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记实 > 正文

西藏拉日铁路曝严重质量问题 被举报两年未整改


记实 2018-02-21 15:36 我要评论

 

驰骋在拉萨至日额则铁路之间的火车,乘客在享受蓝天白云的无暇安逸之时,谁能想得到铁轨下方的大桥之桩基短了两米多?没错,这就是“拉日铁路”所埋下且看不见的安全隐患之一。

媒体曝拉日铁路桩基短了两米

早在2015年12月23日,《中国质量万里行》就对拉日铁路的安全隐患问题进行了报道。

据报道,作为拉日铁路施工承包责任人的李泳,向兰州铁路监督管理局进行实名举报,称由其施工的标段“桥孔桩”深度与设计相差2~4米,混凝土强度与设计相差太远,钢筋型号和数量都达不到设计要求。

以迟雄普曲特大桥为例:迟雄普曲特大桥17-1#、18-23、18-5#三根桩的钢筋笼型号与设计图纸不符,图纸为D型桩(主筋为20根),施工员张嵘给劳务施工队的交底为B型桩(主筋为16根),导致以上三根桩基钢筋笼钢筋数量比设计减少了4根,既偷工减料达20%;由于交底的钢筋笼吊筋长度不足,导致18-1#(短桩2.03米)、18-2#(短桩2.06米)、18-4#(短桩2.21米)、18-5#(短桩2.06米)、18-8#(短桩2.03米)五根短桩;一座大桥的八根桩基中,有五根短了2米多,由此埋下了极其危险的安全隐患。

据李泳称,作为拉日铁路TJ6标指挥部下属的第一作业队桥梁桩基施工承包责任人的他,于2011年6月29日与中国葛洲坝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拉日铁路TJ6标指挥部签订《新建拉萨至日喀则铁路站前工程TJ6标段桩基工程施工劳务合同》的。2011年进场以来,先后施工了吉琼2#特大桥、迟雄普曲特大桥、恰桑1#大桥、恰桑2#、3#、4#、5#中桥、卡嘎沟1#、3#大桥、卡嘎沟2#、4#、5#中桥、灯古特大桥、天中1#桥、孜热河特大桥等桩基工程。

针对李泳的举报,兰州铁路监督管理局于2016年2月19日作出“兰铁工投告2016年001号”《铁路工程建设投诉举报处理结果告知单》,该《告知单》确认:

“1.关于迟雄普曲特大桥17-1#、18-23、18-5#三根桩由于施工员张嵘技术交底错误,将钢筋笼型号施做错误,设计应为D型桩(主筋为20根),实际施工为B型桩(主筋为16根),三根桩主筋数量不足的事项,经调查属实,我们将依法予以处理。

2.关于迟雄普曲特大桥18-1#、2#、4#、5#、8#桩由于技术交底时钢筋笼吊筋长度计算错误,导致18#墩5根桩出现约2m短桩情况的事项,经调查属实,我们将依法予以处理。”

“问题铁路”是如何通过竣工验收的

2016年2月19日,兰州铁路监督管理局认定拉日铁路存在严重质量问题;而早在被确认存在质量问题之前的2014年8月16日,拉日铁路就已正式通车运营。那么,存在严重质量问题的拉日铁路,又是如何通过竣工验收的呢?

把关质量问题的监理单位,全程跟踪监测工程建设,拉日铁路TJ6标段的监理单位为兰州交大工程咨询有限责任公司。据内部人士透露,刚开始监理单位还是比较坚持原则的,发现存在短桩和减少钢筋等问题后,一姓白的负责人死活不肯在验收报告上签字。但后来不知是谁做了“工作”,在没有进行任何整改和纠正的情况下,白姓负责人居然签字了。

关于当初在明知存在严重质量问题的情况下,坚持原则不同意验收,拒绝在验收报告上签字的监理单位,为什么最后还是签字验收了的问题,记者于2017年1月4日来到位于兰州交通大学的兰州交大工程咨询有限责任公司进行采访,当时接待记者的是该公司负责人唐总。

唐总称,由于该项目是由其公司白副总负责,他不了解情况,具体问题他会交待白副总向记者反馈。但截止记者发稿时,未收到监理公司以及白副总的情况反馈。

关于拉日铁路存在严重质量问题事宜,作为业主的青藏铁路公司又是什么态度呢?2017年1月3日,记者来到位于青海西宁市的青藏铁路公司进行采访。

在青藏铁路公司传达室,记者用电话与该公司“420号”办公室一女性负责人说明采访事项后,其同意记者进入进行正面采访;但其在电话中却交待传达室保安,不让记者进入其办公大楼,直接拒绝了记者的采访要求。

