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政要 > 正文

如今大家再谈论网约车的问题还有意义?


政要 2018-02-17 21:17 我要评论

 

网约车的问题似乎有些冷淡下来了,如今又再来谈论网约车的问题还有意义? 较长一些时间,因为各地推出了网约车新规,大家讨论网约车的就少了许多,因为你讨论也没用。我也没有了兴趣。因为各个地方管理部门的初衷是一致的,所以他们出台的网约车规定也惊人的相似。但是,网约车规定与百姓的认知和期盼却不是平行的,换句话说,全部认可网约车规定内容的不多,不认同网约车中较集中的问题的人不少,更多的人认为出台网约车规定主要目的是在于限制网约车上路。 无论政府部门怎么解释,都无法让百姓接受。当然,这些政府部门的人出来解释一下,也只是形式的一种需要,敷衍过去就是了,你认同也好,不认同也好,结果都一样。 我看到近来又有关于网约车的一些新闻和文章,也勾起我的一时兴趣。就在5月的一天,好象是在中央电视台的一个新闻节目还是什么节目里,又看到记者采访百姓对网约车的市民采访,说有些时段不好打车,市民说了对目前网约车和对网约车规定的看法,同时也播报了管理部门二位官员针对市民反映问题所发表的看法和建议。其中一位官员说,现在网约车比以前贵了,没有了优惠;市民反映一些时段不太好打车,建议市民可以做些行程规划调整,现在很多地方都有共享单车,地铁轨道交通也方便,可以组合一下行程,比如骑一段共享单车,再乘坐一段地铁,再打一段车。朋友们是不是看到这里要骂人了啊。反正我当时就骂了:“他妈的这是人在说话吗?”,“是人讲的话吗?”。 网约车本来是个很不错的一种形式,是对另一种需求的一种补充。什么需求呢?我的体会:1、方便!招车后,车来接我,而不是我要走上一些路去拦截,随时招随时来,听话呢。2、不受出租车司机的气。我今年第一次在机场乘坐出租车,到空港新区愉北党校附近,车刚开出一段路司机就来了一句,“这么近你还打什么车嘛”。我说,我从机场出来不打车我坐什么车呢?机场他妈的只有出租车啊!达到目的地,司机公然还开口要求我多给二块嘛。3、出租车的问题多了,我不在这里多说,大家都晓得,运管部门说有信心管理好的。市民你有信心没有?我反正没有,我打死都不信。除非是自由竞争。 管理部门对网约车究竟要管什么?这个问题实际上是走偏离了。当然,是因为有一个总的原则,说明白点就是限制网约车上路。我给你上路的条件,你愿意的话,你很麻烦。你车型你划算吗?你得安装设备,你得花钱,你愿意吗?你得取证,你得花钱,让所谓的培训中介结构坑你一下,你愿意吗?成本上比出租车高,你有多少利润呢?一天如果跑跑15小时,你有多少利润呢,能坚持多长时间呢?还得自己去挂靠一个租赁公司,我问过以为司机,他每天要交200元给公司,我说你一天跑多少时间啊才能有赚哦,我说即使你一天跑400下来,交掉200,余下的还要除油钱和保养,还花这么长时间的劳动,不值得啊。还受限制:机场、码头、车站不能揽客。 我想要强调的是:本界中央政府一直在提昌放权!放开捆绑市场的权!各地政府出台的网约车管理规定,都是没有遵守中央的精神!而是都违背了中央的精神!地方政府做的是不是跟中央一致的,这一点不是你政府的管理部门说了算,而是民众说了算! 为什么我说地方政府出台的网约车规定,其从一开始的实质目的就是限制网约车的发展,是从这个角度来制定出了网约车规定的,因而全国各地方政府“不约而同”的制定出了几乎完全一致的网约车规定。当然,也达到了预期的目的:1、很大一部分因车型不符合而不能合规上路。2、符合规定而专职跑网约车的,经济意义不大。3、打算兼职跑网约车或顺风车的,因中介培训取“上路证”、定位设备安装、明显标志、中介租赁公司的费用交纳,等等问题使得这类车主不愿意去按照网约车规定办理。4、所发生保险理赔的纷争,也是大家心理的顾忌。 可以说,各个地方在出台网月车规定时,真的就只是一个形式,因为没有网月车司机的参与,没有乘客的参与。网约车规定没有规定乘客最最关心的人身安全侵害的防止问题;没有规定如何审查司机的;没有规定要求网约车平台对网约车司机进行品行审查的责任和义务;没有要求网约车平台要制定车主对网约车司机的责任和义务,没有规定谁是网约车平台的行政管理机构或市场管理机构。可以明显的看出,并不关心这些乘客所最最关心的问题。因为根本就没打算你自行生存,死了最好。规定的出台,并没有真正在考虑让网约车这个市场去发展。所以,当初优步选择退出是非常正确的,因为中国不允许!中国传统历史上那种对百姓的老子强权思想意识在这些人心理太根深蒂固了。只要上面没有说的,下面会继续把你捆住。 其实,这些达官贵人们无论是因公或因私出国都不只一次吧。可他们没有把国外的一些开放意识学到。作为国家政府部门的管理思维,重要的方面是:安全、环保、税收。其它方面应该放松。只要不违反安全、卫生、环保、经营者的规定的,都应该是允许的。对国家来讲,即使国家对一些小挑子和地摊经营者没有税收,对国家也仍然是有好处的。因为这类人通过自己的途径养活了自己,而没有通过那些偷盗、强窃、贩毒、电信诈骗、诈骗老人、医托、贩卖假药、制假、贩卖违禁物品、盗卖他人信息,等等违法途径来谋生。 无论从哪一个角度来讲,网约车规定都存在问题:1、违反中央市场放权的规定。该管的没有管,不该管的则管了。2、地方政府不能去规定市场运作的事情,地方政府的位置站错了。作为目前政府出台所颁布的网约车规定中大部内容不妥。网约车是市场行为,不应该由政府去做那些应该由网约车平台去规定的条款。政府要做的事情是确保乘客的人身安全,主要去要求网约车平台对司机进行必须的品行和技能审查。3、网约车规定是实实在在的限制竞争。这是不争的事实,只是你不承认。 最后,我要声明一点:笔者在文中都是说的都是指地方政府出台的网约车规定一事。国家的政策是开放的,但国家不能做具体规定。问题就出在地方政府。 地方政府出台的网约车规定,谁起草的?说不明、道不清的。人们认为会是运管部门吗?因为他们可能是最满意网约车规定的了。