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婚恋 > 正文

广东伟信融资担保投资有限公司涉嫌为空壳企业担保 官方称将核查


婚恋 2018-07-26 19:21 我要评论

 

  湛江最大担保公司涉嫌为空壳企业提供担保,官方称将组织核查

  广东省湛江市最大的担保公司广东伟信融资担保投资有限公司(伟信担保公司),正面临为疑似空壳企业提供担保的质疑。

  澎湃新闻记者查阅的100余份公开司法文书显示,伟信担保公司在给企业或个人向银行(或信用社)借款提供担保的业务中,出现的逾期未偿还贷款已超过1亿元。

  在过去几年间,伟信担保涉嫌为多名不具备还款能力的信用卡申请者申请50万元额度的信用卡提供担保,并因此在此后的纠纷中承担连带责任,涉案金额超过1000万元。

  法院判决伟信担保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而且,由伟信担保公司提供担保的公司中,至少15家疑似空壳公司,3年内无纳税记录。澎湃记者实地走访发现,这15家企业均未在其工商注册登记的办公地点办公。

  4月26日,湛江市金融工作局一名官员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伟信担保公司是广东省第一批获得融资牌照的企业,也是湛江重点扶持的担保机构。

  伟信担保公司成立于2005年7月20日,是粤西地区首家注册成立的担保机构,旗下业务涉足担保、投资、小额贷款、拍卖、理财及投融资顾问等多项金融服务领域。

  据湛江市金融工作局麦姓副局长介绍,伟信担保最高峰时为企业提供了38个多亿的担保。但自2012年开始,受经济下行压力影响,大部分企业出现逾期的情况,伟信担保开始频繁卷入官司。

  “据我们了解,现在牵扯的资金在1个多亿的样子。”麦姓副局长说,“我们认为伟信整体控制还是不错的。”

  对于伟信担保涉嫌为空壳企业提供担保的问题,麦姓副局长称,金融局将组织核查,“如果查实,该查处的一定会查处。”

  澎湃新闻记者多次联系伟信担保公司及其董事长许振伟,截至发稿时对方未回复采访函。

  一,伟信担保办出的50万元额度信用卡:涉嫌伪造材料、骗贷

  澎湃新闻记者查阅到的这100余份公开判决书中,有42份是个人信用卡贷款,全部来自工行湛江分行和工行遂溪支行,由伟信担保公司提供担保。这些信用卡的申请和担保时间主要集中于2010年和2011年,最早可以追溯至2009年9月,最晚是2013年8月,涉案金额超过1000万元。

  这些不具备还款能力的信用卡申请者获得了50万元信用额度。信用卡套现和消费不能及时还款后,工行湛江分行和工行遂溪支行诉诸法律,湛江地方法院集中于2017年下半年做出裁决。作为担保公司,法院判决伟信担保公司承担连带责任。

  42份判决书中,绝大多数信用卡申请者没有出庭应诉,有9份判决书中的信用卡申请者当庭辩称,仅仅提供居民身份证,自己从未用信用卡提取资金,但他们未能提供有效证据。

  在(2017)粤0823民初1108号判决书中,被告林路生辩称,自己不具备申请50万元信用卡额度的条件,本案的信用卡是案外人潘娟、伟信担保公司的经理与遂溪工行串通,以湛江市中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等14名员工的身份办理信用卡,每张信用卡的信用额度是50万元,办理该50万的信用卡的资料是不真实的,甚至是虚假的。

  林路生在法庭上说,他的年收入12万元是不真实的,他在湛江市中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工作,年薪只有3万多元。被告在工商银行内没有信用级别,没有银行存款资产,根本不具备原告给被告授信50万元的信用卡资格。

  本案中原告提供的资料显示,原告(工行)给被告(林路生)授信的额度是50万元,原告起诉其他被告的额度也是50万元。按照工行方面的信用卡授信标准,必须具备6星级以上的客户才能申请50万元的信用卡额度。按照被告的财产标准,原告最多只能给被告5000元的信用额度。原告给被告办理50万元的信用卡额度是违规的。被告声称,该信用卡是原告与湛江市中信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的老板潘娟事先串通而交给潘娟使用消费。

