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婚恋 > 正文

正月十三上灯吃汤圆 正月十八落灯吃面条


婚恋 2018-03-08 16:55 我要评论

 

  “上灯圆子落灯面,正月十五过小年。”是扬州人的又一旧习俗。正月十三晚上全家吃汤圆,寓意“圆圆满满”。其实孩子们的心早已飞向大街,三扒两咽,把碗一推,就一溜烟地三五成群地急着跑到街上去看花灯了。

  当时的扬州城区很小,灯最多,光最亮的繁华地段是以辕门桥为中心的地区,即国庆路、渡江桥、甘泉路、广陵路的交叉口,南至渡江桥苏唱街口,西至甘泉路小东门桥,东至广陵路左卫街,北至国庆路运司衙门(两淮盐运司衙门)这个中心范围。辕门桥向北是大商铺较为集中的街道,记忆中有宏大绸布庄、吴正泰香烛店、扬州照相馆、大麒麟阁茶食店、谢馥春、李松寿及大德生(中药行)、菜根香饭店、正广和汽水铺等店铺,还有一间银行(教场对面)及众多日用小百货店和五金铺、裁缝铺、鞋店等等。过了两淮盐运司衙门,灯光就逐渐少下来了。

  说是赏灯,其实有些名不符实,街上店铺所挂之灯, 一般是大红色宫灯,或一串串小灯笼, 偶尔大堂内挂个会转的走马灯,工艺含量并不高,只是应时应景而已。

  上灯闹元霄,最高兴的当然就是孩子们了。落灯过后就开学了。上灯前, 街上也有各式各样的灯卖,有店铺也有挑着灯担的。但爱玩的孩子,忙着自己动手制灯,通常做得较多的种类是十二生肖和圆灯笼。孩子们会找来一支支竹头,用厨刀劈成一根根长短不的竹篾,再用小刀和砂皮纸将其削平磨光,凡是竹节处都要整修平滑。材料备齐后就开始扎灯, 以大家扎得最多的兔子灯为例, 先用竹篾制成两个圆圈,竖向放着, 再用两根长篾围着两个圆圈扎, 扎成一个“井”字形椭圆体,用棉线扎住竹篾各交叉口, 这就是兔灯的大肚子, 接着再扎两个小圆圈作为兔脸, 再扎两个长耳朵和一个短尾巴, 将这些附件分别绑扎在兔肚的前后两侧, 再在下面绑上两根装有圆形木头做轮子的小棍和有钉的插蜡烛的底座, 骨架便完工了,接下来就用浆糊将彩纸或白纺纸贴在扎灯上, 再用各色水彩画上眼睛、睫毛、胡子等,制灯工序便告完成。

  正月十五扬州人称为过小年,这就是说扬州人过年,直到正月十五年才算真正结束。晚上各家做实心的糯米圆子加入甜酒酿, 亦叫酒酿元宵作晚餐, 有的还加上小芋籽, 寓意“来年遇好人”,正月十五这天叫上元,元宵节的“元”,当然是指上元,宵指晚上,就是说,这个节日与除夕、中秋一样,也是一个以夜间活动为特色的节日。十五夜间, 皓月高悬, 是新年后的第一个月圆之夜,扬州古城热闹非凡, 踩高跷、舞龙的, 敲锣打鼓, 庆贺元宵节。放灯、观灯,猜灯谜是喜闻乐见的活动,整条街,喜气洋洋, 游人如鲫。

  正月十八晚上是落灯,落灯这天晚餐是家家吃面条。扬州习俗是上灯吃汤圆,象征“圆圆满满”,落灯吃面条象征“顺顺畅畅”。

  晚上家长和孩子们还会点着灯, 在街上走动。但淘气的孩子会做恶作剧, 将袋子的水烟纸偷偷丢入点着蜡烛的灯内, 一瞬间灯被烧了,前面拖着灯的孩子看着灯被烧,哭了, “淘气包”却在一旁偷笑。家长们见了并不气恼, 因过了落灯, 灯迟早都要烧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