空间,这个空间最大的就是自然,我们一起走进它,用我们各自独特的信念和认知来触碰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