  在(2017)粤0802民初1371号判决书中,被告梁丽娟辩称,本案涉及的债权债务关系是原告与湛江国大饲料有限公司协商一致,以湛江国大饲料有限公司员工或社会有关人员(其中部分是下岗人员或无业人员,包括答辩人)名义办理信用卡透支,有关资金全部用于湛江国大饲料有限公司生产经营。

  梁丽娟称,她从来没见过该卡,也从不知道卡密码,该卡的使用全部由湛江国大饲料有限公司出纳统一持有,统一使用,包括支付和还款。

  在另一份判决书中,被告何春花同样指控了湛江国大饲料有限公司,她说其名下的牡丹卡申请表第一页不知是谁填写的,非本人填写,办卡时她本人没有看到此材料,“内容是虚构的,也非本人的真实情况,本人是原告与企业协商变相违规放贷的牺牲品,没有在这个违规放贷中享受任何利益。”

  一位不愿公开姓名的广州银行业管理者告诉澎湃新闻记者,从判决书上看,这些都不是常规的办理信用卡路径,正常审批程序不太可能给这样高的信用额度,“很可能是材料造假,银行信用卡部门和担保公司都难辞其咎。”

  对此,湛江市政府金融工作局麦姓副局长在接受澎湃新闻记者采访时表示,金融工作局的的监管只是大层面,比如授信范围等,对具体业务不干预。“对记者提及的50万元信用卡额度问题,麦姓副局长表示,这是当时工行的一个创新产品,一般人办信用卡额度没那么大,但通过伟信的担保,额度会高很多。”

  麦姓副局长称,上述案例牵涉金额上千万元,目前还不清楚具体涉案人数,“如果像你们提到的办卡人不知道,那肯定是涉嫌骗贷问题,但我们现在了解下来,现在还没有人到公安办案,我们金融局也没有接到这方面的反映。”

  二,涉嫌为15家空壳公司提供贷款担保

  澎湃新闻记者梳理了这100余份司法文书后发现,除了42份个人信用卡贷款,剩下的案件多为伟信担保公司为企业担保产生的不良贷款,涉及39家企业,不良贷款金额约有1亿元。

  这39企业仅1家注册于广西,38家为湛江当地企业,涉及地产、物流、制造、贸易等多个行业。澎湃新闻记者从当地政府部门了解到,这39家企业中,有15家企业在2015年、2016年和2017年无纳税记录,另有2家企业无工商注册登记信息。

  澎湃新闻记者于2018年2月28日和3月1日,先后走访了前述15家企业的注册登记地址,发现这些企业均未在注册登记的地址上实际办公。

  前述受访广东当地某银行从业者称,担保公司不能借用空壳企业套现,否则就脱离了原来的本业范畴,“之前业内曾出过事,这属于骗贷或贷款诈骗。”

  一份判决书显示,2015年8月9日,湛江开发区泛x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统称泛x贸易公司)因经营需要,向遂溪县农村信用合作联社申请贷款800万元。伟信担保公司及其他5名个人就该笔贷款向信用社提供连带责任担保。

  截至2017年3月,泛x贸易公司拖欠了800万元本金和34.688万元利息。

  信用社起诉了泛x贸易公司和全部担保人,2017年4月19日,广东省遂溪县人民法院开庭审理此案。

  2018年2月28日下午,澎湃新闻记者前往湛江市人民大道中28号,28号B西南场地218房是泛x贸易公司的工商注册登记地址。但当地一名物业管理者称,自己在此工作约有8年,“从未听说2楼有贸易公司(办公)。”

  而伟信担保公司担保的另一家公司湛江市海x贸易有限公司(海x贸易公司),同样存在没在注册地办公的情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