拉日铁路是国家“十一五”规划和《中长期铁路网规划》的重要项目之一,是西藏铁路重要部分;同时也是国家出于国防战略需要修建的伟大工程,承载着几代人的梦想。

然而,作为该铁路业主单位的青藏铁路公司,在竣工验收的过程中居然把关不严,致使存在严重质量问题的铁路项目照样正常通过竣工验收并投入运营使用,这是对国家的严重不负责任,同时也是对人民群众生命安全的漠视。如果铁路出现坍塌或其它安全事故,青藏铁路公司能担负得起如此重大的责任吗?

面对记者的采访,青藏铁路公司一口回绝了之,连办公大楼都拒绝记者进入。网友评论:连记者想采访铁路公司都如此难,试想老百姓找他们办事又会有什么样的遭遇?原来青藏铁路公司的群众路线就是这样走下来的。

原铁道部长刘志军被捕,牵出了大量的铁路建设“潜规则”,那么青藏铁路公司在拉日铁路建设上又存在什么问题呢?一法学教授指出,让存在严重质量问题的铁路工程项目通过竣工验收,这是青藏铁路公司的严重渎职,给国家和人民带来不可估量的安全隐患和财产损失,相关部门应当对青藏铁路公司进行问责追责。

举报两年疑被“内部消化”

现举报人林涛告诉记者,其实早在2014年就有人对拉日铁路质量问题进行过举报,至今已继续长达两年多的时间。但是,除了李泳交给兰州铁路监督管理局得到回复外,其它举报信如石沉大海。

关于李泳的举报,兰州铁路监督管理局调查核实后,也仅回复“经调查属实,我们将依法予以处理”,之后便再也没有下文。

兰州铁路监督管理局在接受记者采访时称,他们已“依法依规进了处理”,但是具体处理情况不便向记者透露。同时,他们已将处理情况告知举报人李泳;但记者致电李泳了解情况时,他矢口否认兰州铁路监督管理局有将整改情况向他回复过。

举报人林涛说,这两年多的举报,部分已经核实,但就是不见整改处理。那么关于迟雄普曲特大桥出现短桩、及减少钢筋的问题,他们究竟能够如何整改处理?

对此,记者咨询了某多年从事桥梁工程建设的专业人士。专业人士称,大桥出现短桩的情况,前些年一般采取加建“扁担桩”的方式进行加固整改,也就是在原桩基两旁再打两根附桩对主桩进行支撑;但近年来,这种整改方式已被禁止使用。再说,根据迟雄普曲特大桥所处地理的实际情况,是没有办法进行整改的,其唯一的办法就是拆除重建,或将铁路改道。如果改道,其建设资金至少在一个亿以上。关于钢筋被减少20%的问题,就更没法整改处理了。

因此,业主青藏铁路公司和兰州铁路监督管理局所称的“依法依规处理”,也只是忽悠上级领导和相关监督部门的托词;如果真说整改处理,那只能是从理论上停留在书面上的“内部消化”了,这个你懂的。

而作为该项目的中标人——中国葛洲坝集团基础工程有限公司,在面对记者采访时称,这些整改都是由业主方(青藏铁路公司)组织的,具体情况他们不便接受采访。

举报人林涛称,拉日铁路之所以会出现严重质量问题,是因为该项目是由四川人赵旭强和杨平挂靠中国葛洲坝集团基础工程有限公司中标,然后赵、杨二人再吃回扣又将工程层层转包的结果。试想,一个没有任何铁路建设经验的赵旭强,与一个做水电站开发的杨平(杨平的身份是四川眉山岷山水电开发有限公司董事长),怎能承担得起造价达18.6亿元的高原铁路建设呢?

直接关乎国计民生的拉日铁路,居然存在如此严重的安全隐患,这里面究竟还有多少“黑幕”?为此,关于该项目相关人员“吃回扣”的内幕、以及拉日铁路隧道还存在严重偷工减料、造假、涉嫌国有资产流失等问题,记者将进一步揭露,敬请关注下期报道!(来源:民法传媒 齐凛然 /文)

来源链接:http://www.fzyshcn.com/shyf/2017-01-12/235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